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6日 星期六

謎一樣的復活島

easterisland.jpg

1722年4月,由荷蘭探險家雅各布‧羅格文率領的三艘戰艦,在東南太平洋的狂風巨浪中顛簸了數月之久。暮色中,他突然發現前方出現一個小島。在興奮和猜度中,他們靠近了這個航海圖上沒有標記的島嶼。然而,它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小島的四周竟然站立著黑壓壓、一排排參天巨人。再走近一看,原來那是數百尊碩大無比的巨人雕像。

這一天是復活節,所以他們把這個小島命名為復活節島 (Easter Island)。



小小的復活節島獨處地球偏僻的一角,孤懸於東太平洋上,遠離其它島嶼。西距皮特凱恩島1900公里,東距智利西海岸面700公里。島長22‧5公里,呈三角形,面積在17平方公里。

隨著18世紀的探險熱潮,1770年,西班牙航海家岡薩雷斯,1774年英國探險家庫克船長也相繼來到過復活節島。

1862年12月,祕魯人圍捕了島上的1000多居民,把他們運往祕魯去掘鳥糞。島上許多顯赫的要人也被掠走,他們所掌握的那些世代相傳的特殊知識和技能也隨之失傳,最終只有15人活著返回島上,還把天花病毒也帶到了島上。天花流行後,島上人煙更加稀少,到1877年,島上的居民只剩下僅有的110人。

復活節島貧瘠而乾旱,島的中部是風沙橫行的沙漠,糧食根本無法生長。島上也絕少樹木,只有雜草。沒有供水,沒有河流,島民只能靠挖池塘蓄存雨水度日。除了老鼠,島上再沒有其他野生動物。居民既無法種糧,也無法狩獵,而只能用簡陋的木製工具打洞栽種甘薯和甘蔗,艱難度日。所以這裏的島民長年累月目所能及的除了大海、太陽、月亮和星星,實在是別無他物了。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乾旱、荒涼,只有少數土著居住的孤島上,卻遍布著1000多尊巨大無比的巨人石像。這些巨人石像最重的可達90噸,高9‧8米,就連最普通的也有二三十噸重。更加令人驚異的是,這些巨大石像還大都頂著巨大的紅石帽子。一頂紅石帽,小的也有20米噸,大的重達四、五十噸。

科學家們從1914年開始,對復活節島進行全面的考察和測繪,並逐一統計了島上的石像的分佈情況,然而一個個巨大的問號擺在他們的面前,令他們百思不解。

面對著島上的巨石人像,人們首先產生的疑問必定是:這些人像是怎樣造成的?有人作過精確的計算後指出,這些工作量最少需要5000個身強力壯的勞動力才能完成。他們作了一個嚴格的實驗,雕刻一件中等大小的石人像,就需要十幾個工人幹上一年,這還不包括完工後的運輸。又有人作過精確的計算,320個勞動力產生的拉力,可以拉動一尊8噸重的石像。那麼那些10噸、20噸、80噸重的石像,是怎麼拉動的?這些石像又是怎麼豎起來,怎麼戴上20噸重的紅帽子的呢?要知道這個貧瘠的小島居民們無法種植糧食,食不果腹,最多能勉強維持2000人的基本生存需求,靠什麼來養活5000名強勞力?他們吃什麼?而人們發現這個島時,島上僅僅生活著幾百名尚未開化的土著人。他們怎麼能夠提供找000名勞力的各種需求,如木材、繩索、食物等呢?

人們找到了島上的九處採石場,只見採石場內那些堅硬如鋼的岩石像被切蛋糕似的任意割開,幾十萬立方米的岩石已被鑿成初步的模樣。還有300多尊石像,有的尚未完工,有的加工了一半,有的已加工好放在遠處等待著運走。有一尊石像最奇特,它的臉部已雕鑿完成,只有後腦勺的一點還和山體連接,只要再有幾刀就可和山分離,然而它的製作者卻突然停工了。這裏的一切似乎都是突然停止的,到處是石斧、石鎬、石、石鑿,大石料上深刻的鑿痕還分明可見,四處佈滿石屑,好像人們突然接到一個無法抗拒的命令,頃刻間捨棄了一切匆匆離去。這是怎麼回事?小島上到底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情?

在離復活節島500米的海面上,有三座高達三百米的小島,分別叫作莫托伊基,莫托努俟、莫托考考。他們四周是危崖絕壁,任何船隻都無法靠近。然而島民們清楚地記得,原來有幾尊巨人石像就高高聳立在這危崖的頂端。法國考古學家馬奇埃爾證實,這石像確已跌入海中,可石像的基座石壇還穩穩座落在危崖絕頂上。

考古學家面對著這三個小島的石壇,真是目瞪口呆。因為他們知道,別說是在史前的原始社會,就是在現代,除了最先進的直升直降的飛行器,誰也無法把這些巨人石像運到懸崖絕頂。

還有,這些巨人石像是誰造的?據第一個到達島上的羅格文回憶錄寫道:當時的島民有的皮膚為褐色,就顏色的深淺而言與西班牙相似,但也有皮膚較深的人,而另一些完全是白皮膚,也有皮膚帶紅色的人,只有數百口人,卻分為多種膚色,這更加讓人不可思議。

有些研究太平洋的學者認為,復活節島的巨石人像,應屬於玻利尼西亞文化,根據是庫克船長所說島民所使用的話語保留著南太平洋的音韻。而據研究,玻利尼西亞的歷史不可能早於公無九世紀。復活節島的考古調查表明,島上最早也只能是公元十四世紀才有人居住,還有更多的學者認為,復活節島只是在公元十五或十六世紀才有人遷入居住,這距離荷蘭人首次來島僅距100多年的時間。如此短暫的時間,居民們怎能完成如此龐大的工程?

但也有另一派專家認為,復活節島上大概早在公元690年以前就開始建造祭壇。用紅色火山石建造的紅帽子大概造於1110年,至於石像的建造大約從公元 450年開始到公元1650年左右才結束。前後共經歷了一千多年的時間。而用碳在4測定,最早的石像建於公元前1680年。那時又是誰在島上居住呢?

要想破解這些疑問,最好的辦法是找到島上的文字記載。復活節島至今人口雖很少,卻有一種獨特的文字。刻著文字的木板叫做“說話板”,板上密密麻麻地刻滿了像形文字,但這種這字與世界上已知的任何一種文字都不相同,而且至今只收集到個1塊“說話板”和幾件刻有這種文字的手工製品。世界各國眾多科學家運用了包括電子計算機在內的一切現代科學拖把段,卻仍然無法解讀。

更令人驚訝的是,復活節島的居民稱自己居住的地方為“世界的肚臍”。這種叫法,一開始人們並不理解,直到後來航天飛機上的宇航員從高空島瞰地球時,才發現這種叫法完全沒錯復活節島孤懸在浩瀚的太平洋上,確實跟一個小小的“肚臍”一模一樣。難道古代的島民也曾從高空俯瞰過自己的島嶼嗎?假如確實如此,那又是誰,用什麼飛行器把他們帶到高空的呢?

在復活節島的懸崖下,有一堆大圓石塊,上面刻有許多鳥首人身的浮雕圖案,被稱為“鳥人”。居民為什麼選擇了這種“鳥人”作為崇拜對象?鳥首隱喻著什麼?有人認為,也許它是指一種能夠在高空飛翔的智慧生物,正是這種智慧生物在高空中俯瞰地球,才得出了復活節島是“世界肚臍”的結論。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