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26日 星期三

外星人來這裡是要取代整個世界

office1.jpg自50年代以來,世界各地相繼出現了許多起有關外星人不明飛行物的報導。根據目擊證人和受害人的描述,外星人具有以下共同特徵和活動......

以一種園形飛行物(又稱飛碟或UFO)為交通工具。UFO可高速旋轉,高速飛行(據有關分析,其速度接近光速),懸在空中,也可瞬間消失(遁入另外空間);

多數外星人看似灰色(服裝),頭很大,黑色大眼睛,身體較輕,非常敏捷,可輕易穿越一般建築物(如牆,窗等等);

外星人具有遠遠超越我們人類的科技文明,可隨意控制人的行為、麻痹人的大腦;

外星人常抓人、綁架人,在人體作各種試驗,甚至進行人種雜交。

許多國家開展了有關外星人及UFO的研究工作,美國中央情報局、國防部等許多機構均保存有大量目擊證人報告。德國等歐洲國家也有專門研究機構,記錄了許多案例。也有若干專業雜誌、國際會議定期討論外星人的問題。但除了目擊者和受害者自述外,現有人類科技手段既無法探測UFO的存在,又無法與外星人直接溝通。所以,對外星人的問題研究一直停留在非常初淺的認識上,對所報告的種種案例既無法證實,也不能否定。

根據大量受害人的報告,外星人連續不斷地在世界各地綁架人並在人體上作各種實驗研究,為其目的服務,外星人通常採用特殊手段(技術)短暫麻痹受害人的大腦,使受害人在被實驗過程中既無法自理,又難以記起在他們身上所發生的細節。根據德國的 Johannes Fiebag 博士對外星人綁架案例中所作的分析 ,綁架案通常有下列基本過程:

多數綁架案發生在人們常認為最安全的地點:住家(但也有其他情況)。外星人穿越進入受害人的房間,多數外星人看似矮小,灰色,頭大及大黑眼睛。外星人以一種無法得知的技術手段把受害人帶到(綁架)一個奇特的房間。受害人在那裡接受醫學實驗,肉體實驗和心理試驗。之後,外星人以同樣的方式將受害人帶回到原來自己的房間。受害人第二天早晨醒來後通常只能回憶起很少的細節(很少部分人可記起許多細節)。但是,大多數受害人只能探測到在他(她)們的身上出現了原本沒有的、異常的傷口或疤痕。很明顯,這些事件非孤立的發生,而是有系統安排的。受害人通常從小孩開始直至成年多次被外星人襲擊。

著名的希爾 (Hill)例是一個很典型例子。貝蒂(Betty)和巴利(希爾(Barney Hill) 1961年在加拿大一條邊遠的高速公路上遇到一個已著陸的 UFO。他們在精神受到控制的情況下被強迫帶進UFO內。兩人分別在不同的房間裡接受各種身體試驗。一名UFO人員還指著一張星圖問貝蒂是否知道她在地圖上的位置。貝蒂回答說不知道。不久,貝蒂和巴利(希爾被送回到他們的車裡。人們相信,外星人用一種方式使他們忘記了大多數在UFO裡的過程。當他們回到家時,發現晚了3個小時。之後,巴利開始作惡夢,不久得了胃潰瘍。兩人去看醫生,該名醫生將兩人轉給本傑明(西蒙(Benjamin Simons)醫生。西蒙醫生對兩人施行了催眠術,從而使他們回憶起那晚遭遇UFO的情況。

不難看出,外星人麻痹了貝蒂和巴利(希爾的大腦,然後在完成各種實驗後使他們清醒。

尼科爾(Nicole)是德國一名38歲的電視記者,來自摩裡黑。在她一次去夏威夷度假時,尼科爾一天晚上走向沖涼房,她透過窗發現一個園形物體,它在大約 100米遠的一小丘上著陸,艙門隨即打開。「一道閃爍的白光出現,一個人也出來了。那人沿著不可見的懸梯走下。我有一種感覺,他發現了我,看到我或感受到我的存在。我很慌張,趕緊跑進臥室,藏在床單下。我不記得在那裡戰戰兢兢藏了多久………起來時天已亮」。尼科爾不記得那晚發生的其它任何事。但在事後她回憶起一個恐怖的夢:「外星人來到我的睡房。……我先前聽到一聲撞擊,因此沒有睡。他們在我的背面放了一些儀器。不久,我聽他們離開了房間。我從床上跳起,發現我的睡衣已不在身上。但是,在房頂上,我注意到兩根小樹枝從樹上摺斷。」

外星人瞬間使尼科爾大腦處於完全睡眠狀態,在完成實驗很久後她才甦醒。許多人有類似的外星人造訪經歷。

36 歲的卡羅拉(Carola)是德國一個小村的攝影師。外星人在1994年3月底的一天造訪她家:「大約晚11點。孩子們已睡了,我自己一個人。在去我房間的路上,我突然感到不自在,似乎有人注視著我。我查看的所有地方,包括窗。庭院是黑的。我突然驚慌起來,衝向睡房。當我平靜下來一點,突然聽到一低聲。我非常恐慌,想坐起來聽清楚,但卻不能動。我身體失去了知覺,看到有幾個灰色人影在我的床尾。他們似乎在談論著我。另外兩個類似的人站在我兒子的床邊。我非常擔心我那只有15過月的兒子。我想叫女兒,但卻不能。那時,我意識到這毫無用處,因為他們也在她的房間。我的確能感到她熟睡的聲音。突然,我失去了聽覺和視覺。最壞的是,我的思想不在能夠形成單字和句子,似乎我所有的人體功能突然喪失。我所能知道的是這一切均與那些人有關。我們任由他們擺布,可能是永久性的。我真的不知道我和我的家發生了什麼事。」。

