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19日 星期日

雷生春的故事

荔 枝 角 道 與 塘 尾 道 交 界 處 , 車 水 馬 龍 , 高 樓 林 立 , 沒 有 人 想 得 通 為 何 會 屹 立 了 一 幢 又 怪 又 殘 的 三 層 高 古 老 大 屋 。 它 的 外 牆 油 漆 差 不 多 完 全 剝 落 , 窗 戶 也 都 破 了 , 樓 頂 卻 留 下 一 個 石 牌 匾 , 「 雷 生 春 」 三 個 大 字 清 楚 可 見 。 屋 內 已 不 見 人 跡 , 樓 下 只 餘 一 兩 家 賣 雜 貨 的 店 鋪 。 門 庭 雖 然 破 落 , 但 其 建 築 和 設 計 仍 殘 留 一 份 氣 派 , 這 屋 的 主 人 看 來 並 非 普 通 人 家 。 問 周 圍 的 街 坊 , 都 說 不 出 這 大 屋 的 來 歷 。 「 呢 度 好 耐 冇 人 住 啦 。 早 幾 年 外 牆 搭 過 棚 架 , 以 為 拆 , 點 知 只 係 拆 外 面 窗 框 。 屋 主 係 邊 個 ? 唔 知 喎 。 」 一 個 街 坊 說 。 「 以 前 開 藥 材 鋪 , 『 雷 生 春 』 係 鋪 頭 名 囉 。 」 另 一 個 街 坊 知 道 多 一 點 點 。
中 醫 跌 打 起 家 記 者 翻 查 物 業 資 料 , 終 於 解 開 了 這 個 謎 — — 原 來 , 這 幢 大 屋 是 九 龍 巴 士 公 司 創 辦 人 之 一 雷 亮 所 建 的 物 業 , 現 時 由 其 後 人 擁 有 。 此 屋 於 一 九 三 四 年 建 成 , 剛 好 是 九 巴 創 立 後 一 年 。 當 時 雷 亮 和 台 山 同 鄉 兄 弟 雷 瑞 德 合 資 在 九 龍 經 營 巴 士 , 並 邀 得 鄧 肇 堅 、 林 銘 勳 等 名 流 入 股 。 為 什 麼 雷 亮 會 建 這 屋 ? 記 者 找 到 了 幫 雷 家 看 這 大 屋 的 雷 氏 鄉 里 黃 伯 , 補 充 了 背 後 一 段 往 事 。 原 來 當 時 雷 瑞 德 是 家 學 淵 源 的 中 醫 , 他 兼 醫 跌 打 , 招 牌 正 是 「 雷 生 春 」 。 雷 亮 起 了 這 大 屋 後 , 雷 瑞 德 就 在 那 開 設 醫 館 及 藥 材 店 , 在 當 時 剛 開 發 不 久 的 深 水、 旺 角 區 , 頗 為 聞 名 。 「 雷 瑞 德 同 仔 曾 經 度 住 過 , 不 過 十 幾 二 十 年 前 都 搬 走 啦 ! 」 黃 伯 說 。 「 咁 點 解 又 唔 拆 ? 」 「 梗 唔 會 啦 ! 」 他 斬 釘 截 鐵 說 。 他 神 情 認 真 地 表 示 , 這 屋 關 乎 九 巴 的 風 水 , 雷 家 後 人 為 此 不 可 以 把 屋 拆 掉 。 九 巴 風 水 樓 這 屋 成 為 九 巴 雷 氏 家 族 的 風 水 樓 , 似 乎 有 幾 分 道 理 。 堪 輿 曆 法 家 蔡 伯 勵 看 過 這 屋 的 坐 向 後 說 , 它 的 風 水 的 確 頗 佳 。 「 幢 樓 位 置 食 住 向 南 流 的 內 塘 水 , 尤 其 荔 枝 角 道 水 , 不 過 『 水 勢 』 好 緊 要 , 呢 個 位 樓 , 一 定 要 夠 大 間 , 至 承 得 住 個 勢 。 「 但 人 住 在 面 卻 未 必 平 安 , 因 為 『 水 勢 』 大 , 煞 氣 較 重 。 」 但 據 記 者 進 一 步 了 解 , 這 幢 舊 樓 不 拆 , 背 後 似 有 比 風 水 更 複 雜 的 原 因

網上流傳關於 雷生春 既傳聞.....

