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7日 星期五

時代雜誌揭秘:現代"驅魔神父"的神秘生活

驅魔神父的生活對美國大眾來說一直充滿了神秘、不可知的色彩。那是一個普通人接觸不到、也難以理解的世界。近日,美國記者Matt Baglio出版了一本新書《儀式》,該書向世人揭示了驅魔神父的神秘世界。



當Matt Baglio第一次聽說有一種教廷宗教主辦的驅魔神父課程時,他就被這個主題所深深吸引了——邊是古老的宗教儀式,一邊是發達的現代社會,兩者的交合會是一種什麼情況呢?因此,他對一位名叫Gary的美國神父進行了長期的追蹤,並撰寫了此書。Gary神父曾在羅馬接受過驅魔神父的培訓,現在是Carmine神父的學徒。Baglio在接受《時代》雜誌採訪時,談到了驅魔神父的信仰,提到了不虔誠的驅魔神父,還介紹了驅魔儀式的很多細節。

問:你剛提到,之所以寫這本書,是受到了驅魔神父培訓課的啟發。你能詳細介紹一下當時的情況嗎?

BAGLIO:我當時在羅馬生活,是一個自由撰稿人。我聽說了這種關於驅魔和拯救靈魂的祈禱的課程。這門課程是由基督教會及其學校組織的,該教會為裏賈納宗徒,隸屬於教廷宗教。當時,我對驅魔術沒有任何概念,也不知道教會裏的人是不是真的相信這些驅魔術。那時真的就是被好奇心所驅使,非常希望了解這是什麼樣的驅魔課程,能夠在大學裏進行教授。

問:你當時腦子裏第一個念頭是什麼?有沒有想過,都21世紀了,我們盡然還在談論驅魔術?

BAGLIO:當然有。我當時腦子裏閃過的第一個念頭是:教會為什麼還要開辦這樣的課程?難道是一種特技表演?後來通過了解,我發現大多數課程其實都非常具有神學和歷史學的味道,反而缺乏實踐操作,這也是為什麼Gary神父後來還需要以學徒的身份跟隨Carmine進行學習的原因。該課程會邀請很多專家來講課,如撒旦邪教方面的專家、犯罪學專家。由於惡魔附身很容易跟精神疾病混淆,因此,該課程甚至還會邀請精神病專家向大家解釋惡魔附身和心理疾病之間的區別。

問:隨著我們對各種精神疾病了解得越來越多,如多重性格,癲癇,精神分裂和其他精神疾病,惡魔附身的說法是不是很難立足?

BAGLIO:在某種程度上是的。許多疾病在過去是被誤解了,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因此,教會必須要非常小心,不能把精神疾病和惡魔附體弄混淆了。

問:當你開始寫這本書時,是否想過,你自己是否相信驅魔術?整個過程中,你對此事的信唸有沒有動搖過?

BAGLIO:我在這件事情上其實還是比較有記者的職業精神的,我的態度是中立的,不存在贊成還是反對的問題。其實當時我就是非常想知道驅魔術到底是什麼樣的,並弄清楚教會的人為什麼仍然還相信它。然而,即便驅魔神父他們本人也承認,來找他們驅魔的人中有90%的人其實是根本不需要的。但是,世界上仍然還有很多事情是科學技術解釋不了的,比如飄浮、讀心以及其他超自然現象。我希望有一天這些都能得到科學解釋。

問:你在書中寫到,大多數驅魔神父甚至不喜歡談論驅魔,因為他們覺得這件事情非常讓人反感。這是為什麼?

