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6日 星期二

UFO「觀摩」世界大戰

1939年到1945年,是血雨腥風的6年,整個地球都被歷史上最可怕的屠殺震撼著(死亡人數達5000多萬)。在此期間,空軍第一次成為決定因素,不僅決定著陸戰和海戰的勝負,而且決定著戰爭的進程,如進攻英國,盟軍對德國的戰略轟炸,日本以及後來美國空軍在太平洋戰線的勝利等,莫不如此。

1944 年,衝突各國總共擁有6萬架飛機;而主要交戰國英、美、蘇、德、日每月生產飛機3百架。在5個交戰在國的軍隊人數中,空軍佔35%。飛行員以其特殊的心理和身體素質、複雜的訓練,以及武器特點,無可爭辯地成為軍隊的王牌;而經常面對死亡,又訓練出了他們超常的反應能力。因此,1939-1945年間空軍飛行員提供的有關發現不明飛行物體的報告具有特殊的重要性。在這些情況下,任何觀察失誤都可以排除。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飛機駕駛員不可能看錯他們面前的敵機型號,因為,他們與生與死取決於能否快速和準確地發現敵機。



在此類報告中,經常提到無法辨明的空中物體的活動,這對那些了解正執行戰鬥任務的飛機發出的報告當是多麼嚴肅而簡潔的人來說,無疑是有說服力的。顯然,報告中描述的兩方面情況特別引起交戰國參謀部的興趣,這就是:有關飛行物體所達到的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它們儘管表現出「機敏的好奇心」,但並不參與衝突,不進攻,特別是在受到地球飛機攻擊時也不還擊。這種難以解釋的表現,比採取公開敵對行動更令各國軍界擔懮,因為,戰爭結束後,每個交戰國都曾把這些奇怪的空中物體當成是敵人的秘密武器。大國之間相互猜疑,無法理解這些奇怪的空中不速之客的行動和操作方式的各國參謀部,對這種現象展開了認真的考察。早在1942-1943年間,英國、美國和德國都組成了由科學家、軍事專家和王牌飛行員組成的研究小組,並配備了現代化的研究儀器和當時最好的飛機。

正如飛行員們所說,這種措施太及時了,因為,在一些王牌空軍大隊的飛行記錄中,越來越頻繁地提到了「不明空中現象」。而這些殲擊機、偵察機大隊是由出色的飛行員和飛機組成的,指揮它們的是大名鼎鼎的駕駛員凱薩達、尤勒、杜裡特爾、施拉德、狄雷、貝格蘭德或克洛斯特曼(盟軍方面),以及諾沃尼、加蘭德、戈洛布和馮.格拉夫德軍方面)指揮的。他們的飛行中在空中飛行時間在1000 -6000小時之間,每天都在打殘酷的硬仗,不可能被懷疑缺乏經驗或膽量。但是,可以明顯地看出,他們對自己遇到的空中物體的奇特性能感到震驚……

從戰爭檔案中發現,同奇怪的空中物體有過「遭遇」的著名空軍大隊和中隊有如下這些:

— 皇家空軍方面:英國611、616、415、122和125大隊;加拿大124和49大隊,挪威117大隊、新西蘭486大隊;自由法國阿爾薩斯374、 346和341大隊;捷克斯洛伐克311和68大隊;波蘭303大隊,以及國際格的斯戈602大隊和孟買132大隊。

—德國空軍方面:神鷹JG2、JG26、JG52和JG53大隊。

—美國空軍方面:第8、第9軍各飛行大隊。

許多這方面的報告引起了軍事家和科學家的共同興趣。

1942 年3月25日,英國皇家空軍戰略轟炸機大隊的波蘭籍突擊隊員羅曼.索賓斯基奉命對德國城市埃森進行夜襲。任務完成後,他駕駛的飛機升到5000米高空,借助漆黑的夜色掩護,返回英國。經過1小時的艱難飛行,飛機飛出了德國領空。正當索賓斯基和他的夥伴們鬆了一口氣時,後機關炮炮手突然發出警報說,他們的飛機正被一個不明物體跟蹤。「是夜空獵手嗎?」駕駛員問,他心裡想的是危險的德國空軍驅逐機。「不,機長先生!」炮手回答,「它不像是一駕飛機!沒有清晰的輪廓,並且特別明亮!」不一會兒,機上的人員都發現了那個奇怪的物體。它閃著美麗的橘黃色光。於是,跟任何處在敵國上空的有經驗駕駛員一樣,索賓斯基機長當即作出反應,「我想,這大概是德國人製造出的什麼新玩意兒,於是下令炮手開火。」但是,使全體機組人員感到驚愕的是,那隻陌生的「飛船」儘管離轟炸機只有將近150米,又被大量炮彈擊中,但並不還擊,而且顯出滿不在乎的樣子。炮手們驚惶失措,只好停止射擊。那個奇怪的物體就這樣靜靜地伴著轟炸機飛行了一刻鍾(此間機上人員的神經緊張到了極點),然後突然升高,以難以置信的速度從波蘭飛行員的眼前消失了。

