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4日 星期六

鳳凰山外星接觸事件

第一次接觸鳳凰山外星接觸事件的人,都會為其離奇事件的經過所吸引,我自然也不例外。

一九九四年八月我和呂應鐘先生參加在北京召開的亞太UFO研討會時,鳳凰山事件是它的重頭戲,當時來自各地UFO研究專H熱烈的討論,在中國大陸UFO目 擊事件或第三類接觸事件,雖然時有所聞,然而像孟照國這樣離奇的事件,還是歷年所罕見。本案之「離奇」,包括外星人對孟照國進行採種,外星人帶他參觀飛碟 基地,以及外星人之穿牆術、隱形等等現象都非常的特別。當時我就和陳功富教授相約赴鳳凰山對當事人作全盤性的錄影採訪,一來是對本事件的真實性、對所有關 係人作訪談核實,二來對此重要事件作一紀實錄影,以供將來國內外研究者的參考資料。

鳳凰山地處偏遠的山河屯,通訊條件非常艱難,雖然陳功 富積極的與孟照國聯繫,但因為往來全靠寫信,曠日費時,好不容易才敲定一九九五年八月前往,然而等我到了哈爾濱市的隔天,老天就下起傾盆大雨,而且連下數 日從不間斷,連鐵路橋樑都被大水沖毀了,上鳳凰山的路,自不待言,根本行不通的,於是我在哈爾濱坐困愁城,八天之後,只好打道回府,鳴金收兵。九月三十日 我再度飛往咍爾濱,這個時候的哈爾濱已經成了一個UFO城巿,鳳凰山事件幾乎無人不曉,有些氣功師更自稱經常與外星人聯絡,因此當陳功富和我們準備上鳳凰 山採訪的消息走漏之後,就有很多人,透過管道希望和我們一道去,最後我們租了兩部旅行車前往四百公里外的鳳凰山,這時正值紅旗林場的金秋季節,滿山遍野的 楓葉紅成一片,簡直漂亮極了,美景當前讓我們忘卻了八小時的顛跛之苦。當我們好不容易抵達紅旗林場,本以為採訪工作就可展開,豈知擺在前面的卻是重重的關 卡。原來,自從孟照國與外星人的接觸消息披露以後,各地前來訪問研究的人絡繹不絕,孟所屬的單位紅旗林場早已經把孟照國當棵搖錢樹,對於各種採訪設定高低 不一的「使用費」,尤其是對海外來的人士叫價簡直多得離譜,因此從一開始我這個「呆胞」的身份就始終不敢曝光,我們攜帶的專業攝影機也盡量避免被幹部們識 破,為整個採訪增添了不少壓力。孟照國的家空間很小,室內面積大概只有六十平方公尺左右,一個房間,一個客廳兼餐廳,一個廚房。我們這一行人把他們家擠得 滿滿的,為了給我們燒飯做菜,孟照國還得動員兄弟妯娌一起來,整個房子鬧鬨鬨的就像辦喜事一樣。鳳凰山因為地處偏遠的山河屯,這裡的人和哈爾濱又有很大的 差異,十足山民的樣子,每個人都穿著灰色的毛裝,臉上總掛著一副質樸的笑容,孟照國和當地的人比起來算是反應比較好的一位,雖然他只受過小學五年級的教 育,但是天生比較聰明,例如他自己發明的所謂「立體種植」,使他的小菜園每年可以多出一倍的生產力,因此生活過得還算可以。孟太太姜玲長得很嬌小,是一個 溫柔樸實的女性,有問才有答,話兒很少,大概是家住山區,生活條件比較艱難,雖然只有二十五、六歲,但看起來顯得比實際年齡老得多。

根據孟照國的陳述,自從一九九四年六月事件發生以來,每個月都有好幾批人前來考察,光是大米就吃掉五百斤以上;事實上,大大小小的考察報告都已經有人寫了,因此,這次我的訪談就著重在關鍵問題的取證,事情的經過就不再贅述。

訪談的順序依事件發生時間為準,首先訪問孟照國被外星人電擊的經驗:

