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4日 星期六

俄羅斯死人沼澤之謎 神秘飛蛇致人奇怪死亡

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北面的僻靜森林裡,每年都會發現有赤裸人屍,但又找不到任何橫死跡象。民警束手無策,民間謠傳有魔鬼在興妖作怪。媒體在全力關注,但至今仍查不出任何結果。

維普斯高地坐落在俄羅斯的歐洲部分,位於聖彼得堡和穆爾曼斯克之間,方圓幾千公裡范圍內都是沼澤地,人口密度在全國最稀少。據官方統計,近年來每年得有上10人在這裡失蹤。不過盡管如此,旅游者還是愛來這個地方,因為這裡是釣魚、打獵的好去處。

來自聖彼得堡的旅游者克洛科夫突然失蹤。

聖彼得堡人亞歷山大·克洛科夫和他的朋友20年來幾乎每年都要到這個偏僻的地方來打獵,今年4月間他們又來了。好大的一幫人,一個個都還有些來頭:3個 是聖彼得堡企業的大經理,一個作家,一個聯邦安全局退休人員,一個退伍上校。他們有的想來這裡打獵,有的想來這裡釣魚,還有人就是想挎個照相機在森林裡到 處轉悠,晚上在篝火邊坐坐。

可就在第三天頭上,克洛科夫晚上沒有回到全體成員過夜的獵人小屋。克洛科夫是個老練的獵手,所以伙伴們對他未能歸來並不太擔心,以為他在森林裡過夜,一大早就會回來。等第二天還不見他露面,他們纔著手查找。第三天他們用衛星定位電話向卡普申派出所報告了這一情況。

十多個人找了克洛科夫7天。他們把原始林、沼澤地和還在蘇聯時期便已荒蕪的當地一個小村莊長滿雲杉的田塊都拉網式地搜索了一遍。

最後,失蹤者是在離大伙兒過夜的小屋有5公裡的一塊小窪地裡找到的。大家看到屍體後都驚呆了:死者全身赤裸裸一絲不掛!旁邊的小樹墩上整整齊齊地碼放著褲子和襯衫,沒看見靴子和上衣。上膛的卡賓槍靠在一棵樹上。

克洛科夫在樹林裡已死去了8~9天,他的屍體都快被狼啃得差不多了。但屍檢結果證實,此人確確實實是克洛科夫。他的親人也認出了運動褲和襯衫。至於死 因,一時還無法確定。是心髒停跳?還是天氣太冷?也許兩者兼而有之。可為什麼要脫光衣服?他是想洗個澡?可當時的氣溫只是零上5度,再說附近也沒有水塘。

還有其他多例死亡,死者都赤身裸體。

1993年秋發現一具鋸木廠看門人的屍體,赤身裸體,衣服堆在一邊,襯衣的扣子掉在一旁,仿佛死者是在匆忙中脫衣,到最後也沒把扣子全解掉。法醫查不出死因,只說他心髒不太好。

20世紀90年代末的一個月內連續死兩人。兩人都是當地人,結伴去采蘑菇,但都沒回來。

經過解剖看出,兩人都不是橫死,體內只含有極少量的酒精成分。

2001年秋天有兩個當地人到沼澤地去采紅莓苔子果,後來走散。一人沒有回來,兩天後纔找到屍體。漿果撒了一地,衣服碼放在籃子裡。

還是在2001年的10月末,有人發現一具采蘑菇人的屍體,此人是城裡來這裡避暑的。他赤腳坐在一個樹墩上,籃子裡的蘑菇撒了一地,皮靴和襪子整整齊齊地擺在一邊。

最後一例是發生在今年9月。采蘑菇人在離公路100來米的地方發現當地人亞歷山大·普羅霍羅夫的屍體。跟前幾例一樣,他也只穿內衣,褲子和絨線衫亂扔在一旁。民警傾向於是一起車禍,是肇事司機把他拖進樹林。但法醫鑒定證明,根本就沒傷著骨頭,沒有任何橫死跡象。

他們在死前為什麼要把衣服脫下來,這讓民警很困惑。

這些接二連三發生的莫名其妙死人事件讓當地民警傷透腦筋,他們對一些現象根本無法解釋。加上又沒先前的資料可供參考,因為過去這些都不算刑事案件,所以也無檔案可查。主要是有幾點怪怪的,很難開展正常思維。比如說———

自1993年以來在這地區發現16具全裸或部分裸的屍體,找不出任何暴力跡象。這些屍體都發現在半徑為50公裡的一個狹窄地方,也就是在離聖彼得堡有 300公裡的『熊角』。死去的16人中有3人來自聖彼得堡,其餘為本地人;有2個女性,其餘均為男性;不屬於搶劫事件,因為一些人衣服裡的錢包和身上佩戴 的金銀首飾依然保存完好;所有的死亡事件都發生在4月至10月這段氣溫相對暖和時間。不過冬天也有個例,只是冬天死的沒有一個是裸體;有些人是把衣服脫下 來,並整整齊齊地碼放在一起,可有人是慌慌張張地往下脫。

是毒蘑菇,還是『飛蛇』奪去無辜人的生命?

十多年來連續有人被奪去生命,可罪犯為什麼光脫去他們的衣服而不劫財?罪犯是連環殺手嗎?而且很難相信會有哪個瘋子會專門去殺害那些上了年紀的鄉下人。一個個謎團在困擾著參與破案的民警。

為了弄清真相,民警除了在民眾中進行廣泛走訪外,還特意到莫斯科請教有關專家。莫斯科法醫檢驗局首席專家謝爾蓋·尼基金認為,死者死前除了有身子發熱的癥狀外,還有就是神經錯亂,這有可能是高熱的結果。

或者恰恰相反,是有什麼東西進入了體內,纔引發高燒和『幻覺』,使人處於譫妄狀態。

在經過通盤分析之後,有人得出結論:人體內進入了能引起高熱和神志不清的毒素。考慮到死人都發生在晚春、夏和早秋,便可以假設所有的受害者都是中了某種 動物或植物的毒。比如說,或聞了有毒的花,或吃了毒蘑菇,或者被毒蛇咬傷……沼澤地裡倒是有一種喇叭花,它排出一種能麻醉人的香精油。但這種喇叭花在西伯 利亞、外貝加爾湖和俄羅斯中部地區的沼澤地帶也能碰到,那裡卻沒發現『赤裸的死屍』。至於說是誤吃了毒蘑菇,那就更沒有可能了,因為這一帶的人對蘑菇都格 外謹慎,從小只采那些熟悉的品種,絕不會胡亂采來吃。

最後就只剩下一個最合理的解釋———被毒蛇咬傷。據當地的人說,這裡的沼澤地裡 棲息著一種劇毒的『飛蛇』,而且這種蛇怪模怪樣:公蛇的頭頂上有個突出物,很像雞冠。它們的行動也不尋常,能跳也能飛,能上躥好幾十米,也能從幾十米高的 樹上跳下。印度尼西亞倒是有一種叫棕櫚蛇的,和傳說中的『飛蛇』相似。至於這裡的沼澤地裡是否真有這種『飛蛇』,現在還無法找到證據,所以那一例例死人事 件仍是懸案。

因此這種種假說也只是假說而已,維普斯高地的死人之謎至今仍沒有揭開。俄羅斯倒是有人建議等來年天暖和後組織考察隊進入森林拍照,要能捕住這種神秘的蛇當然更好,想以此來作為揭開謎團的突破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