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8日 星期六

都靈裹屍布偽造說受到挑戰

coft.jpg最新科學實驗證實,“裹屍布”可能出自耶穌那個時代——“都靈裹屍布”困擾著科學界,很多科學家試圖解開個中謎團。



1988年,英國牛津、瑞士蘇黎世和美國亞利桑那州圖森市的3家著名實驗室得出結論,都靈裹屍布不過是中世紀騙人的東西,因為它出現的時間大約介於西元1260到1390年之間,並非耶穌的裹屍布。

但是,最近的科學實驗推翻了上述結論。在使用“微化學法”重新對裹屍布進行了取樣分析後,當代人又有了驚人發現:在1988年的實驗中,三家實驗室的化驗樣品只不過是“都靈裹屍布”的一塊補丁,而新的鑒定認為,主體部分要比這塊補丁早得多。

用於證明“都靈裹屍布”不是“耶穌裹屍布”的著名實驗結論最近又被推翻。

1988年,“裹屍布”的一小部分被剪下做化驗,包括美國亞利桑那大學、英國牛津大學考古學研究所及瑞士蘇黎世聯邦科技學院三個舉世知名實驗室的結果都指出,裹屍布只有約六七百年曆史,屬於中世紀的藝術品,大約出現在西元1260到 1390年間,並非耶穌的裹屍布,誤差不多於100年,顯微鏡下的結果則是1355年。

然而,有關“裹屍布”的爭論並沒有因此終結,最近,有科學家指出,上述三家實驗室在採用“碳-14斷定法”時出現較大誤差———問題不是出自斷定法本身,而是在於裹屍布,裹屍布上的細菌及真菌———那些有接近百年曆史的細菌及真菌所製造出來的單糖和多糖使斷定法低估了裹屍布的歷史。

最新研究認為,1988年三大實驗室的化驗樣品只是“都靈裹屍布”的一塊補丁,當時的科學家渾然不覺。

“似乎是不可能的事發生了,研究人員在1988年從裹屍布取化驗樣品的地方剛好是塊重新織上去的補丁,但這塊補丁製作得非常仔細,使用的紗線染過後,和裹屍布其他部分的紗線幾乎完全一樣,顏色非常接近。”美國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化學家雷蒙德·羅傑斯表示。羅傑斯現已退休,他是美國科學家都靈裹屍布研究計劃小組的前成員,這個小組曾於1978年對裹屍布進行過研究。

此間,有學者分析,研究人員在裹屍布上發現補丁並沒有什么奇怪的,因為它自 1357年首次現身法國以來,多次遭遇火災,但依然保存下來,其中一次火災發生在1532年的一座教堂裏,裹屍布遭到嚴重損壞,修女們對被火燒出來的洞進行了縫補,將裹屍布縫到了一塊亞麻布上,主要是防止它進一步破損。

研究人員的“放射性碳樣本”與“都靈裹屍布”主體部分相比具有完全不同的化學特性,主體部分有更久遠的歷史。

羅傑斯在他的研究中,對在“都靈裹屍布”找到的放射性碳樣本以及其他地方取下的樣本進行了分析和比較。

“作為都靈裹屍布研究計劃的一部分,我在1978年從裹屍布的各個區域收集了32個臍帶樣本,包括從一些補丁和亞麻布上取的樣本,我還找到了用於放射性碳鑒定的可靠樣本。”

羅傑斯指出,這個放射性碳樣本和裹屍布主要部分上取的樣本相比具有完全不同的化學特性。他解釋說:“放射性碳樣本被染料染過,有棉花的成分,而裹屍布的主要部分則是由純亞麻織成。補丁部分之所以被染,可能是為了和年代更早的裹屍布的黑色相匹配。給樣本染色使用的技術最早出現在義大利,也就是出現在1291年馬穆魯克土耳其人攻下十字軍最後一個堡壘的前後。這樣推算,放射性碳樣本存在的時間不會超過1290年,這個時間符合1988年透過碳-14鑒定的結果。但是,這塊布事實上有更久遠的歷史。”

研究人員鑒定放射性碳樣本使用的是微化學檢測法,這種方法只需要一點點樣本就可以了,質量經常少於1毫克或1毫升。

微化學檢測實驗最終顯示,在放射性碳樣本和漂白亞麻布裏含有香蘭素,但是,都靈裹屍布裏並沒有這種物質。

木質素是植物纖維例如亞麻等的一種化學化合物,木質素經過熱分解生成香蘭素。隨著時間的推移,香蘭素在布料裏的含量會越來越少,最後完全消失。科學家最先是在中世紀的亞麻製品裏發現香蘭素的,但是,更加古老的物品,例如“死海卷軸”的包裝紙等裏並不含有這種物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