1942年3月14日17時35 分,德國空軍設在挪威巴納克秘密基地突然進入緊急狀態,因為雷達上顯示出一人陌生空中物體正在飛行。基地最優秀的飛行員,工程師費舍上尉立即駕駛一駕M- 109G型飛機起飛,併成功地在3500米高空截住了該物體。這位德國飛行員後來在報告中寫道:「陌生的飛船似乎是金屬製造的,形狀如一架機身長100 為、寬15米的飛機。前端可以看見一種天線一樣的裝置。儘管沒有機翼,也看不見發動機,這艘飛船在飛行中能完全保持水平。我跟蹤了它幾分鐘,然後,它突然升高,以閃電般的速度消失了。」費舍上尉截住它的打算失敗了。基地雷達站再沒有找到它的影子。儘管這位德國上尉是造詣很高的軍事專家,但他承認自己鑑別不出這艘飛船。他深感驚嘆的是,它的速度非常快,只有機身沒有機民辦卻操作異常靈活,而且不倚仗自己的優熱把費舍上尉的飛機擊落。

1942年 2月26日,荷蘭巡洋艦「號角號」被一個陌生的空中物體連續跟蹤了三個小時。巡洋艦上的船員說那個物體是「一個像是鋁製的圓盤」。銀灰色的「圓盤」並不攻擊巡洋艦,而只是好奇地尾隨著它,也不害怕艦上全都向它瞄準的炮口。荷蘭人發現這個奇怪的物體並無惡意,於是放棄開炮的念頭,只是驚愕地注視著空中「圓盤」的複雜操作。為巡洋艦「護航」了三個小時之後,「圓盤」突然加速升高,以每小時大約6000公里的速度消失了。

1943年10月14 日,擁有全歐洲最重要的滾珠軸承廠的德國城市施魏因富特受到盟軍的空襲。在這次著名的大空戰中,參加攻擊這一頭等重要目標的有美國空軍第8軍的700架 「空中堡壘」波音B17E型和和「解放者」聯合B24型重型轟炸機。擔任護航的有1300架美國和英國殲擊機。空襲的目的達到了,施魏因富特滾珠軸承廠被夷為平地,但盟軍損失很大:111架殲擊機被擊落,將近600架轟炸被擊傷;而德國人只損失了300架飛機。德國人在這次空戰中投入了3000多架飛機,第一次突破了盟軍轟炸機的密集隊形(每70架飛機組成一個方陣)。看來,那個空中戰場確實像一個地獄。法國駕駛員皮埃爾概J洛斯特曼把它比做「一個大魚缸,裡面的魚全發了瘋;一場真正的噩夢,任何人除了奮力保命而無瑕他顧」。……

編入一個B17轟炸機方陣的英國少校R.T.霍姆斯卻報告說,在他的飛機編隊到達目標上方開始發起攻擊時,一些閃閃發亮的大圓盤突然迅速地靠攏過來。那些奇怪的「飛船」(其大小與一架B17型轟炸機差不多),穿過美國轟炸機方陣,似乎對機群的700門機關炮的瘋狂射擊以有地面上無數高射炮組成的火網並不在意。美國飛行員們驚訝地發現那些奇怪的「無翼飛盤」並無惡意,對他們的瘋狂射擊也不反擊,只是靜靜地飛遠了,一點也沒有妨礙他們的轟炸。不過,駕駛員們沒有時間按照美國的高貴傳統問一問:「這些瘋子是什麼玩意兒?」因為正在這時,德國的殲擊機群出現了……霍姆斯少校的座機僥倖得以平安返回基地,下飛機後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皇家空軍統帥部遞交了一份詳細報告。英國的軍事專家和科學家們對報告的內容既感興趣,又迷惑不解,猜測它們可能是德國人研製出的新型秘密武器,因為飛盤剛巧在德國飛機到來前10分鐘出現。 1943年10月24日,作戰部對情報部發出一份報告,命令火速查明這件事。三個月後,英國情報部門彙報說,奇怪的閃電圓盤跟德國空軍以及世界上任何一國的飛機都毫無關係……它們純粹是一些UFO——不明飛行物,或者說飛碟。

1943年12月18日,從11時45分起,德國設在赫爾戈蘭島以及漢堡、維滕貝格和諾伊施特雷利茨市的雷達站相繼發現一大群圓筒形物體以每小時3000公里的速度靜靜地從空中飛過。德國空軍擁有當時世界上飛行速度最快的飛機(Me-262:時速925公里),但是,德軍指揮官們一想到這些魔鬼般空中圓筒可能是盟軍投入戰鬥的新武器時,心中就不寒而慄……

