2006年3月21日 星期二

世界七大恐怖地带

第1名:經過也可能遇難的死亡之洞—印尼爪哇穀洞

印尼爪哇穀洞最爲恐怖奇異。此穀中有6個大山洞,洞呈喇叭狀,都是大陷阱。 不用說“誤入”穀洞者性命不安,就是保持距離者也難倖免。當人或者動物從洞口經過時,會被一種強大的吸引力“拖入”穀洞而吃掉。就是離洞口還有6至7米距 離,也會被魔口“吸”進去,一口吞下。據偵察,穀洞裏已是白骨累累,難以分清哪些是人骨,哪些是獸骨........第2名:難免一死的死亡地帶—堪察加半島

前蘇聯死亡穀在堪察加半島上:這條長2000米,寬l00-300米的死亡穀中,地勢崎嶇, 怪石嶙峋,狗熊、狼獾、野豬等野生動物死亡相藉,白骨橫陳,滿目淒涼。誤入該地的人類也不能倖免。據統計:至少有30個人喪命於此.據推測,穀中積聚著有 害氣體。可令人驚奇的是,緊挨此穀的村舍,卻不曾受到有害氣體影響。

第3名:無腦嬰兒産地—巴西庫巴唐

在巴西熱帶鬱鬱蔥蔥的群山峻嶺的掩映中,坐落著一個令巴西人聞之色變的城市——庫巴唐。20年前,數十個在這個城市裏出生的嬰兒竟然沒有腦子,庫巴唐在一夜之間得到了一個充滿恐懼的外號——“死亡之穀”。

在庫巴唐市內的煙囪,不間斷地釋放著色彩斑斕的工業廢氣,市里也彌漫著一股腐臭的氣味,不過熟悉庫巴唐的人都知道,這20年來,當地政府已經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摘掉了“地球上污染最嚴重的城市”的帽子。

但 是對於環保組織和科學家們來說,庫巴唐仍然是一個危險的地區,這裏被嚴重污染的空氣、土壤以及水資源都在悄無聲息地慢慢吞噬生命。科研人員發現,庫巴唐市 的居民患各種癌症的幾率高得驚人:在庫巴唐及毗鄰的桑托斯市等地區,膀胱癌患者的比率比其他城市要高6倍;神經系統(包括腦部)的癌症患病率是其他城市的 4倍;另外,肺癌、咽喉癌、口腔癌和胰腺癌的患病率也是其他城市的2倍。

第4名:人間地獄 動物天堂—美國死人穀

在美國加州與內華達州相連處,有一條世界上特大山谷,長達300公里,窄處寬6公里,闊處有26公里。山谷兩岸,懸崖絕壁,險象環生,見者不寒而慄,聞者談之色變。

1949年春,有一支做黃金美夢的勘探隊欣然前往“未開墾的處女地”,結果有去無回,全軍覆沒。以後,多次探險者試圖揭開大死亡穀之迷,後果與探金隊毫無二致。後來,科學家用航空偵察,驚詫地發現,這個人間活地獄,竟是禽獸大樂園。據航測統計,在這死人穀裏,有鳥兒近300種,野驢約2000頭,蛇類20餘種,蜥蜴也有17種。它們或飛、或爬、或跑、或臥,好不逍遙。此穀何以殺人而豢養禽獸,奧秘還未揭曉。

第5名:“動物的墓場 人類天堂”—義大利死亡穀

義大利那不勒斯和瓦維爾諾附近的死亡穀,專門奪取動物的生命,對人體卻無損,被稱爲“動物的墓場”。
據 科學家們的調查,該穀中發現的各種死於非命的飛禽走獸、大小動物的屍骸已超過4000只(頭),鳥類幾十種,爬行類十九種, 哺乳動物也有上十種。它們的死,不是自相殘殺,也非集體自殺,更非人爲,是何根源,至今不明。更有意思的是,該穀殺伐禽獸,而過人則無加害之實。據統計, 每年在此死於非命的動物多達3萬多頭。

第6名:不再無人的無人區—藏北

在青藏高原的中部,有一塊被各國學者和專家稱爲“生命的禁區”的地方,這裏便是藏北無人區。
“無人區”在西藏的西北部,面積有60萬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5000米。這片地方除了高山、湖泊、草原和野生動物,幾乎荒蕪人煙。歷史上,曾經有一些人去探險,可是不是因爲缺吃,就是因爲迷失方向,很少有人生還,“無人區”在人們的印象中,是一個荒涼、恐怖的世界。

“無人區”給人的感覺首先是自然風光的美麗,這裏藍天和大地的色彩對比強烈,沒有任何空氣污染,空氣透明度很高,一切看起來都很清晰,往往在距離上給人以錯覺。

這裏的美是一種粗獷的美,尤其是其腹地“雙湖”一帶,給人的感覺就像不在地球上,這裏的景色已經遠遠超出了許多人以往的審美經驗。

“無人區”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天然野生動物園。這裏的草原很寬廣,只是青草生長期短,但更多的還是大片的戈壁。當汽車在沒有公路的大地上自由自在賓士的時候,常常可以看到成群的野馬和羚羊群,其他如:鹿、藏野驢、野犛牛甚至狼、熊等等也常常出現在視野裏,然後消失在遠方。

“無人區”生存條件很惡劣,這裏空氣中的含氧量很低,氣候變化反復無常,湖泊雖然很多,但都是鹽鹼水。近些年來,在政府的組織下,一些牧民遷往“無人區”,所以“無人區”已經不再無人,但去往那裏的朋友還是要多加小心,畢竟,這裏曾經是人類的“禁區”。

第7名:最多人征服過的死亡地帶—羅布泊

羅 布泊曾有過許多名稱,有的因它的特點而命名,如坳澤、鹽澤、涸海等,有的因它的位置而得名,如蒲昌海、牢蘭海、孔雀海等。元代以後,稱羅布淖爾。漢代,羅 布泊“廣袤三百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增減”,它的豐盈,使人猜測它“潛行地下,南也積石爲中國河也”。這種誤認羅布泊爲黃河上源的觀點,由先秦至清末,流 傳了2000多年。到西元四世紀,曾經是“水大波深必汛”的羅布泊西之樓蘭,到了要用法令限制用水的拮据境地。清代末葉,羅布泊水漲時,僅有“東西長八九 十裏,南北寬二三裏或一二裏不等”,成了區區一小湖。1921年,塔里木河改道東流,經注羅布泊,至五十年代,湖的面積又達2000多平方公里。60年代 因塔里木河下游斷流,使羅布泊漸漸乾涸,1972年底,徹底乾涸。

羅布泊,三個字給人的感覺更多的是神秘,而不是單單的地域名稱。有 一段文字對她的描繪非常貼切:“羅布泊其實是彙入多水湖之意,爲內陸最大的移動鹹水湖。大自然曾造就了5400平方公里湖面的羅布泊,在最近的百年間,湖 水已乾涸見底,如今,展現給我們的是一片荒蕪的景象:湖泊乾涸、河水斷流、古堡滄桑,生命仿佛在這裏嘎然停止。這難道就是當年唐玄奘西去取經的大道嗎?這 難道就是馬可.波羅從威尼斯至古老東方經過的地方嗎?當年絲綢路上的駝鈴、樓蘭古城的歌舞一切都已消失,只留下那不解之謎,讓探險者冒生命之險去挖掘、去 破解……”

2 則留言:

  1. why個「谷」打曬做「穀」????

    回覆刪除
  2. 係喎,你唔講我都無留意~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