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29日 星期六

未來5種人類物種形式

5ppl.jpg 當科學家們透過探究人類的昨天,把從猿到人的進化史拼圖歸於原貌時,新的疑問又開始了:人類的未來將會怎樣?對於大多數嚴謹的進化論學者來說,這是一個他們更希望能回避的推測。但人類作為一個自然物種,進化的腳步不會停止,追尋演進的足跡,我們能否看到自己的未來?

古生物學家認為,我們的祖先智人曾經有過兩個“兄弟”——身材健壯的尼安德特人和弗洛裏斯小矮人。雖然他們都在進化的歷程中逐漸銷聲匿跡直至滅亡,但仍有 科學家提出這樣的疑問——人類進化中的“副產品”是否可能在未來重新出現?此外,有人還提出,迅速發展的基因技術能“催生”出新的人種;也有人認為,人類 將與機器結合成一體,使純粹的自然人成為瀕危物種。

這樣的想法聽上去是在科幻片中無數次出現的場景,但事實上,人類現在已經面臨著有關未來人類發展的選擇——隨著科技水準的進一步提高,從幹細胞研究到人體內植入晶片的爭論卻變得越發激烈,其根源也和關於進化論的非議一樣,涉及到宗教、政治和價值觀的分歧。

科學無法準確預測出未來一千年直至上百萬年間的環境變化,也無法知曉人類是否能適應這樣的變化,但是人類的好奇心並不會因此而平息。華盛頓大學人類學家彼 得·沃特在《未來進化》一書中提到,人類正在利用自然和科技的力量讓自己永存,人類至少還能存在5億年。在未來的演進過程中,人類也會像過去一樣重現進化 歷程。

人類究竟會走向何方,科學家和學者們做出了5種大膽的猜測:

5.jpg 單一人

智人中的智人。100萬年後,全球人種融合成一種穩定的狀態,不同膚色融合到一起,種族特徵消失。


單一人——世界大同,人種融合
一百萬年後,高度全球化的後果導致不同人種均被同化,不同膚色融合到一起,種族特徵逐漸消失。做出這一推測的依據是人類社會發展的趨勢,雖然進化論一直在起作用,但在過去的上萬年內,人類的基因庫不是在發散而是在收斂,而這一趨勢的加劇會最終導致單一人種的誕生。

人類進入現代社會後,隨著全球化的飛速進程,不同人種文化上的差異正在逐漸消失,這在人類語種的變化上尤為明顯。目前,全球人類擁有6500種語言。而能 夠流傳到我們的下一代的語言僅剩600種。在通訊技術突飛猛進的今天,全球人類前所未有地聯繫起來,雖然有很多個人和組織都在盡力維持少數民族正在丟失的 文化遺跡,但文化的單一化已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

生物學家認為,一個物種的不同種群必須互相隔離才能導致這些種群朝不同的物種分化。這就是加拉帕戈斯群島出現13種不同的“達爾文雀”的原因。但問題是,如果地球上人類之間的聯繫變得越來越密切,這是否會造成人類根本沒有機會進行分化?

進化為單一人的好處顯而易見———地球上會出現從未有過的和諧的社會,人類的政治經濟發展將取得質的飛躍,實現所謂世界大同。但是,像所有的單一物種一樣,單一人也更容易受到傳染性疾病的威脅。基因上的可變性能夠在一些病毒來襲時保護基因多樣化的物種不受大規模的傷害。因此就像培育出的超級水稻一樣,雖然品種優良,同時也極易受到某種病害毀滅性的傷害。同時,全球環境的急劇變化也會威脅到單一人種。由於工業污染等人類活動,地球環境的變化可能將超過人類的適應能力。因此,短時間內單一人種的輝煌背後很可能面臨滅頂之災的危險。


4.jpg 倖存人

全球災難後倖存下來的人。他們會有適應當地特殊環境的特徵,如對病毒免疫,或防輻射的皮膚。

倖存人——浩劫過後,人類分化
科幻小說《時間機器》為我們描述了浩劫對倖存的人類可能帶來的巨大影響:地球文明被一場天外災難毀滅後,倖存的人類演變成了兩個種族———殘忍的地下食人族和日漸衰微的地面文明種族。 事實上,劫後餘生的故事從諾亞方舟時代就開始了。從超級洪水、瘟疫、核戰爭到小行星撞擊地球,這些難以預料的災難都可能將絕大部分人類建設的輝煌文明摧毀。之後浩劫的倖存者會走上自己的進化道路。 如果不同人群被分隔在不同的地方長達上千代,不同的種族就會自然產生。打個比方說:如果全球遭受致命生化恐怖襲擊,對該生化病毒具有抵抗力的人將存活下來 並在被污染的環境下繁衍具有免疫力的後代。而那些沒有免疫力但在庇護所求生的人就在被隔離的區域形成自己的種族。這一理論的依據能在艾滋病病毒在人類的傳 播中找到。生物學家稱,有一些人雖然經常暴露於易被艾滋病病毒感染的環境下,卻不會顯示HIV陽性。原因可能就是他們的祖先在500年前的一場瘟疫中倖 存。

不過如果災難真的發生,人類如果能倖存,會讓自己長期處於互相隔離的狀態嗎?答案很可能是“不”,即使出現種族分化,也必會有一個種族完全取代或同化其競 爭者。最有說服力的例子就是人類的“兄弟”———尼安德特人的滅亡。很多古生物學家認為:雖然尼安德特人在體格上比我們的祖先智人健壯得多,也曾和智人部 族有過接觸,卻由於智力上的劣勢,最終被能製造高級武器,掌握了藝術文明的智人所取代。以至於在現代人的基因中找不到任何尼安德特人血統的痕跡。


3.jpg 基因人

透過基因技術改造的人在某些方面的特質會超出常人,如智力和壽命。但這一變革需要透過道德和技術的障礙。

基因人——藥理超人,抑或怪物?
用基因和藥理學方法來強化人類事實上早已經出現——那些服用類固醇的好萊塢動作明星和運動健將就是最鮮活的例子。 社會觀察家喬爾·加羅在《激進的進化》一書中稱這些領域的發展之快可以被視作一種新形式的進化。那麼這種進化導致一個新的人種的誕生需要多長時間呢?加羅給出的答案是:20年。而類固醇藥物製造的肌肉男僅僅是科學技術打造新人種的一個早期範例。 加羅認為,科技對人類身體上的強化作用最初出現在運動場和戰場上,但最終將進入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學習、工作甚至求偶。

目前,科學家已經透過實驗,找到了讓老鼠更聰明和長壽的方法,設想一下,經過強化之後,一個人能在100歲的高齡保持最佳狀態,並且還希望他/她的後代也 具有這些強化的優勢,很可能出現的狀況便是尋找將這些基因傳到自己的後代的方法,最終導致新的人種的產生。這讓人聯想到科幻影片《基因》中描繪的故事—— 社會等級以基因為劃分標準,只有具備優等基因的人才能身居要職。但是要製造優等基因人,還需要跨技術和道義上的障礙。

目前,基因療法只能在個人身上奏效,也就是說不能遺傳給後代,要是其能夠遺傳,必須對種係幹細胞進行修改,而這必將引發道德上的爭議。同時,種係幹細胞修改技術雖然能夠製造新一代的超人,但由於其不確定性,也可能帶來無法預料的後果,甚至將人變成怪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