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6日 星期五

希特勒兩次派人秘密進西藏 尋找"地球軸心"

hit.jpg
二戰前後,中國的西藏遠離戰區,躲過了戰火與硝煙,但並沒有躲過納粹德國的視線。1938年和1943年,納粹黨衛軍頭子希姆萊親自組建了兩支探險隊,深入西藏,尋找“日耳曼民族的祖先”——亞特蘭蒂斯神族存在的證據,尋找能改變時間、打造“不死軍團”的“地球軸心”。

1945年,蘇軍攻克柏林後,內務人民委員會(“克格勃”前身)軍官在德國帝國大廈的地下室裏,發現了一名被槍殺的西藏喇嘛。這一切都使納粹在西藏的秘密行動成為二戰中一個難解的謎團……



納粹黨衛軍頭子想打造“神族部隊”

1933年,希特勒掌權後,大肆鼓吹種族優越論。希姆萊在組建黨衛軍之初,明確規定,只徵召那些身高在5英尺 9英寸(1.73米)以上、金髮碧眼、受過良好教育、具有純正雅利安血統的年輕人。在選拔黨衛軍軍官時,一個最基本的條件是要求被選拔者能夠證明自己的家族自1750年以來未曾與其他種族通婚。為印證元首的理論,希姆萊在1935年,組建了一個服務於納粹教義的“祖先遺產學會”,網羅了包括醫學家、探險家、考古學家甚至江湖術士、精神病患者在內的各色“專家”,對人種、血統、古代宗教、古代遺址、神話傳說等進行考察研究。到戰爭結束時,該學會已發展成為一個擁有4 0個部門的龐大機構,它不僅對猶太人進行活體實驗,還通過占卜、占星等手段指導德軍的軍事行動。

在歐洲,長期流傳著一個關於亞特蘭蒂斯的傳說。在傳說中,亞特蘭蒂斯大陸無比富有,那裏的人是具有超凡能力的神族。有關它的文字描述,最早出現在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對話錄》中。他寫道:“1.2萬年前,地中海西方遙遠的大西洋上,有一個令人驚奇的大陸。它被無數黃金與白銀裝飾著,出產一種閃閃發光的金屬——山銅。它有設備完好的港口及船隻,還有能夠載人飛翔的物體。”在一次大地震後,這塊大陸沉入海底,一些亞特蘭蒂斯人乘船逃離,最後在中國西藏和印度落腳。這些亞特蘭蒂斯人的後代分別成為雅利安人和印度人的祖先。一些納粹專家宣稱亞特蘭蒂斯文明確實存在,並認為雅利安人只是因為後來與凡人結合才失去了祖先的神力。希姆萊深信:一旦證明雅利安人的祖先是神,只要借助選擇性繁殖等種族凈化手段,便能創造出具有超常能力的雅利安神族部隊。

秘密製作藏族人的石膏模型

為了尋訪先祖遺民,1938年,希姆萊奉命派遣以博物學家恩斯特·塞弗爾和人類學家布魯諾·貝爾格為首的“德國黨衛軍塞弗爾考察隊”奔赴西藏,這支隊伍還包括植物學家、昆蟲學家和地球物理學家。這些納粹分子拍攝的紀錄片《西藏秘密》顯示,他們受到了不了解他們目的的當地領主的款待。但是,這群心懷叵測的黨衛軍成員並沒忘記他們此行的任務。貝爾格測量了很多西藏人頭部的尺寸,並將這些人的頭髮與其他人種的頭髮樣本進行比對;他們還通過被測者眼球的顏色來判斷其種族純凈程度;為保留數據,這些納粹分子用生石膏對十幾個藏族人講行了面部和手的翻模,製作了這些人頭部、臉部、耳朵和手的石膏模型。

這次考察中,隊員們還從當地人口中得知有一個名叫沙姆巴拉的洞穴,據說那裏隱藏著蘊含無窮能量的“地球軸心” ,誰能找到它,就可以得到一種生物場的保護,做到“刀槍不入”,並能夠任意控制時間和事件的變化。1939年8月,考察隊回到德國,受到希姆萊的熱烈歡迎。希姆萊向塞弗爾頒發了“黨衛軍榮譽劍”。1943年1月,納粹在慕尼黑大學設立了考古與人類學學院——斯文·赫定學院,塞弗爾經希姆萊推薦,被任命為首任院長。貝爾格也被提升為黨衛軍高級軍官。可見,納粹分子的第一次西藏探險活動,受到了納粹高層的充分肯定。

尋找“地球軸心”

1941年12月底,德國軍隊以損失50萬人、1300輛坦克、2500門火炮的沉重代價,在莫斯科會戰中遭到慘敗。同年冬,百萬德軍又在史達林格勒戰役中陷入被動。面對這些壞消息,希特勒和他的總參謀部一籌莫展。

