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27日 星期一

費城計畫 之二

另一篇關於費城實驗的文章....

1943 年 10月中旬,美國海軍在費城的海軍造船場、維吉亞州的諾福克,秘密進行了一連串的試驗。儘管有關「費城計畫」的一些報導巳刊載於書籍、雜誌及國內外的報紙上,但是基本的消息源仍然受到封鎖......

一些目擊者死了,其他的目擊者或知情者也都拒絕作證,另外至少還有一位研究員自殺。同時參與這件事的海軍番號也不清楚,如果有番號,研究員尚可以查詢到基本文件,當然只要文件尚存或未被列入高度機密就行。然而,有關「費城計畫」的連續報導和評論始終不脫一個模式:

使一艘軍艦「消失」的企圖已經在一九四三年的一次實驗中成功─除了對該船全體人員的不良影響以外。

費城實驗和百慕達三角的關聯,起因於一項以人工磁場使一艘驅逐艦和艦上人員暫時消失的報導。海軍作這項實驗是著眼在使戰時的船隻有偽裝能力。但它在科學上的重要性則有更深遠的意義:人類和裝備可以暫時投入另一度空間。

吉索普博士的朋友兼同事,也是傑出的天文學家兼月理學家瓦倫亭博士,在該實驗已經開始後,參予了海軍研究局的行事。

他概略述說了一些費城實驗中較驚人的事,他是經由與吉索普博士的談話及通信來回憶這些事的。吉索普說,費城實驗的目的是在試驗強力磁場對一艘載人船隻的影響。這必須靠產磁機(即中和船隻四周的磁場以防禦磁雷的裝置)來完成。工作人員必須操作脈動及非脈動磁機,以使這艘泊於碼頭的船隻周圍產生一個巨大的磁場。這項實驗的結果非常駭人而且十分重要,雖然船上的全體人員因此罹患了不幸的後遺症。這項實驗開始時,先有一道朦朧的綠光出現,一會兒,整艘船都佈滿了這種朦朧的綠光,船和船上的人員從甲板上開始逐漸消失,直到只看得見該船的水位線為止。據報導,這艘驅逐艦後來不斷在維吉尼亞州的諾福克出現、消失,也許那兒就是該船消失後的去處,這是一種時空轉換的現象。

據報導,這項極成功的海上實驗造成了一個看不見的橢圓形磁場,每道磁光的射程郁有一百碼之遠,水中的船隻因此變成一種形象,但那不是船本身的形象。當磁力增強後,一些水手開始消失,你必須觸摸才能察覺到他們的存在,若要使他們現形,必須用「治療者用手觸摸病人」的治療法才行……但想完全復原卻是個困難的問題。據說有些人進了醫院,有些人死亡,而其餘的則精神失常。 這些人的超自然能力似乎變得敏銳了,有些人身上至今仍留有實驗的反應,不論在家裏,在街上,在酒吧間或飯店裏,都會突然地消失又重現,而令旁觀者驚駭不已。另外,當實驗結束,船正泊岸時,鑼盤針突然爆炸,而使攜帶它上岸的人遭了殃。

吉索普認為,這樁實驗的確是進行過,而且實驗當中發生的事情也正如一般的描述。他認為船上工作人員的不幸遭遇,可能是準備或審查不週而引起的。這艘驅逐艦自護航任務中消失,而後在諾福克碼頭出現,然後再回到費城海軍造船廠。這段期間內顯然進行過好幾次實驗,至少一次是在碼頭旁,而相當戲劇化的那一次則是在海上。

吉索普對這些實驗感到耽憂,他告訴瓦倫亭說,海軍要求他擔任另一項類似實驗的顧問,但他拒絕了。他認為海軍在一九四三年十月時,由於創造一種可以偽裝船隻的磁雲,而揭開了磁雲的潛能,如果磁雲夠強烈的話,不但會永遠存在,而且會重新排列人類和物質的分子結構,而使其進入另一度時空,人類會因此而有預測未來的能力及無限的自行移動力。

我們很難證實「費城實驗」是否真正的進行過。然而這個實驗的觀念是有意義的,愛因斯坦的「統一磁場」理論也許正一直暗示並支持著這觀念,它企圖邏輯地將磁場、重力場以及其他次原子現象綜合在一起。此理論應用在費城實驗和百慕達三角的現象後,我們發現,分子間的吸引力可以暫時地被力場改變,而將物質引向另一度空間,或所謂的「以太世界」裡去。這種力場包含了物質遞變、轉換的原因和效果。如果這個理論是不可能或是不合邏輯的,那我們可以回想一下,在愛因斯坦的理論中,也曾經有一個理論在當時看來是多不可思議,但卻從一九四五年以來改變了人類的人生觀和物理觀,使我們覺得我們所居住的地球領土有多安全,也使我們對所處身的宇宙有更多的了解。

有句話,我們可以相信,人類正站在宇宙的入口處,人類對宇宙已有了某種試驗性的進展,但為了加速發展毀滅性的武器,各國磨拳擦掌,不再作進一步探究宇宙的工作了。耍想繼續探討我們的銀河和別的銀河,必等待新觀念的發展──就是將物質投入另一度空間,並橫越實際太空的觀念。

※以上資料取自查理士‧博立茲所著“WITHOUT A TRACE”
中文書名「百慕達的新震撼」;李立君譯
奧斯卡出版社發行,1977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