問:「請你描述被外星人電擊的感覺。」

孟: 「我第一次被電擊是和李洪海想接近那個白色怪物的時候,其實第一個被電的是李洪海,於是他被嚇跑了,我不信,換我上前去,結果在李洪海剛才的位置,我感覺 到從我身上皮帶環的地方,以及手上鐮刀的地方有兩股電流襲上來,我不由自主的馬上後退。我們兩個就再也不敢上前;後來,我們在向上級報告當天發生的事情之 後,領導組織了一批人和我們再度上山,我們在離那個白色東西一百多公尺時就停住了,他們拿出了望遠鏡往那個東西方向瞧,可是什麼也看不著,我就把望遠鏡拿 過來,我一瞧就瞧見了,那個白色東西還在那裡,前面還站著一個人,我清楚的看見那個人拿出一個像火柴盒的東西放在手心,射出一道光打到我的眉心,我感到全 身一震,接下來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問:「為什麼別人用望遠鏡什麼也看不見,而你能看見呢?」

孟:「這個我也不知道!」

孟照國被外星人電擊之後,一般人認為他出現精神錯亂,記憶喪失的現象,但是根據他恢復記憶以後的描述,當時確是處在他與旁人無法溝通的現象,也就是說孟所看到、所理解的和旁人不一致的現象,於是,我訪問了孟的四哥孟照義:

問:「聽說事情發生之後,你一直照顧你弟弟,是嗎?」

義:「是的!從他在山上被擊昏之後,一直到一個月後恢復過來,我大部份時間都陪著他。」

問:「你弟弟被擊昏後,你們怎麼處置他?」

義: 「他像著魔似的,對他說話,他聽不懂,又好像很難過的樣子,於是我們就把他抬到山上的棚子裡,那是我們上山工作休息的地方,他在那裡又叫又滾的,兩個眼睛 瞪得像牛眼一般大,很嚇人的,而且好像很怕鐵製的東西,一有鐵製品接近他,他就特別抗拒,非得使命的把那鐵製品推開不行。」

問:「聽說孟照國在棚子裡,還能倒立,是嗎?」

義:「對呀!他把棚頂都撐壞了。」

問;「你們在棚子裡有看見什麼外星人嗎?」

義:「沒有!女外星人的事是後來我弟弟完全清醒以後說的,他說當時在棚子裡就有個女外星人。」

問:「後來你們把孟照國送到護理站聽說外星人也來了,你看見過沒有?」

義:「「沒有!我從來就沒見過。」

問:「那段時間孟照國除了怕鐵、怕光之外,你還有沒有觀察到他有什麼特別的症狀沒有?」

義:「有一次我在家裡看著他,他就躺在這沙發上,不知怎的,咚!就掉頭了,換這麼躺。」

孟照義比劃著,意思是頭腳一百八十度易位。

問:「他有沒有起身?」

義:「沒有!他那麼咚!就掉過來了!」

這種情形,陳功富教授有一次到孟家作採訪的時候,聽說也親眼看見過一次。針對山上棚子裡外星女人的事,我又問了孟照國。

問:「那位女外星人長得什麼樣子?」

孟:「她的身高大約有兩公尺半左右,相當高,全身都包著緊身的衣服,只露出兩個眼睛和下體部位,兩個眼睛就像牛眼──這麼大。」

問:「她在旁邊做什麼?」

孟:「她在指揮我四哥他們這些人幫脫衣服,我使命的叫喊、掙扎,他們就是不理會我,有的人按住我,有的人脫我的褲子。」

認知上的差異就在此時產生的,現場的人認為孟照國怕鐵,所以想幫他解開皮帶,寬寬衣服也許舒服點。

問:「女外星人脫你衣服幹什麼?」

孟:「她在我身上比劃了一下,我整個人就像觸電一樣彈了起來,後來等我恢復知覺以後,我發覺身上有幾處疤痕……。」

說到這裡孟開始寬衣解帶,在他的小腹右側以及右大腿內側尚留有痕跡,額頭眉間也有一處,是外星人用電光打出來的記號。

問:「這幾個部位覺得痛嗎?」

孟:「不覺得!好幾個月以後我覺得傷痕處有點癢,我常用手去扣它,有一次竟然扣出東西來了。」

問:「什麼樣的東西?」

孟:「就像橡皮糖的東西,黏黏的,還帶彈性,用手拉可拉這麼長(比到約一英呎多),鬆手又彈回去。」

問;「現在放在那兒?」

孟:「我擺在那兒,我太太掃地時,不知道那是什麼,就把它紿掃丟了。」

這個東西很可能是孟照國事件中,外星人唯一留在地球上的證物,就因為山民不知道它的珍貴,把唯一的證物紿毀了。

關於孟照國被電擊之後的症狀,為了謹慎,我們也採訪了為他治療的林醫生:

