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7日 星期日

外星人與綠色血液 (中)

射殺的怪物流出綠色血液

苟德以(Edwin Godoy)先生與其妻曾在愛爾洋奎附近的岳母家看過幽浮,它像流星一般在空中劃過,但又來回轉折,忽然間消逝於叢山峻嶺之間。另外,他還有一些離奇的遭遇。



早在1978年時,苟德以在美國陸軍服役,部隊駐紮在華盛頓州的路易斯堡(Fort Lewis),附近是一片森林地。苟德以在部隊是神槍手,當年在陸軍中排名第三名。

有一天晚上,他們參加演習後回隊,途中卡車故障,演習指揮官決定帶隊徒步回隊,只留下苟德以一人看守卡車。此事不太尋常,在正常狀下,應是由二人留守才對。部隊八點離開,到了半夜十二點十五分左右,他發現300公尺之遙的森林處有個人影,似人非人,非常高大壯碩,全身覆蓋著灰黑的長髮,眼眸散發的是紅光。

苟德以說:「那東西朝我跑來,我連喊了三聲站住,要他答話。他不理我,於是我先對空鳴槍示警,然後開槍打牠,這時那個渾身毛茸茸的東西捂著胸膛吟吼,朝牠的右方跑走,在森林中消失了。」

苟德以非常緊張,心想自己看見的是傳說中的大腳怪(Bigfoot)。到了早上六點,基地來了二名機械員,對苟德以的遭遇表示難以置信,但他們確實在當場看見似人的大腳印,旁邊還有幾攤紅色的血跡,只是血跡看起來特別的油,好像剛剛才滴濺在地上似的。

他們以無線電向上級回報,約在早上七點半左右,來了幾個身穿實驗室的白色外套的人,他們小心翼翼,用小瓶子裝盛那些像血跡般的液體。苟德以則一回到基地就被送往醫院報到。

令他訝異的是,路易斯堡是陸軍基地,但是出面照顧他的卻是一名空軍上校。這名上校詳細詢問經過,並為他鉅細靡遺的作身體檢查,其中特別詢問整個過程他距離那怪物有多近?身體是不是有甚麼刺痛不適?或者喉疼頭痛?或者身上長甚麼疹子?

最後,苟德以奉命向基地的中將指揮官報到,指揮官叮囑他不准對外透露自己的遭遇,否則要受軍法審判,其後果自行負責。

事情發展到此並未結束。不久後,在醫院實驗室服役的檢驗兵告訴苟德以:「我與另外兩個人檢驗那怪物的血液,我的媽呀,你到底射到甚麼東西?血液裡面有人體的細胞,有動物的細胞,還有葉綠素!更怪異的是,血樣離開燈光放在暗處,它竟然會發出綠光,這種奇怪的磷光好像是放射線的光,我的媽呀,那怪物到底是甚麼東西?」

苟德以說他現在回想起來,當年基地指揮官等人似乎知道事情的原委。他記得有一回他進入基地一個大型的安全倉庫,裡面防衛森嚴,儲放著很多瓶子,全都散發出綠光,他原以為是鈽之類的儲存物,這些瓶子裡的東西與他遭遇的情況是否有關,思之難解。但是他認為美國政府與軍方似乎預先知道會有事情發生。這與前述1984年2月16日在愛爾洋奎山區發生的事情有些類似,前來處理問題的人早已穿好防護衣物,似乎知道要處理甚麼事情。

噴射客機墜毀發現另一件「綠血」案例

另外還有一樁事情令人覺得離奇。這已經是很多年前的往事了,在南美的哥倫比亞發生一場噴射客機墜毀的事件,有一名以色列乘客被撞得血肉模糊,但是怪異的是,他流的是綠色的血液。以色列願意認領屍體,但據稱屍體運回以色列前,美國政府曾派遣人員前往哥倫比亞調查採樣。此事西班牙語之Telemundo美國電視台曾播報過。

根據上述目擊者的敘述,美國軍方似乎很明顯的與這些事件有關,他們瞭解自己在處理甚麼問題,而各個不同的軍事機構諸如陸軍、空軍彼此有共同合作的關係。但是除此之外,愛爾洋奎還發生下列許多事件。

2 則留言:

  1. 葉綠素?難道外星人好似plant,唔洗食野,可以靠陽光自己做food ?唔通佢地住的星球都有陽光?

    回覆刪除
  2. 有都唔出奇既,嘿嘿~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