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7日 星期一

你記憶中的事可能從未發生過

一個看似驚人不可置信的標題,可是似乎有不少事實證實這一點。



當你成為一件意外事故的目擊者,你真的記得你不曾留意的部份?車牌號碼、車色、速度描述、角度與位置?專家研究結果還指出,若此時聽到其他人描述意外經過時(其實是不正確的陳述),很多人的模糊記憶都受到了影響而改變,而後竟成為回憶中的事實!?



記憶的可靠性

結束忙碌的一天回到家中,打開電視看到新聞片段,有些是你遊歷過的場景,試著回想,隨著時間的逝去,現在你腦海中的畫面還剩多少?有趣有留意的場景可能還有一些,其他的恐怕已經所剩無幾了,而沒有留意的場景,可能當天都回想不起來。

當然,大部份時候我們不會記得一些細節場景。一些研究人員表示,很顯然的,我們不大可能記住這些細節。他們認為,傳統上認為人的記憶會像一張詳細的照片或錄像,這點是根本站不住腳的。

但是如果當時有犯罪行為,而我們恰巧成為目擊證人的時候。當我們的記憶成為一個重要的警察辦案依據時,我們真的能夠記起很多細節嗎?甚至是我們的回憶中的景象真的存在過嗎? 在此情況下,若作為判決依據的證人回憶真的可靠嗎?一位研究這個領域的學者,爾灣加州大學的伊麗莎白‧洛夫特斯教授建議說,法院應該要有一個新的證人宣誓辭:「你宣誓講實話,講整個真相,或者是你講的是你認為你記得的事情」!

有關記憶的研究

在近期,英國利茲大學的認知心理學家馬丁‧康威教授,因應英國心理學會(British Psychological Society)和律師學會(Law Society)的請求準備了一份報告,題目是「人的記憶在法律上的定位」。一部份內容將在法庭上協助研究記憶的科學家,一同評估證人回憶作為證據的正確性。

康威教授說,記憶基本上是一個組合各種訊息和經驗的集合體,而不一定是真實發生過的事件。一個研究上有趣的發現是,有很多人的記憶很容易因為外來訊息的提示而改變他們原腦海中的畫面。

在荷蘭,有一個著名的研究。研究人員研究一個發生在1992年的飛機意外,事件中一架貨機墜毀在史基浦機場附近的一處淺攤上。十個月後,他們進行了一項調查,詢問人們是否記得曾經看到過電視中播放這架飛機撞上一棟大樓的畫面。沒想到一半以上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看過。再過一段時間的調查,這個比例竟然上升到三分之二。很顯然的,根本不曾存在過這個電視片段。問這種提示性的問題顯然改變了人們的回憶。

另一個例子是發生在倫敦地鐵的著名槍擊事件, 恐怖份子金‧查爾斯‧梅內塞斯(Jean Charles de Menezes)的遭警擊斃事件。最初目擊證人聲稱,梅內塞斯被發現時身穿笨重的大衣,以致於他逃跑時必須繞過收票閘門的障礙。這個描述與當天媒體的報導是一致的,都是錯誤的。是不是因為錯誤的報導,影響了人的記憶,使得不存在的景象組合而成留在證人的腦海中。甚至是當有人告訴目擊證人,嫌疑犯不是身穿大外套,而且他還跑上火車,目擊證人竟然感到很訝異。

在倫敦北邊的一所警察培訓學院,其中有個課程是訓練警察採訪目擊證人。警察在課程中先看一段虛擬的殺人犯影片,然後同學間互相詢問問題。有一個同學說這個殺人犯好像是操著北方口音,當被進一步追問,他接著說,他認為是曼徹斯特口音,但他還是不能確定。詢問者追問證人看到的詳細發生情節,而事實上,證人一開始根本就不確定,從而延伸得來的細節可信嗎?

康威教授反對說,這種細節追問方式會誤導,甚至這整個問話過程可能會把可疑的景象加深,從而變成留存在證人腦海中的事實。根據一份英國的研究發現,警方大約有1/6提出的問題是以某種方式暗示目擊者。警方回應說,他們已經知道這種問題的風險並盡最大努力避免這些問話方式。

因此,人的記憶中的片段是不是自覺或不自覺地受到改變了?

記憶的真實性與驗證

有一個技術也許在未來可以幫助解決這個問題─腦部掃瞄。神經影像學現在已經發展到在犯罪現場某個特殊的物件對目擊者的印象。如果這個人曾在那裏看過,這些東西的景象會留存在大腦某個部位中。當電腦掃瞄證人的大腦,一旦看到這些特殊物件,會發現大腦有這個記憶的區域將會發亮。

不過,一位前任法官說,他擔心引入新的專家系統的可靠性。他說,一些專家發展了一套新的方法,一些其他的專家發展了另外一套。一般而言不容易判斷哪個是對的,或哪個是錯的。另一方面他認為說,陪審員可以利用他們的常識判斷證據可信與否,而在目前許多在法庭上使用的方法,記錄顯示分辨真實或不真實的記憶其實不是難事。看來腦部掃瞄方法的應用短期內不只是技術問題需要克服,還有一些其他部份也需要折衝克服。

2 則留言:

  1. 人的記憶實在太可怕!,我正在懷疑我的童年回惚係唔係真的?

    回覆刪除
  2. 可能我一直留戀的記憶都不曾存在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