根據世界各地受害人的報告,外星人通常使用下列方法施行人種混雜實驗 對於男性受害人,從其身上採集精子;

對女性受害人,由外星人進行人工受孕,2到3個月後,受孕婦女被外星人中止妊娠,胚胎被外星人取走。對受害人而言,這是一個極其恐怖的經歷。很多情況下,在受害人被外星人中止妊娠數年後,外星人又帶受害人的小孩來見其母親。這些小孩看起來像奇怪的人種:一部分象地球人類,一部分象外星人。

21 歲烏利齊(Ulrich)是瑞士人。他在催眠術的的幫助下回憶起與外星人的經歷。「我最能回憶起的事件是1994年5月10日和11日發生的。我正在床上睡覺,突然被一很強的閃爍的綠光驚醒。我捲縮在毯子下想『不,不可能是真的!『。但是,我感覺我正在浮起,我的意識突然中斷了。接下來我能記憶起的是我在一個很黑的房間,躺在約50釐米高桌上。牆、地和天花板非常光滑。在我的腳下和右邊象大理石牆。突然,一個瘦小白色人壓在我身上……。她有一雙大黑眼睛,沒有頭髮。就這樣我被迫連續與三個女性外星人進行同樣的過程。其中,第三個似乎具有更多人類特徵。」

一些受害者曾有勇氣和膽量問外星人為什麼這些事發生在他(她)們身上,他(她)們通常得到的答案是「這是我們的權利!」誰給他們的權利? 很顯然,外星人不會告訴他們的真實目的-操縱人類,變異人種,最終代替人類。

根據有關專家估計,在美國有大約20%的人口曾遇見過外星人或UFO。而在德國,同樣比例的人曾見過外星人或UFO。最新的統計認為,多達5百萬美國人曾見過UFO外星人! 與外星人面對面;看到過外星人的眼睛;聽到他們的聲音;或被迫做受害人不願意做的事。

美國人薩姆 ( 哈里森(Sam Harrison)是縱多外星人綁架案中一個非常特殊的例子。他在南加州山中背包旅行時,很偶然遇到UFO及外星人。外星人請他自願登上UFO並在UFO上呆了長達兩個星期。在他離開UFO後,他用了兩年時間來回憶在UFO上的見聞(顯然,外星人使他喪失了部分記憶)。據他本人在其書中《THE KRONE CHRONICLES》透露,他在兩週與外星人的接觸中,了解到許多外星人的秘密,包括被外星人視為最重要、高度機密的計劃,及其它許多曾令人類科學家迷惑不解的超級科技:反(無)重力、無慣性、光速飛行。該書試圖回答以下休關地球人類生存的重大問題:

為什麼外星人來到地球?
他們在這裡幹什麼?
為什麼外星人要綁架和折磨人類?
他們想要達到什麼目的?

該書於1981年由著名出版社「The Donning Company/Publishers」出版發行,作者及出版商原本以為該書會引起世界性的轟動,與好萊塢影片拍攝計劃也在洽談中。然而,突入其來的奇怪事情發生了:該書被立即禁止,逐出一切市場,已擺放在全國書店和圖書館書架的被撤走,禁止一切電台或電視台採訪,電影拍攝計劃也立即中止。沒有人聽說過如此徹底、全面、專業化的封鎖行動,似乎該書從沒有出現過。壓制行動長達15年,直到前不久該書才通過互聯網(INTERNET)重新公開。據分析,該書之所以被徹底禁止,是因為該書揭示了太多的外星人的秘密,特別是那些高度敏感的的外星人計劃,這些計劃與人類生存息息相關,是當時人類絕對不可能知道的陰謀,也是外星人絕對不願意讓人類知道的。

我們是否可以由此推斷:全面的禁書行動雖表現在人類社會,但它實際是由外星人操縱下進行的。換句話說,人類的行為和思想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外星人控制的。這從外星人所擁有的超級科技手段是不難理解的。

著名外星人綁架問題學者大衛 ( 雅可比(David Jacob)博士在其新書《威脅》 中作出了肯定結論:

「外星人來這裡是要取代整個世界!外星人是極其危險的!人類將不再存在!」

外星人在漫長的歲月中,發展出遠遠超越地球人類的科技水平。下列現像是目擊者和受害者的描述:

UFO的飛行速度可接近光速;
UFO外星人可穿越空間(隱身功能);
UFO外星人不受人類科學理論中所認識的重力和慣性制約,即UFO可進行無重力、無慣性飛行;
UFO外星人可使人類的探測儀器如雷達等失靈,從而無法發現其行蹤;
可輕易控制人的行為和思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