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4日 星期六

東京地下七大謎團揭密

日本首都東京竟然存在一個不為人知的「絕密地下城」,以便為未來可能發生的大規模戰爭做準備?一位日本名記者著書列舉了多項無可辯駁的證據,證明「絕密地下城」的確存在,並且自戰後到冷戰再到現在一直在秘密運行之中。

然而,日本政府卻始終不願意證實甚至公開談論「絕密地下城」是否存在,甚至更以無形的壓力,迫使這名記者封口。然而,今年9月第六次出版的《帝都東京:隱藏在地下的秘密》一書卻越來越多地引起了人們的關注。

一張舊地圖引出東京地下七大謎團

一個令日本民眾震驚的發現純粹源於偶然:名記者出身的日本自由撰稿人秋庭俊非常偶然地在一家舊書店發現了一張舊地圖。細心的他將舊地圖和現在的地圖對 照,結果發現了一個驚人的差異:「那就是東京的城市地鐵網,比如說東京永田朝這個地方,現在地鐵圖上顯示的是一個交叉的鐵路線,可舊東京地圖上顯示的明明 是還有另一條平線的地鐵線。」

這一奇怪的發現立即激起了他當記者時養成的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好奇心。他立即開始查找建築記錄。然而,所到之處戒心十足,根本不配合——「他們的嘴個個跟拉上了拉鏈似的」這才是秋庭俊發現的第一個謎團,隨著調查的深入,秋庭俊發現了東京地下的七大謎團:

第一大謎團是﹐在那區的用電量比其他鄰近城市多三倍﹐但人口與高樓的密度卻出奇的比較低﹐難道住在那區的人是個大花童﹖

第二大謎團是,通過對各種建築施工檔案的調查發現,東京的首相府和某個區之間有一個巨大的地下堡壘,這個地下堡壘規模之大坑道之複雜非人們所能想像﹐可說是地下的王國。

第三大謎團是戰前的地圖上顯示,東京的其中一個地鐵站居然是建在一處上面是田地的空地上,這個地鐵站的地表仍跟以前一樣,可新地圖上卻沒有見到這個地鐵站的標識,顯然「軍方隱瞞了什麼東西」。

第四大謎團是,東京的地鐵線在新地圖上根本就不連貫,一節一節的﹐好像小了某些站一樣﹐這說明「政府仍在繼續隱瞞著重大的地下秘密」。

第五大謎團﹐是日本自衛隊戰後顯然修建了一個地下秘密總指揮部,該指揮部所在的是地下鐵的中心﹐而那裡已經成為全日本最神秘的地方。

第六大謎團是建築記錄顯示,東京的日比谷地鐵線早已經建成存在,可公開的地圖上卻隻字不提﹐好像消失了一樣。

第七大謎團是,建築記錄和其他施工證據表明,東京的「新奧伊多」線也已經建成,但新東京地圖上仍是隻字未提﹐難道被改變用途﹐不再是載人﹐而是武器﹖

東京絕密地下城為日本遭遇下一次大戰做準備?

這七大謎團激起了秋庭俊的莫大興趣,他決心破解公眾所不知道的東京地下的秘密。他說:「每座城市的地鐵都有鮮為人知的秘密,比如說倫敦有的地鐵是在地表 很近的地方,有的則修得非常地深。令人驚奇的是,這種修建差異並沒有合理的科學解釋,那麼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一些打著地鐵旗號的地下坑道其實是一個城市的 戰備建築。」東京也不例外,那些經常坐東京地鐵的人就會發現,一些神秘的地鐵軌道不知道通往何處,這些從主要地鐵道上分出去的神秘軌道在地圖上沒有標識, 但工程建築記錄卻顯示,這些神秘的地鐵工程量大得驚人,甚至超過的主工線地鐵工程的施工量!這說明,神秘坑道的規模遠超過東京地鐵主幹線的工程規模。然 而,無論是你查現在的地鐵圖,還是地鐵施工公開檔案,肯定查不到這些神秘工程的任何記錄。再比如說東京一家圖書館的地下,居然有整整8層樓深,所有的第六 層以下的地下建築都嚴禁公眾入內,曾有一家雜誌試圖進入地下探密,結果屢遭拒絕。

秋庭俊笑笑說:「當我向地鐵官員打聽這些不解之謎 時,他們都當我是醉鬼或者瘋子。官方渠道介紹,東京地鐵有12條地鐵線,總計250公里長,可我通過計算工程量分析,東京地地下坑道總長至少2000公 里!」秋庭俊在調查中還接觸到一些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這些知情者告訴他說,東京地下確實存在一個巨大的地下城,這個地下城可以自由地走坦克、戰 車、大炮,可以容納戰時整套的指揮機構。這個地下城從二次世界大戰末一直修到現在,一直在為日本再次;遭遇大戰做準備。由於地下城的敏感性,所以日本政府 隻字不露這一天大的秘密。

和那些只會撰寫道聽塗說聳人聽聞小道消息的記者不同,秋庭俊是真金白銀的日本知名記者,他所做的國際報導在日本幾乎無人能及。

秋庭俊出身記者世家,他的父親是日本最有名的朝日新聞社的老牌記者。秋庭俊子承父業也進朝日新聞社做了記者,可他卻不甘心象父輩死守著日本國內,有板有 眼地熬資格,最後做到資深記者。秋庭俊直言不諱地說:「我恨象我父親那樣墨守成規的死板生活,樂滋滋地捕捉娛樂新聞,當一名娛記就滿足了,我要當電視記 者,要做真正的新聞,並且要做世界新聞!」

