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10日 星期五

犯罪史上最驚異的欺騙事件

澳大利亞最近發生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愛情故事:一位熱戀中的少女在失蹤四年後,警方發現她原來一直躲在男朋友的衣櫃裏,這件事被認爲是世界犯罪史上最令人驚異的欺騙!



14歲的少女娜塔莎·裏安躲在男朋友的衣櫃裏,整整1682天沒有見過陽光。在躲藏期間,她身穿男士服裝,從來沒有使用過化妝品,有時候偷偷在電視上“欣賞”澳大利亞四處尋找她的屍體下落的“系列劇”。 

據娜塔莎自己承認,她之所以躲到男朋友家裏,是因爲媽媽不准她去看望22歲的男朋友斯科特·達克。 英國《世界新聞報》目前獨家採訪了娜塔莎,聽她講述了這個奇異的愛情故事。現在已經18歲的娜塔莎表示:“我清楚地記得我離家時的情景。那天是1998年 9月2日,我只有14歲,認識了男朋友斯科特,但媽媽一直不許我與他往來。”她媽媽的理由是,斯科特曾經與娜塔莎的姐姐談過一段時間的戀愛,認爲斯科特不 是一個好孩子,娜塔莎不能再自我“奉獻”了。 娜塔莎繼續說:“於是我請求斯科特讓我到他那裏去住幾天。不料想,我到了他家後,一住就是幾周時間。事實上,當時我也就是想多住幾天而已,每一天我都想回 家,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我徹底打消了回家的念頭。”

父母相信她被謀殺

原來,娜塔莎離家出走後,她的父親急得不得了,於是報警。警方多次到斯科特家裏搜查,但都沒發現躲在衣櫃裏的娜塔莎,斯科特也拒不承認見過她。警方分析認爲,娜塔莎極有可能被人綁架後殺害。於是,警察開始在全國搜尋她的屍體。

這起“案子”引起了當地電視臺的濃厚興趣,每天都報道該案的最新進展情況。娜塔莎通過電視新聞知道,自己這個謊撒大發了,如果這個時候主動投案自首,她肯定會成爲全國人民評論的物件。於是她決定一不做,二不休,繼續躲藏下去。

她回憶說:“在隨後的日子裏,經常有人到斯科特家裏來,但每一次,我都像剛開始一樣躲起來。我個子較高,好在斯科特的衣櫃空間很大,我低著頭的話,甚至可以站在裏面。”

斯科特是一名送奶工,鄰居們都認爲他是一個合群的青年。每天早上,他四點起床去送奶,中午時分回家,所以平時有大量時間呆在家裏。這兩個糊塗的年輕人想盡一切辦法,消除了娜塔莎躲在這裏的一切象。事實上,斯科特家距離娜塔莎家只有三英里的路程。

娜塔莎說:“有時候,當他回家時,我真想大聲喊叫,因爲我悶得實在太難受了。爲了讓我發泄,斯科特給我買了一個沙袋,吊在地下室裏。如果我悶得不得了時,就到下面打一頓沙袋。”

只呼吸過六個晚上的新鮮空氣

在整整四年時間裏,娜塔莎只有六個晚上到外面呼吸過新鮮空氣。娜塔莎表示:“我非常渴望重新體味一下把我的腳趾伸進海水裏的感覺,體味一下光腳在沙灘上跑的感覺。於是多次向斯科特提出這一要求。最後,他帶我到海邊,我感覺就像一個剛剛走出大牢的囚犯,真想放聲大喊,享受每一分每一秒的自由時間。”

娜塔莎透露,她躲在男朋友家的這段時間裏,斯科特只把自己的衣服涼到外面,而她的衣服只能挂在屋裏。她的身材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她的衣服都還可以穿。

爲了不讓別人發現他們的秘密,斯科特從來不敢給娜塔莎買化妝品,也不敢買女士香水,她甚至沒有女士衛生用品。當然,女士內衣更是想都不敢想。

娜 塔莎甚至不得不學著做飯。她說:“我離開家的時候只有14歲,從來沒有在家做過飯。有時候斯科特外出,我就得試著自己做飯,但我根本不懂如何搞好衛生,有 時候切了生肉的刀又用來切熟食,所以,我感染了沙門氏菌,病得很厲害,可是我又不敢去看醫生,只能給自己服用一點阿斯匹林,大量喝水,最後總算挺了過 去。”

父親紀念“死”去的女兒

風頭過去後,經常到斯科特這裏來的人就只有他的媽媽、爸爸和哥哥了。娜塔莎表示:“他們來這裏之前,一般都先打電話。所以,我有足夠的時間把自己鎖起來,他們一直不知道我在斯科特這裏。”

她只能通過互聯網和電視與這個世界保持聯繫,但看電視時,聲音總是放到最低。過17歲生日那天,斯科特送給她一隻名叫沙尼卡的貓。同一天,她父親則在自己的家裏爲“死”去的女兒舉行了一個紀念儀式。

同樣是通過電視,娜塔莎知道一個名叫萊昂納德·弗拉塞爾的男人和另外三個男人被指控殺害了她,可是,她和斯科特都沒有勇氣站出來,爲這些人開脫罪責。她說:“當時我們都很害怕,怕被關進監獄。”

最後,她鼓足勇氣,撥了一個兒童熱線。她說她是一個失蹤的孩子,而有人被錯誤地指控殺害了她。很顯然,電話那端的人想起了幾年前失蹤的娜塔莎,並且把此事報告了警察。警方決定重新搜查斯科特的家。

娜塔莎說:“我們正在吃魚片,突然有人敲門。我又躲進了衣櫃裏,但一名警察突然將櫃門打開,我被發現了。”此時的娜塔莎由於在四年的時間裏沒有見過陽光,皮膚白得可怕。

警察給她媽媽珍妮打去電話,讓她們母女在警察局見面。珍妮表示:“娜塔莎向我跑來,在我臉上親了一下說‘你好,媽媽!’我感到的只有震憾,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個小姑娘讓我受了這長時間的罪。”

檢察官保羅·魯特萊奇在審理弗拉塞爾殺人案的法庭上宣佈,娜塔莎還活著,弗拉塞爾並沒有殺她。娜塔莎的父親聽到這一宣佈後,老淚縱橫,一屁股癱坐在地。他事後表示:“見到她後,我想擁抱她,卻在她的屁股上踹了兩腳。”

由於弗拉塞爾還被控其他三項殺人罪,所以,他的案子仍在審理中。而斯科特有可能被控妨礙執法罪,娜塔莎表示:“如果他不嫌棄我的話,我仍願意嫁給他,他是我一生中的最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