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23日 星期四

神秘的北緯30°

沿地球北緯30°線前行,眼前既有許多奇妙的自然景觀,又存在?許多令人難解的神秘怪異現象,正是這些飽含?地球文明資訊的現象讓我長年處於極度興奮的夢魘之中。

從地理布局大致看來,這裡既是地球山脈的最高峰──珠穆朗瑪峰的所在地,同時又是海底最深處──西太平洋的馬裡亞納海溝的藏身之所。世界幾大河流,比如埃及的尼羅河、伊拉克的幼發拉底河、中國的長江、美國的密西西比河,均是在這一緯度線入海。

更加令人神秘難測的是,這條緯線又是世界上許多令人難解的著名的自然及文明之謎所在地。比如,恰好建在地球大陸重力中心的古埃及金字塔群,以及令人難解 的獅身人面像之謎,神秘的北非撒哈拉沙漠達西裡的“火神火種”壁畫、死海、巴比倫的“空中花園”,傳說中的大西洲沉沒處,以及令人驚恐萬狀的“百慕大三角 區”,讓無數個世紀的人類嘆為觀止的遠古瑪雅文明遺址,這些令人驚訝不已的古建築和令人費解的神秘之地會聚於此,不能不叫人感到異常的蹊蹺和驚奇。

地球北緯30°線常常是飛機、輪船失事的地方,人們習慣上把這個區域叫做“死亡旋渦區”。除了令人驚恐的百慕大,還有日本本州西部、夏威夷到美國大陸之 間的海域、地中海及葡萄牙海岸、阿富汗這5個異常區。除了北緯30°線,在地球南緯30°線上也同樣有5個異常區。細心的人們在把這10個異常區在地球上 一一標注以後,驚奇地發現它們在地球上幾乎是等距離分布的,如果把這些異常區互相連接,整個地球就會被劃成20多個等邊三角形,每個區域都處在這些等邊三 角形的接合點上。

這些暗藏危險的三角區域大都處在海洋水域,在海水運動上表現為一種大規模的旋渦。那裡的海流、旋渦、氣旋、風暴、海氣,再加上磁暴的作用,都要比其他地區劇烈,而且這些大規模的海洋運動一直頻繁交替出現,因此給人類帶來特別巨大的災難以及隱痛與不安。

如果將北緯30°線上下各移動5°左右,我們再次吃驚地發現,在北緯35°線附近,是令人恐怖的地震死亡線。這一地區發生的災難性地震,死亡在2000 人以上或者震級在7級以上的就達幾十次,如日本大陸的地震達到8級、葡萄牙裡斯本兩次8級地震、土耳其埃爾津登的8級地震、美國舊金山的8.3級地震,意 大利拉坦察的9.8級地震…… 在北半球這兩條相鄰的緯度線,為什麼會成為一個令人費解、怪事迭出、禍患隱憂、災難頻仍的神秘地帶?它們是偶然巧合,還是造物主的有意安排,抑呈是受人類 暫不可知的某種力量主宰?猜測和假想不斷地提出來,又不斷地被否定,但飛機和船隻還在不斷地失事。

在地球北偉35°線上,有伊斯蘭教、佛教、印度教、基督教的聖地,有猿人化石發現地中國元謀,有百慕大三角洲和沉沒的大西洲…… 北緯30°線光怪陸離、頻繁復雜的神秘現象多少影響了我們的視角和思維,這不是一條簡單的人為劃分的地球緯線。

我們從恰好建在地球大陸重力中心的古埃及金字塔開始我們探索地球的神秘之旅。對於一位嚴肅的科學家來說,金字塔的選址絕不是一個偶然,金字塔背負?太多 的難解之謎,盡管經歷了幾個世紀的艱苦探索,但我們仍舊知之甚少。金字塔據說是公元前2551年開始建造的。可它是怎樣建成的,沒有人確切地知道,也沒有 一個工匠、祭司、建築師或者法老,就金字塔的建築留下隻言片語。金字塔的建成似乎正是為了塑造一個永恆的謎,也許有一天當人們真正能全部破譯出一直困擾人 類的種種謎團之後,人類就找到了通向外宇宙的通天之塔,而斯芬克斯之謎也將迎刃而解了。

人類鍥而不舍的研究正在一點點加大?金字塔的 神秘:為什麼要建造金字塔?公元前2000多年前他們究竟是用哪種力量、什麼樣的機器、採用何種技術來投入建造?他們使用什麼手段來使隧道挖掘達到水平程 度?建築師設計的是何種方法使隧道向前推進?他們使用什麼燃料照明?他們怎樣從採石場切割下巨大的石塊?他們怎樣搬運這些巨石,並且分毫不差地將它們相互 結合在一起? 一座金字塔大約需260萬塊巨石,每塊巨石重約5~12噸,這些巨石被採割下來,還需經過磨光、搬運,然後在工地上分毫不差地組合成一個整體。在金字塔深 處的通道,還繪有五顏六色、精美絕倫的壁畫!

勤勞的古埃及人假若每天可摞起10塊巨石,那麼,他們差不多需花25萬天工夫,才可建成 一座金字塔。如果氣勢恢宏的金字塔真是一位古怪的國王心血來潮的結果,那麼這位好大喜功、講究排場的法老必須保証自己活上644年時間,才可能見到為他建 造的近150米高、塔基邊長在200余米的金字塔!

我們不準備單純地相信金字塔就是法老們的墳墓,圍繞金字塔巧合的數據太多太多,然 而,這真是一種巧合嗎?簡單的數據可以巧合,但這些數據和天文符號傳遞的信息也僅僅隻O一種巧合嗎? 我們正在逐步陷入一個怪圈,即我們總是以人類的科技力量去衡量大量留存於世上的史前文明,然而,這種科技──人類數千年來自以為是的法寶──往往總是無能 為力,因而顯得十分的稚拙和可笑。在這種前提下,一部分人醒悟了,他們一旦發現把研究過去時代的欲望變成驅動現代集約研究的契機不足以見效,立即改弦易 張,小心地收起了各種好奇的隱秘思想,隻在一個個神秘的遠古文明遺址前固執地徘徊不去。

1 則留言:

  1. 不知何時才能解開這些疑團呢?真期待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