林醫生看起來身體壯碩,年齡應不到五十,說話舒緩,個性冷靜。

問:「請林醫生描述一下,你第一次看到孟照國時是什麼症狀?」

醫:「那時候幾個人要制服他都很困難,我也不知道他那來那麼大的勁;我跟他說話,也不理我。我拿了聽筒,要聽也胸部,他就像見鬼一樣的怕,伸手把我打掉,後來他們告訴我,說他怕鐵,怎麼樣也不肯讓我聽診;兩個眼睛瞪的那麼大,還是這麼轉……。」

林醫生雙手比劃著,意思是眼珠子左右各向不同方向轉。

醫:「這時我心裡面想,這小子還會耍寶,我就想要試試他是真是假,於是我就點了一支菸,我把菸頭朝著他的眼珠子,慢慢貼近來試他,可是他就像是沒看見似的,眼晴一眨也沒眨,還轉著呢!一直到菸頭我看都已經可以燒到眼睫毛了,還是沒反應。」

問:「所以應該不是假裝的囉?」

醫:「我想正常人對一個這麼接近眼睛的物體是不可能沒有反應的。」

關於孟照國與外星女人發生性關係的問題,一般認為是三次,事賈上只有兩次,第一次在山上的塑膠棚子裡,其實是女外星人給他施行小手術,在他體內植入像綠豆般的東西,第二次是六月九日,那天大夥要把孟照國送下山的時候,在小火車上。

問:「請你描述一下,女外星人是怎麼和你做那個事情的?」

孟:「我們坐小火車下山的時候,她突然壓在我身上,她個子那麼大壓得我一動也不能動,我覺得下體的地方一陣熱熱的感覺,接著我覺得整個下體好痛。」

問:「這麼說,與外星人做那個事情並沒有快感囉!」

孟:「其實那次不能算是做那個事,我倒覺得是一種消毒工作,我猜是為後來的事情做準備。」

問:「那天睌上,聽說她又來找你是嗎?」

孟:「其實那天她從頭到尾就跟著我們。」

問:「跟著你們?她有沒有說話?」

孟:「沒有!就在旁邊待著。可是我心裡面想著的事情,她好像能夠理解。那天,我回到家裡之後,林場裡的領導到家裡來看我,正當他們來的時候,我心裡想著:『妳這女人穿著開襠的衣服,下體也沒遮住,這麼多客人來,多不雅歡。』我心裡這麼想,她就咚地從窗子這邊出去。」

問:「從這個窗戶跳出去嗎?」

孟:「也不是跳出去,就這麼跨出去。」

問:「這麼奇怪,她那麼大個子能跨出去。」

孟:「這窗子,對她就好像不存在似的。」

問:「後來她還回來嗎?」

孟:「沒有!一直到那天睌上,我睡覺的時候,她又來了,進到我房間裡來。」

問:「第三次的性關係就是那天睌上發生的嗎?」

孟:「對!」

問:「請你描述一下經過的情形好嗎?」

孟:「她來了以後也沒說話,到床上就趴在我身上,我想動,可是全身都動不了。」

問:「整個事情你的感覺怎麼樣?」

孟:「這一次……可以說呢……很好,我從來沒有感覺過那麼好。」

問:「那個時候,你妻子不在嗎?」

孟:「她就睡在旁邊。」

問:「她沒有發現嗎?」

孟:「沒有!她睡著了。」

問:「你們沒有出聲音嗎?」

孟:「沒有!」

問:「如果將來有機會,你還希望再和那個女外星人做嗎?」

孟:「想!」說著我倆不禁大笑。

這一次的性經驗讓孟照國感受到從來沒有過的快感,讓孟照國對那位女外星人至今始終念念不忘,甚至在訪問的時候孟私下向我透露,事情發生一年多以來,他很少有慾望,也就是很少和他妻子行房,體力明顯地下降,田裡的工作,也很少做。