1944 年2月12日,在許多將領的參加下,在德國的秘密基地也梅爾多夫發射了第一枚V-2型導彈。這次試驗的目的是為了檢驗這種超音速導彈(當時還沒有任何武器可以將它截擊)的性能。當然,這一事件從頭至尾都被拍成電影。但是在沖洗膠片時,技術人員驚愕地發現,他們那無與倫比的導彈在飛行過程中始終被一個不明的圓形物體跟蹤。那物體竟然還若無其事地繞著導彈飛行。基地上的人們發現不了那個物體,因為它的飛行超過導彈:時速2000公里。這件事當然發人深思,引起了巨大恐慌。希特勒和戈林都很惱火,認為盟軍通過發射間諜裝置把他們寄託全部希望的V-2型導彈秘密武器了解得一清二楚,而且敵人研製出的武器超過了它。在他人看來,那個奇怪的飛行物如果不是敵人的武器又是什麼呢?可笑的是,英國也為同樣的問題大傷腦筋。海軍元帥嚴厲地斥責飛行員,因為他們在1943年竟然允許一個陌一的物體在英國龐大的海軍基地斯卡帕弗洛上空自由自在的翱翔。當然,奧爾卡德群島基地上的噴火式戰鬥機沒有能夠攔截一個時速達3000公里的飛行物體,這對海軍元帥來說無關緊要,他只是不失身分地警告皇家空軍:「這樣的事不容許再次發生!」

1944年9月29日,在德國最大的秘密試飛基地正在檢驗一架Me-262型飛機。在1.2萬米高空,駕駛員發現一艘奇特的飛船,紡錘形,無翼,但是,有舷窗和金屬天線。據德國駕駛員估計,飛船長度超過B17型飛機,它以2000公里的時速從基地上方掠過,德國噴氣式戰鬥機儘管超高速飛行,也沒有能夠截住。

1944年11月23 日22時,美國空軍第9軍415大隊的兩架野馬P-51型殲擊機在他們設在英國南部的基地上空巡邏。架駛員E.舒勒特和F.林格瓦爾德中尉對這種老一套的飛行膩味了,打算進行一些完全非軍事性質的動作,好讓基地的雷達兵們開心。突然,兩位上尉驚慌地報告說,發現一個由10個明亮的大圓盤組成的飛行大隊快速地掠過他們上空。兩架野馬式殲擊機立即上仰,組成戰鬥隊形想截住那些奇怪的圓盤。但儘管開足了最大馬力,時速達730公里,兩個駕駛員仍覺得他們簡直是在圓盤後面爬行。基地雷達站指揮官D.麥爾斯中尉一直注視著這場空中的瘋狂追逐,認為「獵物」的速度至少要比「獵人」的大4倍,於是建議他們最好放棄跟蹤。這正是駕駛員求之不得的。因為他們飛機的發動機已經熱得很厲害,有爆炸的危險。就這樣,經過13分鐘毫無結果的跟蹤之後,兩個駕駛員返回了基地,他們汗如雨下,大聲地痛罵那些「該死的怪物」。

如此眾多的報告匯集到各國參謀部辦公桌上來,終於使軍界要員們惱羞成怒,三個空軍大國(美、英、德)政府命令著手進行一系列正式的(當然是秘密的)調查。在美國空軍的強烈要求下,情反部門早在1942年率先開始調查。但是,鑑於這些空中的不速之客的表現,總的看來並不構成對盟軍的威脅,而且它們不太可能屬於德國人,這人問師被排除出了緊急軍務之列,只是建議專家們繼續進行研究。可是由於某種原因,美國空軍一點也不喜歡在這些陌生的空中物體(不論它們屬於誰)面前表現出明顯的低人一等。於是,美國空軍就同不明飛行物結下了「深仇大恨」,這種情況至今還給美國官方對飛碟的態度打下了烙印。

可是在英國,皇家空軍成立了一個由許多科學家和航空工程師組成的專門小組和一個受過專門訓練、配備有英國最先進飛機的攔截大隊。這充分證明英國空軍對研究不明飛行物的重視。這些研究是為了弄清這些經常出現的盟軍飛機附近,而飛機上的火炮損傷不了它們一根毫毛的物體究竟來自何處,它們行動的目的是什麼。不幸的是,飛碟研究小組得出的結論過去和現在都是「絕密」……在德國,空軍對飛碟的興趣也一樣大。1942年,成立了「13號專門小組」。

從那時起,直到1945年,這個小組在「天王星行動」計劃內,一直從事對奇怪空中物體的研究。這個小組擁有第一流的專家和最先進的儀器,而且在那樣一個時期,當國內一切資源都用於前線時,還調了整整一個Me-262型飛機中隊供小組使用。這充分說明,德國空軍意識到必須高度重視這個問題。

當然,在歷史上這場最可怕的戰爭中,交戰各國的空軍參謀部都不太情願考慮這些飛行物體有可能是一些外星文明的信使。普遍同意的理論認為這些飛行物屬於敵方,而它們同我方飛機相比所具有的明顯優越性造成了內心的恐懼。在戰爭結束之後,當研究專家人有可能看到部分檔案時,這種恐懷念才被暴露出來。弄清一些問題,以保持公眾輿論的鬥志,這種辦法在戰爭期間經常使用,戰後也被延續下來。今天人們對待飛碟的態度和方式仍然打著它的烙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