此時,希姆萊也在為如何擺脫軍事上的被動處境冥思苦想。他一方面組織江湖術士通過在大西洋地圖上懸挂吊錘的荒唐辦法,來尋找盟軍艦隊,另一方面,他想到了那個在遙遠東方的“地球軸心”。此後,希姆萊面見希特勒,提出派遣一支特別行動小分隊,前往西藏沙姆巴拉洞穴,找到那個能夠控制全世界的“地球軸心”,然後派數千名空降兵到那裏,打造一個“ 不死軍團”;與此同時,可以顛倒“地球軸心”,使德國回到1939年,改正當初犯下的錯誤,重新發動戰爭。為此,希姆萊與希特勒密談了6個小時,還向希特勒遞交了一份2000頁的報告,其中的一張地圖標出了沙姆巴拉的大體位置。

1943年1月,由海因裏希·哈勒率領的納粹五人探險小組秘密啟程赴藏。曾是職業登山運動員的哈勒是一名出生在奧地利的鐵桿納粹分子,在一次瑞士舉行的登山比賽中,哈勒一舉奪冠,充分展示了雅利安人的“優秀品質”,受到希特勒的親自接見並與其合影留念。哈勒等人的旅程並不順利, 1943年5月,他們在印度被英軍逮捕。在幾次越獄失敗後,哈勒等人總算成功逃出戰俘營。由於當時的英國印度總督派駐西藏的官員理查德森對德國人採取了寬容的政策,冒充德國商品推銷員的哈勒開始了他在西藏的七年之旅。

沒有人能夠說清哈勒和他的探險小組都去了什麼地方。有荒唐的傳說稱他們最終找到了“地球軸心”,但不知道怎樣操縱它。也沒有人說得清哈勒手下的3個同伴去了哪,因為直到戰爭結束時,哈勒的探險小組中只剩下他和希姆萊的心腹彼得·奧夫施奈特。1948年,哈勒在拉薩成為達賴喇嘛的私人教師和政治顧問。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時,哈勒倉皇逃往印度,為逃避審判,他選擇了定居列支敦斯登。此後,哈勒與達賴長期保持著密切聯繫。1977年,當一些知情者揭露了哈勒的納粹分子身份後,達賴竟然在一個記者招待會上公開為他的這位“恩師”辯護說:“我當然知道海因裏希·哈勒的德國背景,而且是在德國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作為懺悔人站在全世界面前的時候。但是,我們總是被‘咬輸了的狗’所感動,並因此認為,德國人在40年代末已經受到盟軍的足夠懲罰。”後來,哈勒撰寫了回憶錄《西藏七年》,但在書中並沒有透露他受希姆萊之命秘密尋找“地球軸心”,以及他納粹分子的真實身份。

目前,按照德國官方的說法,納粹第一次進入西藏所拍的紀錄片在1945年科隆大火中被燒燬。哈勒1951年從拉薩回到奧地利時隨身攜帶的大量檔案被英國人沒收,哈勒本人也已死去。納粹進入西藏的檔案保密級別較高,按德國、英國和美國的規定,有可能在2044年後解密,也有可能永遠塵封在歷史中。

希特勒的雅利安情結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希特勒企圖在廢墟中建立起世界新秩序,由所謂的雅利安人領導,散佈前所未有的恐怖統治。

希特勒的“納粹哲學”的第一個基本內容就是極端的種族主義的觀念。它宣揚日耳曼—雅利安人是世界上最優秀和最高級的人種,因為“雅利安人”給德國人帶去了高貴的血液、藝術和知識的天賦。正如希特勒在《我的奮鬥》中所寫到的:“ 我們今天所看到的一切人類文化、一切藝術、科學和技術的成果,幾乎完全是雅利安人的創造性產物……只有雅利安人才是一切高級人類的創始者……他是人類的普羅米修斯,從他的光芒四射的額頭,永遠飛迸出神聖的天才的火星,永遠燃點著知識的火焰,照亮了默默的神秘的黑夜,推動人類走上征服地球上其他生物的道路。”同時,希特勒認為猶太人和斯拉伕人變成了人類種族的“糟粕”,他們是下賤的種族,猶太人應當被予以肉體和精神上的消滅。而斯拉伕人,如捷克、波蘭和俄羅斯人也只配為日耳曼人伐木,做提水的奴僕,歐洲和世界的其他民族也應當如此。

1936年8月,第11屆奧林匹克運動會在柏林舉行。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開動全部宣傳機器,大肆鼓吹“奧林匹克精神”,宣佈柏林的大門向所有的人開放。希特勒甚至作出了“令人震驚”的讓步:允許一些德國猶太人優秀運動員代表德國參加競賽。在這屆奧運會上,德國獲得金牌數第一,共33 塊,希特勒為他的“種族優越”感和他的“雅利安人至上”論在奧運會上得到“實際證明”,感到十分歡快。

中國雲南麗江的香格里拉,在西方傳說中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也有人說這是雅利安人最初的國度,這個論點立即引起納粹的興趣。

根據這個理論,專門研究近東文明的阿瑪賽把梵文中的“萬”字符號介紹給了納粹黨和希特勒,被其創新利用成為他們的標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