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5日 星期日

吸血怪謎案調查:無數家畜血被離奇吸干致死

無數家畜離奇死亡,體內的血一點也沒剩下。

它來自地獄,是嗜血的怪獸。它像爬行動物,像袋鼠,又像吸血蝙蝠。它有著紅亮的雙眼,森森的獠牙。它最早似乎是出現在波多黎各,接著,它的肆虐范圍擴大到拉丁美洲,而后又延伸至美國和加拿大。一些死去的動物被精准地割去了某些部位,眼球、嘴唇或生殖器官不知去向。

這會是外星人入侵嗎?還是秘密的基因實驗出了大差錯?或者,隻是由人類心靈的某個陰暗角落生出的幻象?近日,美國《國家地理頻道》即將播出的“奇聞大揭秘:吸血怪”將為我們揭開謎底。



波多黎各民間流傳的一種吸血怪物1994年開始在一個小鎮上連續作案

幾十年來,波多黎各民間一直流傳著一種吸血怪物的故事。然而就在1994年,這個黑暗傳說似乎變成了可怕的事實。事件發生在卡諾瓦納斯小鎮,事情的開端其實很簡單:幾位農民抱怨自家牲畜被離奇殺死。但沒過多久,這件事似乎發展成了經常性的屠殺。大多數死亡事件都發生在附近這片區域。

起初是一些山羊和綿羊被殺死,但沒被吃掉。它們的頸部有穿刺傷痕,體內的血一點也沒剩下。究竟是什麼在殘害波多黎各的牲畜?很快,波多黎各媒體創造出了一個嫌疑犯,並為這個未知的凶手取了個傳遍全球的響亮名號:丘帕卡布拉,意思是“吸食山羊血的東西”。

當地有牲畜死亡時,大家都會懷疑是丘帕卡布拉干的。后來,有人說自己看到了“吸血怪”。據目擊者說,那是一個相貌丑陋、眼睛很大的怪物,一半像狗,一半像石像鬼,還發出一種奇怪的口哨聲。它長著翅膀,背上還有一道隆起的刺。

截至1996年,已有兩千隻動物被殺,有幾百人聲稱看到過這頭怪獸。官方歸罪於某種已知的掠食動物,但公眾難以接受這種說法,於是紛紛自己組織起來,展開調查。波多黎各調查組研究了數百起案例,堅信丘帕卡布拉事件肯定有邪惡的、超自然的成分。有人猜測丘帕卡布拉是外星人。有人認為它是出逃的外星寵物。還有人認為它是一項秘密基因實驗的產物,是政府勾結外星人干的。

2000年,有報道說吸血怪出現在了尼加拉瓜,並且留下了一具駭人的尸體

2000年,有報道說,丘帕卡布拉出現在了尼加拉瓜。在馬那瓜西北方70公裡處、小城馬爾佩西洛郊外,塔拉韋拉和他的鄰居們在一個月裡損失了一百多頭牲畜。

有關怪獸的傳言開始在這一地區散播。沒過多久,塔拉韋拉便親眼見到了這種怪物。

一天,塔拉韋拉把牲畜都關起來,隻留一隻羊在院子裡做誘餌,然后,他開始靜靜等候丘帕卡布拉露面。就在午夜前后,他忽然聽見院子裡有響動。那個怪物穿過谷倉邊的空地時,塔拉韋拉瞄准它,開了槍。第一槍就打中了,它開始絕望地扭動身體,接著他又補了一槍。可最后還是讓它跑了。一路上它一直在尖叫。

幾天后,塔拉韋拉看到禿鷲在他的田地上空盤旋。他過去查看,結果發現了一具駭人的尸體。尸體已經被禿鷲破壞得差不多了。塔拉韋拉確信,這就是被他射殺的那隻動物。他把尸體送到了位於萊昂的尼加拉瓜大學。因此,科學家解剖了這具被認為是丘帕卡布拉的動物尸體。

專家對丘帕卡布拉的尸體進行研究,結論是這隻動物是普通的狗

專家剛看到尸體,就大致猜到了這是什麼﹔但他們還是用了整整兩天時間進行研究,避免判斷錯誤。他們將骸骨復原,仔細測量了骨骼結構。從皮膚上的毛發、還有乳腺來看,他們確定這是一種哺乳動物。它的牙齒緊湊結實,嘴的構造絕對不適合吸血。接著,科學家把塔拉韋拉找到的顱骨與最初被懷疑的對象——— 家犬的顱骨做了一個比較。結論非常簡單:這隻動物是普通的狗。

校方立即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報告他們的發現,希望能平息丘帕卡布拉引起的恐慌。可結果卻引來了一片攻擊。人群裡發出噓聲、叫罵聲,有人甚至認為他們把那隻動物藏起來了。公眾的反應極不友善,令部分專家感覺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脅。

退休治安官馬歇爾決定引誘凶手自己送上門來,他發現了一個不速之客

其實,拉丁美洲的丘帕卡布拉傳說與北美一樁由來已久的懸案,似乎有著共通之處。

事情始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當時有幾隻動物被殺,而且死得很奇怪。馬的皮被剝得一干二淨,牛的眼睛、耳朵和乳房都不見了,看上去就像被手術切除的一樣。有人注意到尸體流血很少,便認為凶手一定是使用了激光。

有人說那是政府進行的秘密實驗,還有人說,這是外星人來收集樣本、准備做一些不可知的實驗。

但有一個人認為,這些動物離奇死亡事件其實一點也不離奇。這個人就是阿肯色退休的治安官赫布·馬歇爾,他決定引誘凶手自己送上門來。

當地一位農場主捐出一具牛的尸體,馬歇爾把它擺在一塊開闊田地中央,與離奇死亡現場的環境相仿。他們架起了一個監視用的遮棚,防備可能跑來吃這頭牛的食腐動物。

監視開始沒多久,鏡頭中的尸體便明顯鼓脹起來。赫布·馬歇爾說:“動物尸體如果暴露在外,尤其是在夏天,氣溫可能有華氏一百度的時候,不出二十四小時,尸體就會脹得很厲害。”

幾名治安員輪班守了一整夜,牛的尸體一直在膨脹。到了早上,牛皮開始迸裂。嫌疑對象紅頭美洲鷲沒有出現,卻來了幾千個意料之外的不速之客———麗蠅。

麗蠅切割功夫不亞於手術刀或激光,同時,它們能以驚人的速度吸干尸體內部及周圍的血液

尸體腫脹之后,體內的氣體便開始把很多內臟之類的東西擠出來,那些東西一下子就被麗蠅吃了個干淨。

麗蠅把卵產在一些柔軟的部位,比如眼睛、耳朵、鼻孔和生殖器官。幼虫用口鉤割下腐肉,並用唾液分解死去的組織。不一會兒,這些微型外科醫生的本事就顯露出來了———切割功夫不亞於手術刀或激光。

這些昆虫還解開了另一個謎團:它們能以驚人的速度吸干尸體內部及周圍的血液。監視48小時之后,大自然就創造出了一個典型的離奇死亡現場。華盛頓縣治安辦公室由此斷定,牲畜神秘死亡事件可以正式結案了。

阿肯色獸醫黛安娜·巴利克說,馬歇爾等人在1979年得出的結論、到今天依然站得住腳。巴利克認為,一般的掠食動物也能留下看似詭異的傷口。人們認為可疑的穿刺痕跡,在巴利克眼中則是野獸襲擊造成的標准傷口。

《國家地理頻道》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