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3日 星期六

最新瀕死體驗故事 探尋發生原因

near death experience

死亡不是許多人喜歡談論的事情,更不用說親身經歷。但美國至少有八百萬人聲稱他們有瀕臨死亡的經歷(NDE)。科學界一直在探索,為什麼會發生瀕死經歷。專家稱,儘管目前科學還無法真正解釋瀕死經歷,但它是存在的,而在所有解釋中精神因素起著重要作用。

最近報導的幾則瀕死經歷

美國有線新聞網(CNN)10月31日報導,佛羅里達的一位公共關係業務經理平靜地講述她四年前瀕臨死亡時的情形。



在北加州的一條波濤翻滾的河流中,馬瑟維齊(Galena Mosovich)困在一艘被傾覆的木筏下,她意識到身體感到「恐慌」,但精神上卻很平靜。

馬瑟維齊說:「我感到窒息並大口的喘氣。。。在水下大約只有一分鐘卻好像過了一生」。然而,在得救前的一瞬間,馬瑟維齊的心情卻十分平靜,她說:「我記得自己在想『我可能要死了。。。這是怎麼發生的』。」

馬瑟維齊說:「在那一瞬間死的概念似乎很簡單,這種從複雜的生命及通常面臨的挑戰轉至一切平靜,這個過程多麼的有趣」。從那以後她的生活沒有多少改變,但她發誓不再行駛在急流中了。

美國德州目擊者新聞(Eyewitness News)報導,居住在拉博克(Lubbock)的瑪莉‧瑞比尼(Mary Jo Rapini)一向熱衷於跑步。她曾跑過馬拉松,甚至參加過100 英哩的賽跑比賽。但在四年前她停止賽跑,因為這位妻子及二個孩子的母親曾經厤了瀕死體驗,當時幾乎死去。

當時瑞比尼正在體育館裡練習舉重,就聽見某個東西在頭腦裡突然爆裂。瑞比尼體內生有動脈瘤,此時大腦中的動脈破裂。她說:「我受到嚴重傷害」,「我曾經受過很多苦。但從未有過這樣的痛苦。」醫生說她有50%的生存機會。

為她進行的腦手術耗費了八小時,痊癒後她開始講述此次經歷。但她相信真正的奇蹟發生在手術前的夜間。她說,她的知覺漂移出去,突然看見圍攏著她的光芒,使她感到溫暖。她說:「那樣的親切,真是充滿了愛」。

瑞比尼說:「然後我出來進入一個難以置信的空間,那裏光輝燦爛,某種東西托扶著我」。

她說,光是粉紅色的,她相信是上帝發出來的,上帝還與她談話。瑞比尼說:「他說,『讓我問您一個問題,您是否曾經像在醫院裡人們愛你的方式愛過任何人?』」。然後這個聲音說,你沒有。

她極為感動,因此決定撰寫一本書,稱為《上帝是粉紅色的? 從垂死到復活》(Is God Pink? Dying to Heal)。因為她平時不相信宗教,所以她相信「只是遇見了我自己的上帝。」

據CNN 報導,美國俄亥俄州德頓市大學(University of Dayton)宗教研究系主任麥玆(Sandra Yocum Mize)博士解釋說,大多數宗教團體不去解釋瀕臨死亡的經歷。她說:「然而,瀕死經歷常被認為是精神方面的深刻變化」。「許多人。。。感覺並沒有死去」,「因某種原因他們被饒恕,因而他們的生命是必須珍惜的特別禮物。」

瑪麗・林(Mary Lin)就是這種情形,這位亞利桑那普里斯科特(Prescott)的營銷專家計劃返回學校,以便能夠更好的訓練自己的聲音,通過唱歌「吸引」她的觀眾。

林四年前患病就醫時經歷過瀕死體驗。林說:「我覺得站在一個梯子上迎著光,心裏充滿著放棄『現實』的感覺」。「我感到準備離開,但遇到阻力。」

林說,她進入「與靈魂深度交談」的狀態。四天之後,她記得收到一則「信息」,為了康復,她的畢生應該發揮自己的天分-林是作家、藝術家、舞蹈家和歌手。她說:「這就是為什麼我回學校深造的理由。如果沒有瀕臨死亡的經歷,我不會知道這些。」

美國至少八百萬人有瀕死經歷

雖然瀕臨死亡的經歷一向被認為十分罕見,但根據弗吉尼亞大學健康系統(University of Virginia Health System)的感知研究部主任、精神病學教授哥瑞森(Bruce Greyson)博士的報告,研究員現在估計,那些接近死亡的人中,大約三分之一或美國人口的5%體驗過瀕死經歷。

哥瑞森在一篇發表在《生物醫學進展》(Perspective in Biology and Medicine)上的文章中,描述瀕臨死亡的經歷為「深奧及超神秘的心理事件,特別發生在個體接近死亡或處於嚴重的身體或情感危機的情況下。」

目擊者新聞說,美國至少有八百萬人聲稱他們有瀕臨死亡的經歷。

探究瀕死經歷發生的原因

顯然這些體驗是真實的,但科學界在持續的辯論,為什麼會發生。如同瑞比尼所相信的,真實的精神作用是常被引用的解釋之一,但目前尚沒有一個科學的解釋,人們還不清楚瀕臨死亡經歷發生的真實原因。

根據德州大學休斯敦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Houston)神經科學家比坎普(Michael Beauchamp)博士的研究報告,人們有時會有瀕臨死亡的經歷,如當大腦突然缺氧,或體內生有動脈瘤等。

但他也承認精神因素可以部份解釋瀕死體驗。比坎普說:「當然我認為,在他們所有的現象中精神因素是重要的,科學無法真正地解釋它的精神部份」。

對一些人來說,瀕死經歷成為改變生活的精神力量。在瑞比尼手術後的六個月,她參加了33英哩的跑步比賽。對她來說,在拉博克醫院發生的事情並不神奇,也尚不能被目前的科學所解釋,但它確實存在,不能否認。她說:「我祈禱的越多,反思就越多,也更加誠實正直」。

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醫療神學和健康中心主任、神學和行為科學教授科尼格(Harold Koenig)博士說:「我們對這些瀕死經歷知之甚少」,但「從生理學的角度來說,大腦封閉可能產生光亮和隧道的感覺,這可依照精神的重要性來解釋。」

科尼格還說:「這是普遍的現象。。。但難以研究,因為這些經歷不是想像的,您無法核實,而且他們都是自己報告的」。

資料來源:美國有線新聞網(CNN)、目擊者新聞(Eyewitness News)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