問:「那位女外星人的下體並沒有遮掩,你看得夠清楚嗎?」

孟:「很清楚!」

問:「能不能請你描述一下。」

孟照國面有難色,顯然不願意談,我告訴他此次採訪並非以暴露隱私為目的,乃是本事件對中國大地外星人接觸事件的研究太重要了,而今天的採訪,正可以專業攝影機把它記錄下來,相信這對將來中國甚至全世界UFO的研究必將是個很重要的資料。

孟:「好!既然是這個出發點,您又是打從老遠而來,我就儘量滿足你吧!」

孟的表情顯得比剛才嚴肅繼續說,「那位外星人露出在外面的皮膚,基本上是略呈青紫色有點紅,又有點青,和你我的皮膚顏色不一樣,下體的毛長得是一柳一柳的,每根毛有這個「把兒」這麼粗。」

孟照國拿起擺在桌上的小梨兒指著它的「把兒」。

問:「哇!那麼粗的體毛,那麼和你接觸的時候不就很刺了嗎?」

孟:「不會!很柔軟!一點刺的感覺也沒有!」

問:「她身上穿的衣服,觸感怎樣?」

孟:「非常軟!很薄!很貼身!摸起來挺舒服的!」

問:「整個過桯,那外星人有沒有說過什麼話?」

孟:「沒有!什麼話也沒說。」

問:「外星人不是向你說六十年後在他們的星球上就有一個地球農民的兒子嗎?」

孟:「那話不是她說的,那是七月十六日發生的。」

七月十六日那天發生的事情,也是UFO研究者最感興趣的題目,因為那天外星人將孟照國接往UFO基地的時候,兩個人是穿牆而出有點像中國古代所流傳的奇門遁甲之術,當然這段情節也是我採訪的重點之一。

問:「那位男外星人是怎麼把你帶走的呢?請你詳細描述一下!」

孟:「好的……,七月十六日那天晚上,我正準備要睡的時候那個男外星人進到我房裡來,他是直接從牆壁穿過來的,他長得比上次那女的還要高,大概有三公尺高。」

問:「三公尺?」

孟:「對!他進來的時候把屋頂都撐凸了,可是很奇怪他到的地方屋頂給他撐凸起來,可是他走過了以後,屋頂自然恢復原狀。」

問:「他是什麼打扮?」

孟:「基本上和上次那女的一樣也是露出兩個大眼睛,但是下部就沒有露出來了,講話直下嚨咚的,一進來就對著我說『跟我走!』。」

問:「他講什麼話?」

孟:「漢語!他會講漢語。」

問:「他要你走,你就跟著走嗎?」

孟:「我正猶豫,問道『去那裡?』他就拉著我的手往牆角走,我心裡正有個念頭,這裡怎麼行?哎!我們兩個人就直接穿過牆角了。」

孟照國向我指示著穿牆的位置,那個地方正好是兩面牆相交的地方,比別的部份還要厚,但是看來好好的,看不出任何痕跡。

孟: 「我們兩個人出到外面,我心裡才想著有點冷,他就從身上抽出一大塊布,一折,又折了一下,像個大杯子一樣,這邊正好有把手,把我整個人裝在裡面,然後他用 手一抹,那布就好像黏住了一樣,我人在裡面一點都不覺得冷,接下來他用手提起杯子的把手,我們兩個人就像在空中飛一樣。」

問:「你們往那個方向飛?飛了多久?」

孟: 「外頭很黑的!我也弄不清楚方向,只飛了一下子,我感覺到好像來到一個山頭上,我往下看下去,哇!好漂亮,那是一個山谷地,裡面停著好多怪物各種形狀的都 有。有幾個是碟狀的,有的是那天我在山上看到那種大問號型的,也有像蒼蠅形狀的,但是這些怪物的上頭好像都被一圈彩虹圍起來,這個時候和我一起的外星人手 上拿著一個像菸盒的東西擺在手心上一按,射出了一道光,那個彩虹就中斷露出一個大缺口,於是我們兩人就朝那個缺口飛過去。」

