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9日 星期二

地球上曾有半人半獸 個個嗜酒如命

paranormal

不久前澳洲曾發現了一處石器時代的岩畫,上面畫的是奇形怪狀的生物。考古學家稱它們為人和動物的雜種,並且認為,這些岩畫是古代“畫家”的寫生畫。

它們同人類是鄰居

最近一則奇談怪論震驚了世界。

悉尼澳大利亞博物館研究波爾·塔孔岩畫的專家和劍橋大學的人類學家克裡斯托弗·奇彭代爾都認為,文明初期有過包括半人半馬在內的雜種,它們完全有可能是原始人的鄰居。



他們在澳大利亞和南非不僅發現了32000多年前的獸頭人,還有人頭獸的岩畫,而且對這些奇怪的岩畫進行了世界上首次最詳細的研究。科學家們仔細研究了人類祖先的近5000幅岩畫,並對其出現的頻率和所畫雜種的類型加以系統整理,還斷定它們的年齡,最后得出“遠古時候還確確實實有過人獸”的結論,因為原始人不可能畫出他們沒見過的東西。

神話中它們個個嗜酒如命

在古希臘和羅馬的神話中也有不少有關人獸的情節,其中更多是提到半人半馬。這種動物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馬或別的像牛、驢、綿羊乃至山羊等動物。 kentauros這個詞也是合成詞,ken(來源於kenw)意為“我要殺死”,tauros意為“牛”,這跟古代的天文知識有著聯系。每當人馬星座(採取射擊姿勢的半人半馬)出現在夜空中,金牛星座(太陽象征之一)便隱而不見。

根據古希臘傳說,半人半馬是從希臘山下來,它們在山上同當地居民的關系很緊張。因為半人半馬一個個嗜酒如命,因而極易動怒,曾不止一次跟人類發生過沖突。

牧人是禍端?

有人問神話學專家、歷史學副博士亞歷山大·古裡耶夫,人獸到底是從何而來。

古裡耶夫的回答是:在古時候,不少民族都相信他們是動物的后裔。比如說,古代有西域人認定猴子是他們的祖先,印度半島有些人認定他們的祖先是馬,東南亞有些國家則認為狗是自己的祖先。

還有一些非常怪異的傳說。比如說,有一則古希臘神話就說,由眾神與人的主宰宙斯變成的蛇勾引了馬其頓國王的女兒奧林比亞,結果生下未來偉大的征服者馬其頓王亞歷山大。

總之,如果相信一些古文獻,那古希臘羅馬人是離不開半人半獸的。有這麼一個故事,說希臘科學家塔列斯曾勸說他的主子柏立安德,要他別把馬群交給那些未婚的牧人去放牧,免得產下一些半人半馬。羅馬諷刺詩人尤維納利斯曾有過這樣的記述,說羅馬女人經常勾引動物。實際上,在古埃及,這種故事的內容表明了人類對動物的生育能力的崇拜,還是當時祭祀生育力的內容之一。

離奇的記錄

的確曾有一些有趣的關於半人半獸的不良記錄流傳民間。

有一些像巴拉賽爾蘇斯和卡爾達諾這樣嚴肅的科學家,還有16世紀意大利著名外科醫生裡擇吉,他們有好幾次曾記錄下野獸產下人孩的事例,其中就有馬、大象、狗,甚至有獅子。當然這僅僅是故事,嚴肅的科學家並不把這當回事。

人畜雜交有沒有可能?

有人問亞歷山大·古裡耶夫:人畜雜交的事有可能嗎?

科學家回答:過去科學界是堅決否定這種可能,但近來有一些嚴肅的專業出版物開始刊登一些有關遺傳學家的實驗報告,說他們在試管中已成功培育出所謂的嵌合體,即一部分是人細胞,一部分是野獸細胞,像老鼠、羊和猴子細胞的胚胎……順便說說,在遺傳學家看來,人類同這些動物相差不大,也就幾個百分點。

他相信雖然很少,但總有自生突變現象發生。誰也不敢說人類有史以來時時都有這種突變,因為科學家從未進行過普遍的基因分析。

在19~20世紀的醫學文獻中,還可以找到不少生下人獸的例子。比如說,著名的神學家塞特列爾曾在1940年斷言,所謂的畸形人很有可能就是人與野獸雜交的結果。

當然,這些都是沒有直接証據的,不過給人們提供了一個茶余飯后的話題而已,當不得真。

鏈接:美科學家制造人獸混血動物

據美國《華盛頓郵報》日前報道,在過去數年中,美國科學家將人類的干細胞加入到許多動物的發展胚胎中,秘密炮制出了許多實驗性的“混血赫邁拉”產品,而赫邁拉是希臘傳說中擁有獅頭、羊身、蛇尾的吐火怪獸。

據報道,在一個正在進行的實驗中,美國明尼蘇達州的杰弗裡·普拉特醫生將人血干細胞注入豬的胚胎﹔在另外一些實驗中,以美國內華達大學的伊斯梅爾·贊賈尼為首的科學家已經將人類干細胞添加到了綿羊的胚胎中﹔還有一些實驗中,科學家將人類的腦細胞注入老鼠的頭蓋骨內,這些擁有人類腦細胞的老鼠從它們的籠子中向外窺望時,天知道它們在想些什麼。

科學家稱,“混血赫邁拉”可以讓科學家有機會觀察人類的細胞和器官如何活生生地發展成熟,然而,當科學家試圖將人類腦細胞也注入動物的頭蓋骨內時,我們不禁要問———被用於實驗的動物是否會變得像人一樣聰明?

3 則留言:

  1. 我一直以為只係傳說,估唔到係真的,不可思議!

    回覆刪除
  2. 牛人 帥! 有沒有食人妖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