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12日 星期日

至今仍未破案的十件謀殺案

1、肢解者傑克(1888)
傑克只是一個設想的名字,為什麼這裏將他排在第一呢,因為我們在世界的每處地方幾乎都能聽見他的名字,描寫惡魔傑 克的書多得數不勝數。肢解者傑克是個不知名的謀殺者,他至少 在倫敦殺死過5個妓女。她們的屍體都被肢解,許多器官被除去,這些都說明兇手是一個醫生或醫學院的學生。

2、新奧爾良的帶斧子的人(1918—1919)
這可能是個白人,他對義大利人開的雜貨鋪似乎特別仇視。他至少殺害了8個義大利雜貨商。他總是 在夜晚先撬開門,然後又用斧子將裏面睡覺的人砍死。但是這樣的謀殺到了1919年的10月就完全停止了—,也許因為這個帶斧子的人死了——他的謀殺動機究 竟是什麽無人知道,但顯然不是爲了錢財。

3、月光下的謀殺者(1946)
這一事件被收進《謀殺百科全書》,書上稱這個謀殺 者是“性虐待狂”,但似乎並無證據可以說明這一點。1946年上半年,在阿肯色的一些小鎮裏共有3個男人和2個女人被殺,他們都是在滿月的那天晚上被 謀殺的。在最後一次謀殺事件的幾天後,一個很有嫌疑的人自己趴在鐵軌上,自殺身亡了。

4、克利夫蘭的“無頭”謀殺者(1933—1937)
這 一定是個很有力氣的傢夥。他每次行動都要同時殺死兩個人,然後將他們的屍體剁碎,混合在一塊,只是拿走了他們的腦袋!這樣相同的謀殺在1937年突然停止 了,很可能兇手自願地住進了精神病院。(那 位著名的警長艾利奧特·內斯負責偵察這件案子。)據分析,這個謀殺者可能住在一個平靜街區的房子裏,他肯定有一輛汽車,但非常可能沒有妻小——或者是個同 性戀者。

5、莉齊·鮑頓(1892)
有很多人相信是莉齊進行了這次謀殺,雖然她始終沒有承認,陪審團也得出了她無罪的結論。莉齊·鮑頓是一個32歲的老姑娘,她被指控用刀殺死了自己的父親和繼母。雖然她最後無罪獲釋,但人們知道, 她對繼母一直懷恨在心,而在謀殺發生的前一天,她曾預言了將要發生的事。

6、布賴頓的卡車女屍謀殺案(1934)
這 也是最神秘的謀殺案之一,本來它是應該能偵破的,但直到今日卻還依然是個謎。在1934年的6月17日,布賴頓火車站旁停著的一輛卡車裏飄出陣陣氣味,引 起人們的懷疑。警方在裏面發現了一具女屍,2 0多歲,從衣著打扮看顯然是個上流社會的姑娘,而且還有3個月的身孕。儘管全英國的警察都盡了力,但是這個死者的身份始終都沒能得到證實。她的身上還塗著 橄欖油,是爲了防止出血而塗的,看 來謀殺者是一個懂醫的人。有證據顯示這輛卡車曾經過倫敦橋。警方調查了很多年,但既沒有發現謀殺者的線索,也沒能查清死者的身份,雖然他們雙方可能都屬於 “有閑階級”。而弄不清死者的身份似乎 更是一件令人氣餒的事情。後來,人們將這一案件形容爲“完美的謀殺”。

7、缺頁疑案(1947)
1947 年1月發生在洛杉磯的案件,從心理學角度看是很有趣的。這次謀殺非常殘忍——屍體從腰部被切成兩段,被害的姑娘(伊麗莎白·肖特)活著時曾被倒挂著,受了 百般淩辱。警察始終未能找到兇手。事實 上,兇手在事後將死者的一本通訊錄寄給了警察局,警方調查了上面的每一個人,但毫無結果。最後,警方發現通訊錄中有一頁已被人撕去了。

8、華萊士案件(1931)
朱 莉婭·華萊士被謀殺一案,讀起來很像一個偵探故事:這天,華萊士接到一個神秘的電話,說是國際象棋俱樂部打來的,要他按某個地址去拜訪某個人。華萊士先生 走後,他的妻子就在家裏被人殘酷地殺了,而謀殺動機卻無法判斷。華萊士所去的那個地方是個假地址。華萊士也受到了審訊,但倫敦的法院裁定他無罪。現在一些 研究謀殺案的專家相信,謀殺華萊士夫人的人還活在世上,很可能依然住在倫?陛C

9、墨爾本的神秘案件(1953)
1953 年9月12日,住在澳大利亞墨爾本的14歲的姑娘雪莉·科林斯應邀去參加她的第一個成人晚會。邀請她的那個男孩和她約好晚上8時在裏奇蒙車站見面,那裏離 墨爾本不遠。但她沒到那裏。第二天早晨, 有人在離墨爾本40英里的地方發現了她全裸的屍體。她是被人用啤酒瓶砸死的,雖然她衣服的碎普遍地都是,但是並沒有受到強姦的痕迹。這一案件的神秘之處在 於:磳擦丳艉W7時將她送到汽車站直 到第二天早晨發現她屍體的10個小時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麽事?因爲她是個文靜靦腆的姑娘,決不會跟隨一個陌生人離開。而在另一方面,當她和母親告別前,曾經 說過自己要去西裏奇蒙車站見?k朋友羅恩。而西裏奇蒙車站和裏奇蒙車站完全是兩處地方,因此她有可能走錯了地方。但即便如此,人們還是要問,既然沒有等到 男朋友,她爲什麽不趕緊坐車回來呢?

10、泰晤士河裸體女屍案(1959—1965)
報紙將作案者稱爲“剝去屍體衣服的傑 克”這一案件是1959年6月到1965年2月在倫敦發生的,死者全都是妓女,而且都是被扼住頸項窒息而死。持續不斷地有人猜測說兇手是一個很出名的拳擊 手弗雷 德·米爾斯,他也恰恰是在謀殺中止後不久死去的。謀殺者顯然是單獨行動的,他駕駛著一輛大篷車,在倫敦市區兜來兜去。在其中一個案件中,警方曾追蹤到曾經 放置過屍體的地方——在倫敦工業區的一 個倉庫裏——但線索到此就中斷了。負責這一案件的警長名叫約翰·羅斯,他深信兇手在最後一次謀殺後已自殺身亡。他還曾暗示說,已經弄清了兇手的身份,但這 一案件終究未能大白於天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