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4日 星期三

20世紀六大謊言與真相:尼斯湖水怪很難存在

本文列舉的是歷史上流傳至今的著名的超現實故事,其內容涉及20世紀民間的主要傳說:外星人、巨型怪物、靈異力量、神秘地帶等等。這些事件都與根植在人類靈魂最深處的好奇特性密不可分。

不明飛行物墜毀事件

1994年,美國新墨西哥州參議員史蒂文·希夫請求官方對1947年出現在羅斯維爾的不明飛行物進行調查。負責調查的部門是國會下屬機構總審計局。1995年中期,總審計局宣稱沒有找到任何一份關於不明飛行物的文件記錄。案件調查就此結束。



然而許多不明飛行物愛好者認為相關文件被銷毀了。他們抓住報告中“該時期美國空軍的很多文檔都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被銷毀”這句話窮追不捨。報告中提到的是1945年3月到1949年12月這段時間內的財政和管理事務報告。讓不明飛行物愛好者質疑的是,恰好在1949年12月以後就再也沒有關於不明飛行物的報告。

欺詐就開始於英國電視製作人雷·聖蒂利在前往美國途中遇到了美國空軍的退役攝影師傑克·巴尼特。巴尼特宣稱,自己擁有美國政府50年來一直保密的一段影像記錄。這部時長92分鐘的紀錄片的內容包括美軍在一間帳篷內對一名外太空生物實施的醫學檢查、沃思堡空軍基地對外星人的解剖過程和杜魯門總統視察保存不明飛行物遺骸的地方。

2 0世紀40年代,最震懾美國政府的事件之一就是蘇聯原子彈試驗成功。對此,1945年美國實行的多項應對計劃中有一項名為“莫古爾計劃”,就是將攜帶高精度感應器的氣球升至高空,利用氣球探測原子試驗產生的衝擊波。1947年,一顆探測氣球在羅斯維爾附近墜落,被誤認為是不明飛行物墜落。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裡面確實存在著隱瞞行為:美軍將原子彈試驗探測器謊稱為氣象探測氣球。

尼斯湖怪獸

長37公里、寬1.68公里的尼斯湖是英國最大的淡水湖。很多人相信湖水深處有一個古老的生物,它避開世人的目光,在湖底平靜地生活。

人們相信這是一隻蛇頸龍,並把它稱為“尼斯水怪”。

1933年蘇格蘭《信使》月刊登載了一位匿名記者講述的一對夫婦從湖面上方看見一隻巨型怪物在水下活動的消息。從這一年開始尼斯水怪常在湖水中出沒,但1951年後卻不見蹤跡,或許是它厭倦了“狗仔隊”的窮追不捨。1960年航空工程師蒂姆·丁斯代爾在福耶斯河注入尼斯湖的河口拍攝到尼斯水怪的影片。

1987年英國和美國組織“深水掃描”行動,24艘考察船對尼斯湖進行了為期3天的地毯式搜索。和其他搜尋水怪的活動一樣,“深水掃描”無果而終。2003年英國廣播公司決定宣佈結束報道尼斯水怪,此前600束精確度達毫米級的聲納光束對整個尼斯湖進行全方位探測,沒有放過任何一塊水怪可能藏身的岩石。結果除了一個拴在深水處的浮標外,什麼都沒發現。

麥田怪圈

上世紀80年代,英國農田開始出現奇怪的對稱幾何圖案。這些圖案中有的是人為製造,有的至今仍不清楚其產生的原因。

1980年夏,英國索爾茲伯裏平原上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圓圈。《威爾特郡時代》的一名記者稱,圓圈的形狀過於規則,不像是大雨、疾風或者直升機旋風造成的。在媒體的密切關注下,英國出現越來越多的麥田怪圈,尤以那些神秘地帶為主。多年來麥田怪圈現象變得越來越撲朔迷離,甚至還出現了複雜的不規則圖形。

工程師科林·安德魯斯曾宣稱,麥田怪圈是人類意識和環境相互作用的結果。1999年他承認美國中央情報局曾表示願意雇用他,雙方的約定是中情局支援他的研究活動並讓他在媒體中露面。作為交換,安德魯斯要在幾年之後召開新聞發佈會,說明麥田怪圈是一場騙局。

然而事實卻令人泄氣。大部分麥田怪圈現象都被證實是愚弄大眾的蓄意行為。例如,英國兩位退休的老人道格·鮑爾和戴夫·喬利在某個夏天的下午玩性大起,決定在英國南部的某處麥田里弄幾個圈形符號。