秋庭俊如願以償地當上了朝日新聞社的電視記者。獨特的個性、敢殺敢闖的犯勁很快就日本新聞 界看到了一匹突然殺出了「黑馬」——秋庭俊的身影頻頻出現在世界外最熱點最危險最神秘的地區——美軍入侵巴拿馬能看到他的身影,槍林彈火中他是實地報導這 場戰爭的唯一一張黃面孔;秘魯「光輝道路」遊擊隊在利馬頻頻製造爆炸恐怖事件中能見到他的身影,他常常和時任秘魯總統的藤森一起出現在事發現場,特別是在 日本駐秘魯大使館被恐怖分子劫持近2個月的時間裏,秋庭俊的名字和這起世人瞻目的突發事件一樣廣為日本民眾所知;在柬埔寨維和行動中,日本軍隊戰後首度跨 出國門,如此重大的報導仍是秋庭俊的「專利」;讓秋庭俊一夜之間成為世界知名記者的是1991年的海灣戰爭,他和美國有線新聞網(CNN)的彼得-阿納特 成了唯一兩位元從巴格達報導戰爭的外國記者!

有如此經歷和能力的記者在日本堪稱獨一無二,如果照此道路走下去的話,秋庭俊可以很輕鬆 地幹到新聞界的高位,過著拿高薪撐大權的舒適生活。可這不是秋庭俊的性格。1996年,他辭掉了朝日新聞社的高薪記者職位,乾脆當起了自由撰稿人兼作家的 行當:「我稱是寫了一本神秘小說,書名叫《主任的傷》,並且再也不想幹記者的活了。」

當然,如果他按作家的路穩穩當當地走下去的話, 他同樣可以過著滋潤的生活,因為他的處女作一炮打響。然而,他卻在2002年推出了這本《帝都東京:隱藏在地下的秘密》。儘管這本書一時間轟動了全日本, 到今年9月已經是第六次出版了,可秋庭俊卻遭到了無形的重壓:日本媒體集體失聲,沒有任何一家日本媒體提及這本在日本相當走俏的新書,沒有人願意給他的書 寫書評,更沒有人表示要採訪他本人。秋庭俊覺得不正常,因為他和以前做新聞那樣挖掘到了一條重大的新聞,可除了反響激烈的讀者外,沒有任何人理他,這使得 他懷疑自己已經上了日本政府的黑名單:「為什麼沒有人理我?我會在黑名單上嗎?是不是有封殺我的陰謀?我想肯定是這樣的!」事實讓,更讓秋庭俊感到意外的 是,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一家媒體願意聘他了!這種情況讓秋庭俊的家人非常擔心,特別是他的妻子。不過,當他把他所做的事講給12歲的兒子聽時,兒子非常支持 地對老爸說:「爸爸,你做的事是對的,幹你的吧,不要替我們擔心。」

秋庭俊的書出版後,就有讀者寫信給他披露說,他在參加新地鐵修建工程時,就曾經撞到過神秘的地下坑道:「我們應該揭開我們腳下的秘密。」

世界各國大城市的地鐵都隱藏有軍事天機

其實,東京大可不必為隱瞞有絕密地下城,因為世界上許多國家大城市都有地鐵,並且將地鐵視為最為重要的國防工程之一。

從1863年英國倫敦建成世界上第一條地鐵開始,世界各國地下空間的發展已經歷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世界各國地下空間的開發利用從大型建築物向地下的自 然延伸發展到複雜的地下綜合體(地下街)再到地下城(與地下快速軌道交通系統相結合的地下街系統),地下建築在舊城的改造再開發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同時地 下市政設施也從地下供、排水管網發展到地下大型供水系統,地下大型能源供應系統,地下大型排水及汙水處理系統,地下生活垃圾的清除、處理和回收系統,以及 地下綜合管線廊道(共同溝)。與舊城改造及歷史文化建築擴建相隨,在北美,西歐及日本出現了相當數量的大型地下公共建築:有公共圖書館和大學圖書館、會議 中心、展覽中心以及體育館、音樂廳、大型實驗室等地下文化體育教育設施。地下建築的內部空間環境質量,防災措施以及運營管理都達到了較高的水平。地下空間 利用規劃從專項規劃入手,逐步形成系統的規劃。其中以地鐵規劃和市政基礎設施規劃最為突出。一些地下空間利用較早和較為充分的國家,如北歐的芬蘭、瑞典、 挪威和日本、加拿大等,正從城市中某個區域的綜合規劃走向整個城市和某些系統的綜合規劃。

除了充當公用設施外,地鐵在大城市中扮演最 重要的角色是國防作用。無論是在倫敦還是在莫斯科,龐大的地鐵系統就是一個複雜的地下國防工程,許多地鐵系統都隱藏著巨大的秘密,比如說倫敦地鐵就有直通 英國議院大廈和首相府的絕密通道。這些絕密通道在二次世界大戰政權保護中發揮了相當大的作用,從而避免了遭德軍轟炸機的轟炸;莫斯科地鐵系統就更加複雜, 在戰爭期間,蘇軍許多參謀作戰指揮中心就在地鐵的秘密坑道裏辦公。莫斯科許多地鐵同樣不知道通向何方,據說都是為蘇聯國家領導人準備大規模戰爭爆發生存做 準備的,一些地鐵據說直通克里姆林宮的地下。

按此推測,國土狹小的日本由於缺少戰略縱深,因此打洞鑽地便是日本政府重大的戰略政策。圖為東京的地鐵,不知道隱藏著多少的軍事秘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