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18日 星期四

俄飛碟專家預言:人類將在今年同外星人接觸

et.jpg

人類一直都努力在宇宙空間尋找類似的機會。儘管地外文明從未發來任何信號,科學家們仍在一如既往地做這方面的探索,因為這決不意味沒有類人動物的存在。

正當科學界在小心翼翼地選擇發現太空中理性動物的手段時,飛碟問題專家卻早就在準備同它們有所接觸,而且還具體指出了接觸時間就在今年。



UFO的頻繁出現很可能是對人類進化的一種監視活動?

對這個題目最感興趣的莫過於英國國防部前UFO計劃負責官員、英國政府地外文明問題前顧問尼克·波普。他曾對媒體聲稱:“雖然英國政府放棄了尋找地外理性的計劃,認為在這個方向繼續研究並不適宜,但我個人認為,人類將在2007年同地外文明代表有所接觸。”

尼克·波普及其同行在呈送給政府的月報告中稱,不明飛行物每月平均會有5次在多霧的阿爾比恩(古希臘人對不列顛群島的稱呼——譯者注)上空出現,但顯然這個數字並不能說服官員們,所以他們才放棄這個計劃。

假定說,尼克·波普是因為自己從事的事業並未得到足夠的重視,而耿耿於懷,所以才信誓旦旦地宣稱,外星人不僅任何時候都可以發送有關自己的消息,還打算向人類發起攻擊。這是胡說八道嗎?但是飛碟問題專家實際上都是在異口同聲地肯定,如此的事件發展趨勢完全是可能的。UFO的頻繁出現很可能是對人類進化的一種監視活動,其中隱藏著人類及地球誕生的秘密。據尼克·波普說,研究飛碟,正是一種為保持世界穩定的需要,而揭示即將同外星人有所接觸這件事本身有可能違反慣常的社會準則,所以確定和宣佈人類同外星人接觸的時間只會引起世界性的恐慌。


有人相信,期待已久的會見就要在今年實現

尼克·波普特別指出,至今他所知道的所有不明飛行物的出現都帶有和平性質,對人們的生活毫無干擾。但是,近年來UFO的頻繁出現在提供一種資訊,說明最最期待的事件即將發生,而且還不排除這種接觸遠非和平性質。

這位英國人在這方面還有志同道合者,在世界上都很有名的巴西飛碟問題專家羅伯特·弗賴塔斯與他同一個觀點。此人百分之百地相信,這種期待已久的會見就要在2007年實現。巴西的這位專家解釋說,之所以至今還未同其他星系有所接觸,那是因為人類在征服太空的過程中表現出太不道德,在環球軌道上丟棄了大量垃圾,還千方百計想打探宇宙的秘密,如今似乎是到了徹底算賬的一天了。不過,如果說那位英國專家是憑乾巴巴的統計數字做出這樣的預報,那巴西人可以說是憑自己多年的觀察才下的這個結論。據這位巴西人說,最近20年來他個人一直在同地外文明代表打交道,曾不止一次收到他們的來函,並且將這些來函都統統寫進了日記本裏。說今年會有這種接觸,這不只是其他星系,還是“別的世界”的代表告訴他的。當然,具體時間這位專家並未透露。

俄羅斯飛碟問題研究領域的專家對那些外國同行做出的預報持相當謹慎的態度。據俄羅斯“未知現象生態學”協會主席亞歷山大·謝苗諾夫告訴記者,他們一直都在同地外理性有所接觸,只是這種接觸一點兒不像政府代表團的招待會,但是近年來能觀察到UFO現象的次數實在是太多了,2006年它們最頻繁出現的地區是波羅的海附近沿岸、克拉斯諾達爾和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這些地方也是世界上不明飛行物經常出沒的地方。


懷疑派的說法:就目前科學已知的生命誕生途徑而言,宇宙暫時是不可能有生命的

天文學家與此同時也在用自己的辦法在太陽系外尋找理性。在他們看來,最能接受的辦法是往太空發射信號,然後等對方的回答,只是宇宙一直都保持沉默。也不斷傳來一些非同尋常的聲音,但經過檢測後發現它們只是其他天體發出的信號而已。比如說,2004年有科學家曾捕捉到一種代號為SHGb02+14a的異常信號。信號的發射一開始有固定的頻率,可後來有了改變。正是這種情況才迫使科學界去運用天文望遠鏡。

據俄羅斯SETI科學文化中心主任、物理學數學副博士列夫·金吉利斯告訴記者,其信號發射源位於雙魚座和白羊座之間,那裏沒有一顆已知的星星或行星,在這種情況下只有等待,只要等它能再重復一次,便能說明是人工所為,但是以後再沒出現過。於是,正像突然出現的信號一樣,突然看到的希望也成了泡影。他們一時還沒有任何科學依據去斷言,2007年會在這方面有什麼新的突破。

俄羅斯自然科學院院士、物理學數學博士尼古拉·博奇卡廖夫也說,和地外文明代表接觸這種事還很模糊,具有相當大的不穩定性,而且這方面的研究還處在初期階段,要想從星系的交響樂中區分出有益的信號並非一件易事。

但是,科學家還是認為,同地外文明代表接觸的方案有兩種:一種帶有革命性質,可能同類似人類首次進入太空的事件有關,曾經認為能升到環球軌道高度是脫離實際的事,今天飛向太空都已成了家常便飯。另一種帶有進化性質,這一方案得等人類找到能望到宇宙最深處的技術手段才能實現。

那些抱實用主義態度的科學家卻認為,今天已知的那些行星還找不到一顆是有生命的。水星表面被太陽照到的部分遠遠超過能融化鉛的溫度,海王星能有零下200攝氏度的溫度就很不錯了,木星和土星實際上是兩顆越往中心密度越大的氣球。而且,如果行星的氣溫高,而大氣壓低,那其表面就不可能形成水或氨的外殼,因此就目前科學已知的生命誕生途徑而言,宇宙暫時是不可能有生命的。

當然,那些研究各種活機體形式的科學家並不完全認同精密科學代表的觀點,他們認為人類現在還不可能知道活機體的全部適應潛力。比如說,有些最最簡單的生命形式完全能在零下或接近零度的氣溫中以假死的形式生存下來。但是,要想使病毒或細菌中誕生高級生命形式,就需要很長的時間跨度。而能導致誕生其他生命形式的自然選擇和突變又帶有偶然性質。這種轉變非10億年能做得到的。

因此,那些熱中于尋找地外理性的人看來也就只有相信關於行星系多樣性的假說了,宇宙和人類的幻想一樣,都是無止境的。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