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2日 星期一

英19世紀最大惡棍"開膛手"傑克是女兒身

jacktheripper.jpg
國際在線專稿:談到「開膛手」傑克,英國人幾乎無人不知。在19世紀的倫敦,「開膛手」傑克常以極其殘酷的手段殺害該市的一些街頭妓女,因此傑克被英國人評為那個時代最大的惡棍。但是,由於當時破案技術落後,警方對「開膛手」傑克的一些確切情況一直沒有搞清。日前,澳大利亞生物分子學家伊恩·芬德利宣布,她通過新的DNA檢測技術,分析出「開膛手」傑克竟然是女兒身。

一個細胞確定生物信息

據俄羅斯紐帶新聞網5月18日報導,多年來,芬德利教授通過研究,創造出一種新的基因分析方法。她只需要獲得某人身上的1個皮膚細胞,就可以分析出此人的諸如性別等簡單的生物信息;而目前國際上通常需要使用某人身上的200多個皮膚細胞,才能確定此人的性別。芬德利教授介紹說,她用這種方法多次試驗成功後,就想幫助英國警方揭開「開膛手」傑克的真面貌,為此她親自趕赴英國國家檔案館收集線索。

一封舊信暴露惡棍性別

1888年8月至9月間,倫敦街頭夜晚連續發生4起歹徒殘酷殺害街頭妓女的惡性刑事案件,這些受害人下腹部都被亂刀砍開,有的人甚至內臟被掏出,散落在作案現場。當時,倫敦媒體抓住歹徒作案的這一共性,為其起了一個「開膛手」傑克的綽號。「開膛手」傑克氣焰十分囂張,甚至多次給警方發來恐嚇信。但,由於當時刑偵技術低,英國警方始終沒能搞清這個殺人魔鬼的性別。

英國國家檔案館至今還保存著19世紀「開膛手」傑克寫給警方的許多恐嚇信。芬德利教授在檢查這些信件時,發現其中一封信的印章處粘著少許人體的干癟皮膚細胞和少許血跡。於是,芬德利將這封信帶回澳大利亞,用自己創造的基因分析方法分析後得出結論,這些細胞都是出自一名女人的身體。

警方曾懷疑嫌犯中包括女性

就在芬德利教授宣布自己的這項意外發現前,英國警方有關「開膛手」傑克的案件記錄中就有一名女性嫌疑犯。這名女嫌犯名叫瑪麗·皮爾西。 1890年,她因為殘酷殺害自己情夫的妻子而被警方逮捕並被法院判處了絞刑。在調查皮爾西的案件中,警方發現受害人的腹部也被破開,慘狀使人聯想起「開膛手」傑克的作案方法。然而,當時警方卻沒有找到證據證明皮爾西和「開膛手」傑克的進一步聯繫。

4 則留言:

  1. Well it could be real but I am not sure.
    Human cells contains sex chromosomes then it couldn't be wrong, but does those DNA really belongs to Jack the ripper?
    Who knows?

    回覆刪除
  2. 我認同sophia的講法,血跡好有可能係屬於死者,佢殺左個女仔沾上的血跡

    回覆刪除
  3. This website is so imformative and I am really interest in these articles, keep it up!

    回覆刪除
  4. 雖說呢d案件皂兇手通常係男性,但我覺得有可能係女性的兇手都唔出奇,有無被強暴的痕跡?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