在 大 角 咀 塘 尾 道 與 荔 枝 角 道 的 交 界 , 一 個 三 角 形 的 位 置 上 , 有 一 幢 十 分 破 舊 的 四 層 高 建 築 物 。 據 說 這 幢 建 築 物 屬 於 某 大 集 團 的 , 但 至 今 還 未 把 它 重 建 , 是 因 為 每 次 打 它 主 意 的 人 , 都 遇 上 不 可 思 議 的 恐 怖 事 情 , 甚 至 招 來 殺 身 之 禍 。 雖 然 許 多 人 都 替 這 幢 大 廈 編 過 很 多 鬼 故 事 和 做 過 專 訪 , 包 括 那 些 曾 經 親 身 體 驗 它 那 恐 怖 的 人 。 但 沒 有 人 知 道 它 邪 門 的 真 正 起 因 。

今 天 我 就 冒 著 生 命 危 險 , 揭 開 大 廈 的 神 秘 面 紗 。 一 九 七 五 年 。 一 個 剛 剛 偷 渡 來 港 的 小 伙 子 , 身 上 沒 錢 , 餓 了 幾 天 , 看 到 大 廈 的 大 門 沒 有 上 鎖 , 他 試 著 伸 手 去 推 , 木 門 緩 緩 地 敞 開 。 那 時 已 經 是 午 夜 十 二 時 多 。 樓 梯 裡 全 是 昏 黃 的 燈 , 沒 半 絲 人 聲 , 小 伙 子 沒 有 理 會 那 麼 多 , 只 要 沒 有 人 , 便 走 進 去 才 算 , 至 少 也 有 找 到 食 物 的 機 會 。也 許 上 天 真 的 沒 有 遺 棄 這 小 伙 子 , 一 陣 麵 香 從 天 台 飄 下 來 , 縱 使 只 是 微 弱 的 香 味 , 已 足 夠 令 他 的 胃 部劇 烈 地 反 動 著 。 他 二 話 不 說 , 蹌 踉 地 跑 上 天 台 。

天 台 上 沒 有 人 , 露 台 旁 有 三 兩 件 女 性 內 衣 隨 風 飄 盪 著 , 桃 紅 色 的 階 磚 上 放 了 一 大 碗 熱 氣 騰 騰 湯 麵 。 小 伙 子 看 到 熱 麵 , 心 已 經 發 狂 , 那 還 有 閒 察 看 四 周 , 就 在 他 觸 到 麵 碗 的 一 剎 , 一 隻 肥 大 的 手 掌 硬 生 生 地 擊 落 他 的 面 頰 上 。 小 伙 子 面 上 立 時 發 紅 , 身 軀 跌 得 遠 遠 的 。 「 哪 裡 來 的 小 乞 丐 ? 竟 敢 偷 吃 大 爺 的 麵 ! 」 一 個 又 胖 又 壯 的 男 人 高 聲 地 說 。 小 伙 子 那 理 得 這 麼 多 , 現 在 他 只 想 吃 麵 , 只 要 他 看 到 , 麵 就 應 該 屬 於 他 似 的 , 所 以 又 不 顧 一 切 的 撲 向 熱 麵 。 碰 ! 小 伙 子 的 努 力 , 只 換 來 另 外 重 重 的 一 搥 。
那 肥 鬼 竟 然 得 勢 不 饒 人 , 還 衝 向 小 伙 子 , 把 他 壓 在 地 , 肥 大 的 手 掌 使 勁 地 把 小 子 的 頭 按 在 地 上 。 小 伙 子 發 瘋 地 蹬 腳 , 恰 好 重 重 擊 中 肥 鬼 的 重 要 部 位 , 肥 鬼 頓 時 屈 在 地 上 慘 叫 著 。 小 伙 子 也 許 實 在 太 餓 了 , 本 能 地 張 口 咬 去 , 這 一 咬 不 偏 不 倚 的 咬 在 肥 鬼 的 喉 嚨 上 。 胖 子 鮮 血 如 泉 湧 。 暖 暖 的 鮮 血 , 竟 美 味 得 令 他 難 以 抗 拒 , 所 以 不 由 自 主 地 繼 續 咬 下 去 , 直 至 胖 子 全 身 血 肉 模 糊 , 殘 缺 不 全 。 但 最 可 怕 的 事 情 是 , 當 他 把 肥 鬼 吃 掉 之 後 , 肚 餓 感 不 減 反 增 , 而 且 只 想 吃 人 肉 , 他 接 著 往 大 廈 其 他 的 單 位 進 發 。
甫 離 開 天 台 。 他 看 到 一 個 夜 歸 的 少 女 , 她 也 呆 了 呆 , 立 在 當 場 。 小 伙 子 撲 了 上 去 , 手 抓 著 她 的 衣 領 使 勁 地 撕 , 颯 的 一 聲 , 長 裙 應 聲 而 破 , 露 出 少 女 的 內 衣 。 他 強 姦 了 少 女 。 幹 了 三 次 之 後 , 他 竟 然 還 把 少 女 活 生 生 咬 死 。 寫 到 這 裡 , 我 的 手 也 有 點 顫 抖 , 手 心 也 冒 汗 , 因 為 接 著 的 事 情 , 我 實 在 寫 不 去 下 | 他 竟 然 吃 掉 了 全 幢 大 廈 的 人 , 一 共 三 十 七 口 。 事 情 最 後 怎 樣 , 我 就 不 知 道 了 。 因 為 告 訴 我 這 事 的 人 , 已 經 不 在 香 港 了 , 而 且 事 情 被 極 力 地 低 調 處 理 , 所 以 就 連 舊 報 章 也 找 不 到 絲 毫 資 料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