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12日 星期日

芝加哥殺手:李查‧史派克

一九六六年,南芝加哥。
一所女子宿舍內死了八名護校學生,所有的死者均被反綁雙手,在失去抵抗能力的情況下,被殺戮,戳刺,砍殺,撲打,強暴和槍殺。室內凌亂不勘,而死者陳屍在室內不同的地點。





Richard Speck 李查‧史派克

這個大屠殺事件中幸而留有活口,那就是二十三歲的柯拉松,阿慕羅。據阿慕羅的說法,這殘暴冷血的大殺戮,兇手其實只有一名。這人是個白人男子,左前臂刺有「生來享樂」的刺青。

阿慕羅和其他護校學生們分租此處,當天兇手持刀槍進入,威脅她和其餘六名學生不得聲張,他說他只是要搶劫一些財物,如果讓他把她們綑綁起來,他搶劫後便會離去。於是這些女孩們便乖乖的任他把自己綁起來,並關進房間裡。當這個人在屋裡搜刮財物時,另三名護校學生陸續返來。劫匪將她們分別制服後,也同樣綑綁起來。

當所有人都在劫匪的控制之下,這人忽然改變主意,他發起狂來,先強暴了一個女孩,之後便開始將全體一一射殺。阿慕羅縮在牆角,因為兇手忘了算到她,結果她倖免一死。

這案件爆發之後,全芝加哥都震驚了,因為案件的殘酷無與倫比,而且還有倖存的目擊者。警方於是加強人手,四處搜尋。並將兇手的特徵:左前臂的刺青,公佈在媒體上。很快的,一個禮拜後,兇手被抓到抓到的原因與警方關係不大,是兇手自己自殺未遂,被送去醫院,而被人由刺青指認出來,送交警方。這個人就是我們今天要談的「芝加哥殺手」:李查‧史派克。

李 查‧史派克下手酷烈,超出常情。因此許多人認為他的心裡必定有某種障礙或基因的不平衡。但是,經過檢查,事實上這些懷疑並無根據,史派克的腺體或染色體或 其他基因都非常普通,與任何正常人一樣,而那些正常人並不會犯下他所為的這種暴行。

史派克入獄後,因心臟病發作死亡。 在此之前,FBI只與他對談過一次,所收集的資料並不完整,所以對於史派克之所以犯案的心理背景,其實缺乏第一手資料。但是, 若以 FBI 所研發出來的「側寫」手法來觀察罪案現場,其實對於李查‧史派克也可以有一個清晰的描繪,而這描繪也應證在與李查‧史派克的親身會面訪談中。

大體說來,李查‧史派克的身世在我們所介紹的殺人狂中算是較為正常的他二十歲結婚,妻子只有十五歲,育有一子,結婚五年後離婚。他恨他的妻子,但是並不曾興起殺她的念頭。之所以有了殺人的紀錄,是在一次酒醉後,殺了拒絕他求歡的一名低級酒吧的女侍。在他犯下芝加哥血案之前,他曾經搶劫一名老婦人。

會去搶劫一個缺乏抵抗力的老婦人,代表他極度缺乏自信心,作案的手法粗率而欠缺計畫,顯示他人格不成熟,不長於思考,對自己的行為甚至欠缺自覺性,所作所為全憑一時衝動。

芝加哥血案在最初只是一個強盜搶劫案,之所以成為了血案,是因為李查‧史派克在控制了全局之後,無法克制他那種「一切由自己主宰」的虛榮,他必須要做些什麼,以證明他是有權力的,而最能使他感覺自信並壯大的,便是奪取他人的生命。

李查‧史派克在監獄中的一個事件,很可以表現他對於「控制」一事的看法。他養了一隻鳥,非常寵愛,但是當獄方不准他飼養時,他把這小鳥丟進了旋轉的風扇中。

警衛嚇壞了,問他說:「我以為你很喜歡這隻鳥?」

李查‧史派克回答:「我是喜歡,但是當我不能擁有牠的時候,別的人也甭想得到牠。」

對李查‧史派克而言,愛不如控制重要,而控制便是毀滅的能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