男外星人帶著 孟照國降落在一個小飛行器裡,然後又循序走到一個比較大的物體裡面,那裡頭坐著另一個男外星人,比帶他來的人長得更高大,圓滾滾的頭,兩個眼睛比任何人都 大,坐在中間。據孟照國判斷他應該是個首領的角色,所有的人都聽他指揮,他們之間交談的時候,就像老鼠的叫聲,但是他們和孟照國說的卻是漢語,首領坐在一 塊浮在半空中的板子上,孟照國好奇的向外星人詢問為何到地球來。

外:「我們來地球有三個目的,第一、避難,第二、採種,第三是考察地球。」

孟:「避難!?避什麼難?」

外:「也就是你們所說的慧星撞木星。」

那個領頭的人向旁邊的手下指示了一下,那個人就走向牆壁在上面按了一下,平板的牆壁就跑出來一個盒子般的東西,那人把盒子放在孟的跟前,裡頭就出現書一面(類似電視)畫面,展示的就是星球在轉來轉去,然後有一些東西撞到星球上面去。

孟照國好奇的問道:「為什麼慧星和木星會相撞呢?」

他們幾個人互看了一下,有一位回答孟。

外:「這就好像你們地球上的火車跑的速度很快,它會產生一種力量把鐵道旁的石頭刮起來,去拍擊火車。」

這個外星人接著又說:「你有沒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幫忙的呢?」

孟:「上次和我見面的女士,我能不能再和她見面?」

外:「她不想和你見面!」

孟照國一聽心裡頭非常難過,幾個外星人反而笑了起來。「你這個地球人倒挺重感情的嘛!」其中一個外星人帶點揶揄口吻地說。

孟:「她為什麼要和我做那個事情?」

外:「這樣子,六十年後,在我們的星球就有一位地球農民的兒子。」

孟:「我能不能看到他?」

外:「能!」到這裡那位首領用手勢阻止部下再說下去。

孟照國說他求見被拒,心裡簡直難過極了,話就不想多說了。後來首領指示原先帶他來的人送孟照國回去。外星人用去時的方法,將孟帶回到家門前院子就走了,打從一開始,孟就只穿著短褲,雖然是七月份,但山上的夜間是很冷的,孟照國趕緊拍門叫姜玲為他開門。

姜:「誰呀?」

孟:「是我!」

姜:「你自己進來呀!」

孟:「門鎖著,我進不了。」

姜為孟開門一面還嘀咕著,門是鎖著那你又怎麼出去的。自從發生這些事以後,外星人似乎和孟家一直保持某種程度的聯繫,孟家也發生起異常現象,例如,孟家房間窗臺上擺著一盆君子蘭,從七月到我採訪時間止,整整一年之間已經開了兩次花,

這是過去從來沒有的事。又有一次孟太太目睹君子蘭發光。為此,我也採訪了孟太太。

問:「聽說你見過這盆花發光是嗎?」

姜:「是的!發好大的白光!」

問:「是什麼時候?」

姜:「那天我正準備睡覺,突然它發起白光,愈來愈亮,好亮喲!把我嚇壞了,我趕緊用棉被蓋起來。」

問:「自從孟照國發生這些事情以後,你覺得他有沒有什麼改變?」

姜;「有呀!他體力不行了,田裡的事都幹不了。」

問:「發生這些事情,你心裡覺得害怕嗎?」

姜:「怎害怕?已一年了,照國的體力一直上不去。」

一 年多以來,雖然外星人沒有再出現在孟照國的家,但是似乎用心電感應和孟照國保持某種聯繫,例如孟照國曾經寫給陳功富的信中大談地球環保問題,其文化知識水 平看來不像是一位只受過五年小學教育的人寫的。一年來,也有很多人透過孟照國向外星人請問一些關於地球的問題,聽說常有驚人的答案,不過概括來說,外星人 最常傳達的訊息都是環保,提昇意識水平等有關和平的問題,這些與法國人雷爾帶回來的訊息(見《上帝的真相》一書)有很多相似之處,可見外星人對地球關注的 問題大體是一致的,但願外星人能夠再透過孟照國,再給我們傳達更多的宇宙訊息。

按:林水木先生現任「宇宙和平促進會」理事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