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18日 星期四

甘肅藍眼睛漢族小村莊 破解千載懸謎

bluetri.jpg俗話說: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常年乾旱少雨,沙化現象十分嚴重的祁連山下的“者來寨”和其他中國西部的鄉村一樣,用黏土夯築的土坯房構成了整個村莊的全貌,沒有任何特別之處。

同樣是滿口地道的永昌土話,同樣在戶口本上清清楚楚標明祖籍甘肅、漢族的者來寨人,卻普遍長著一副大異于“黑眼睛黑頭發黃皮膚”漢族人基本容貌特徵的奇特長相:

他們個子高大,眼窩深陷,眼睛藍色或灰色,頭髮呈棕色或黃色,汗毛較長,皮膚爲深紅色……若置身于者來寨村民之中,往往會使人産生一種置身於異國他鄉的感覺。這讓歷史學家甚至村民自己都感到大惑不解。者來寨這些奇特村民的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麽不爲人知的秘密呢?

據科技日報報道,專家們對這些有著奇特長相的村民進行血樣採集,再對75份樣本進行DNA分析後,驚奇地發現:竟然有近一半的血樣中顯現出歐洲人的基因。

者來寨村民有著與周圍的其他村落裏以及甘肅省境內及周邊地區都絕無僅有的風俗。這些村民似乎對牛有著特殊的感情,對牛十分崇尚,且十分喜好鬥牛。村民在春節時都愛用發酵的麵粉,做成牛頭形饃饃,俗稱“牛鼻子”,以作祭祀之用。放牧時,村民特別喜歡把公牛趕到一起,想方設法讓它們角鬥,而這正是古羅馬人鬥牛的遺風。

者來寨村民的葬俗也與衆不同,他們不論將人葬於何處,也不論地形、地勢怎樣都一律遵循著頭朝西的原則,這顯然和漢民族墓葬不同,因爲漢民族有朝南的、朝北的。

在者來寨附近發掘出了大量漢代墓葬,從墓葬的外形特點和結構上可以看出,它是漢代的,而且是西漢時期的墓葬。這些西漢墓葬有著共同的特點,所有墓葬遵循頭朝西的原則,而且幾乎所有的墓主都是男性。

墓主的骨骼較大,看上去並不像古代中國人的骨骼!專家們判斷墓主都是西方人,很可能和軍隊有關。

者來寨正処在一個規模較大的建築遺址上,經過專家鑒定這是西漢時期的一座古城。可是就在當時也屬地處偏遠的小小者來寨,爲何會出現一座如此規模的古城遺址呢?這座古城和這大量漢代墓葬和這些相貌奇特的村民會不會有著某種關聯呢?

千載懸謎-- 古羅馬第一軍團消失之謎

西元前53年的古羅馬正值多事之秋,執政官克拉蘇爲了與愷撒、龐貝兩個掌握兵權的實力派人物爭權奪利,決定向東擴張勢力。他糾集了一支由7個軍團組成的大軍,發動了對古帕提亞王國(今伊朗)的侵略戰爭。

雖然在戰爭初期羅馬軍隊所向披靡、一路凱歌,但最終還是被施展驕兵之計,採用誘敵深入戰略的帕提亞王國軍隊一舉圍困在一個叫“卡爾萊”地方的荒漠深處。結果,只有克拉蘇的長子所率領的第一軍團6000餘人從帕提亞軍隊防禦薄弱的東部防線殺出重圍,其餘兵馬幾乎被全殲。就連統帥克拉蘇也被俘獲後斬首。

而向東突圍而出的那6000餘人由於後路被斷,不僅再也沒能回到羅馬,而且就此從歷史上無聲無息地消失了,誰也不知道他們的結局如何。這就是2000多年來一直未被破解的“古羅馬第一軍團消失之謎”。

《漢書》中記錄了一條有關外域軍隊的重要線索。西元前36年,西漢陳湯率軍攻打匈奴,在致支城展開大戰,戰鬥中西漢將士發現,匈奴人派出了一隻長相非常奇特的軍隊,而且他們還擺出一種“夾門魚鱗”陣,以抵抗西漢軍隊的進攻。

專家學者們推理:當年,古羅馬第一軍團雖從帕提亞王國軍隊薄弱的東部防線殺出了重圍,但由於他們回國的路線被封鎖,故只能向東遷移。而當時,整個中亞的大部分地區都是匈奴的勢力範圍,因此,古羅馬第一軍團很可能就逃入到匈奴人的地盤,並成爲匈奴人的雇傭兵。當年漢與匈奴戰陣中出現的那支會使“夾門魚鱗陣”的古羅馬軍隊就是克拉蘇入侵帕提亞王國大軍中那支突圍而出的殘部。漢軍大獲全勝,斬首1518人,活捉145人,受降1000餘人。甘延壽、陳湯等將這些戰俘帶回中國。

據《漢書》記載,就在陳湯將這些戰俘帶回西漢後不久,一個叫“驪靬”的縣突然出現在了西漢的版圖上,而“驪靬”正是當時西漢對古羅馬的稱謂。這個新出現的縣是爲了安置羅馬人而設置的。

在永昌縣縣誌中找到了這樣的記載,“在今涼州俯永昌縣南,本以驪靬降人置縣”,這說明驪靬縣的設置與古羅馬軍團的戰俘有著密切聯繫。據史書記載,驪靬縣設置在了番禾縣南面的照面山下,而照面山正是與者來寨緊緊相鄰的祁連山,番禾縣也正是今天的永昌縣,這說明史書中記載的驪靬縣就設在了者來寨。

在者來寨村中央斷壁殘垣的驪靬古城遺址処,只剩下一段近10米長、1米來高呈S形的土城牆。在古城牆遺址上尚殘留著模糊的椽木印痕,它說明驪古城是“重木城”,而土城外加固重木的防禦方式,正是當年羅馬軍隊所獨有的作戰手段。

2000多年前者來寨確實駐紮過一批古羅馬軍人。但是,時光荏苒,2000年的時光已隨風逝去,爲古羅馬人而設的驪靬縣早已在歷史的風雲變幻中不復存在,那些驪靬人也沒有留下絲毫有關他們的記載,惟獨留下的只有他們的後人。

今天,者來寨的這些村民們終於可以不爲自己的長相而煩惱了,千百年來留存在他們心中的疑問也終於有了答案,困擾中西方史學界多年的千古之謎也得以破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