他們的繪畫技巧如此高超,以至於農場主像博物館一樣向前來觀看“怪圈”的人們收取門票。

貝爾梅斯面孔

這是西班牙流傳最廣的超常事件。

1971年11月,家住西班牙南部某村莊貝爾梅斯大街(如今的瑪麗亞·戈麥斯大街)5號的瑪麗亞·戈麥斯·卡馬拉稱,自家廚房的地板上出現了奇怪的圖案,看起來像一張人臉,刮掉圖案後沒幾天面孔又再次出現。

6個月後,《理想報》刊登了這一事件的分析結果,證實這些面孔是有人用硝酸銀和氯化銀畫上去的。西班牙超心理學協會會長拉莫斯·佩雷拉稱,他們利用紅外線檢查發現,這些面孔圖案都含有顏料成分。政府部門組成的調查委員會裁定這是一場騙局。

然而面孔事件遠未到此結束。2003年伊克爾·希門尼斯和路易斯·馬利亞諾·費爾蘭德斯在其合作的作品《無名墳墓》中稱,戈麥斯家出現的面孔屬於她在內戰中死去的親屬。要證實這一點,需要對面孔進行一定的處理。然而相關部門的所有分析都證實在這些圖案中發現了繪畫顏料中的鋅、鉛和鉻等成分,由此證明這是一場騙局。

事實上,這一切都是為了賺錢而人為製造的騙局。面孔事件流傳開以後,人們紛紛來卡馬拉家裏參觀。在旅遊高峰期,人們只能從村裏的照相師手中購買面孔照片。2004年瑪麗亞·戈麥斯去世後,很多超心理學愛好者稱,他們在戈麥斯出生的那間屋子裏發現了更多的面孔。實際上,這些面孔都是用十分普通的手法繪製的:首先浸潤地板,在水跡幹掉之前找好圖像,然後用水、油和醋重新勾勒一遍。

據記者哈維爾·卡瓦尼列斯報道,貝爾梅斯·德拉莫拉萊達市政府曾想買下這座神秘的房屋,並將其改造成研究中心。戈麥斯一家提出了60萬歐元的天價數字,而房屋的實際價值僅為8.4萬歐元。卡瓦尼列斯和馬涅斯在《貝爾梅斯面孔》一書中對面孔事件的評價分別是“荒謬、可笑、令人好奇卻低劣的神秘現象”和“幼稚十足的謊言”。

百慕大三角之謎

1974年卡瓦尼列斯·貝利茨在其《百慕大之謎》一書中提到,在大西洋的百慕大三角地帶已經失蹤了成百架飛機和船隻,而且沒有留下任何線索。最為著名的幾架失蹤飛機代號“第19飛行隊”。1945年,5架飛行訓練機起飛後不久就發出“我們迷失了方向”的緊急信號。1963年,“硫磺女王”號貨船在百慕大三角失蹤,只留下了兩個救生圈。

真實的情況正如1974年拉裏·庫舍說的那樣,“一切都是不細緻的調查被追求轟動效應的作家添油加醋,充斥著錯誤和不正確的推理”。

“第19飛行隊”事件的起因是領頭機機長的指南針被損壞,而且他沒有戴表,其他飛機又缺乏工具。在海水翻滾的海洋上空飛機無法降落,燃料耗盡後就墜毀了。“硫磺女王”號的情況則更簡單,貨船當時航行在百米高的海浪之間,還遭遇颶風般強勁的大風。

此外,還有一些失蹤事件是人為製造的。1974年美國海岸警衛隊的一位發言人說:“惡劣的氣候條件和人類潛在的本性能夠解釋任何誇張的科幻故事。”

法老的詛咒

圖坦卡蒙法老的墓穴被打開後沒幾個月,就傳來參與挖掘的卡那封爵士去世的消息。於是坊間開始流傳他的死亡是法老詛咒的應驗。此後,一份報刊刊登了法老墓穴入口處的一段象形文字,意思是“誰擾亂了法老的安眠,死神將張開翅膀降臨在他頭上”。卡那封去世一年後,他的一個同父異母的兄弟、一名護士、一名對法老木乃伊做X射線照相的醫生和當時在挖掘現場的一個百萬富翁相繼死亡。就連墓穴的發現者霍華德·卡特的金絲雀都在墓穴被打開的那天被一隻眼鏡蛇吞食。

實際上,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咒文”。當年直接參與墓穴挖掘活動的26人中共有6人死亡。看起來“法老的詛咒”只針對特定的人———墓穴1922年11月29日正式開放之前卡特和卡那封早已秘密地進入過墓穴。最令人費解的是,作為墓穴挖掘的總負責人,霍華德·卡特本人卻安然無恙。

有人指出,卡那封等人死於一種由曲霉屬真菌引起的肺病。夏威夷大學流行病學專家德米勒認為,卡那封的死因是其臉上處理不當的一道傷口引起的敗血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