BAGLIO:關於魔鬼和邪惡的事物,人們還是有很多禁忌的。教民們其實並不想聽到撒旦,邪惡以及罪孽。就拿Gary神父為例。他現在已經50多歲了,他是70年代後期的時候得到任命的。在他那個年代,教廷第二次大公會議的動亂撼動了整個教會制度,許多舊的宗教禮儀被放棄了,如拉丁文。另外,神父也會受到他們所生活的環境的影響。在現代社會,隨著精神分析法的發展,很多以前大家認為的靈異事件現在都得到了科學解釋。我相信很多驅魔神父也看到了這個現狀,所以他們會告訴自己,不要拘泥于那些中世紀的舊傳統,要與時俱進,讓自己變得更加現代化和更加開放。

問:所以,其實許多驅魔神父在教會裏是被邊緣化了?

BAGLIO:有些驅魔神父告訴我,其實他們的前輩們會看低自己作為驅魔師的工作。有趣的是,儘管新一代的神父們都調整自己適應現實情況,約翰·保羅二世和十六世羅馬教皇他們那一代人卻相對保守。因此,年輕的神父們相比之下較少受到嘲笑,而Gary神父他們那一代則甚至不願意談論自己的職業。

問:那麼驅魔神父是如何確定驅魔的對象的呢?也就是說,他怎麼知道誰是真的被魔鬼附身,而誰不是?

BAGLIO:驅魔的儀式規定,有三種跡象可以表明人被魔鬼附身:具有異於常人的力量,能夠理解未知的語言,能夠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但是,作出這些判斷都具有隨意和主觀性。因此,還必須要借助其他的線索。因此,神父們通常會觀察患者是不是對神有恐懼感,比如,無法禱告、不能說耶穌或聖母瑪利亞的名字,甚至不敢直視神父的眼睛等。即便他們最後直視神父的眼睛,那也是他們能做到的最底限了。他們通常在找神父之前已經多方尋醫,試圖通過藥物來治愈身上的問題。他們往往不相信這個問題是惡魔附身。他們也不會走到神父那,說:“神父,我受到了惡魔的攻擊,請您幫我祈禱驅魔吧。”但是,一旦這個人向神父求救,神父便能馬上確定,這個人的問題就是惡魔附體。

問:那麼,在驅魔儀式的過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BAGLIO:正像我在書裏所寫的,驅魔儀式有幾個不同的階段。向神禱告,讀福音,然後布道。神父也可以加進他想要的其他要素——如,重申洗禮誓言。但儀式的核心仍然是驅魔祈禱,祈禱包括訓誡惡魔和祈求上帝兩部分。祈求上帝的時候,神父會說:“上帝啊,請降臨並保祐這個人吧。”訓誡惡魔的時候,神父會說道:“我命令你從這個人身上滾開!”整個儀式從開始到結束大概要1個小時。但是我在羅馬認識的神父沒有一個人是這樣做的。他們除了驅魔祈禱以外,其他的部分就都給省掉了。他們會有一個等候室,裏面一天會坐上20個人。第二天又會有新的20個人。

問:在書中,你描述的Gary神父經歷的驅魔案例都比較輕微,你能給我們描述一下那些比較嚴重的驅魔案例嗎?

BAGLIO:其實,驅魔神父每治療100人,也就只有2到3個是比較嚴重的。患者會跟驅魔神父喊話,通常情況下他們會打嗝、咳嗽或打哈欠,也會呻吟和尖叫。但是,比較嚴重的話,他們會一直髮出聲音。患者會用盡全身力氣發出惡魔的聲音,說道:“這個人只屬於我。”“你沒有權利。”“你不可能打敗我。”他們也有可能會顫抖。最典型的一個畫面就是:患者坐在一張椅子上,雙手雙腳僵直地伸出來,不停地顫抖。在最嚴重的情況下,患者不僅高聲尖叫,他們還會撞擊、捶打、起身、用頭撞墻等。他們發出的聲音特別奇怪,你無法簡單的去模倣它。整個場景非常不可思議、超越了自然力量。隨後,還會有常見的嘔吐、口吐白沫。有一次,Carmine神父看到有一位婦女吐出來一隻黑色的小蟾蜍,那只蟾蜍當時還是活著的。Carmine神父去追趕那只蟾蜍,然後它就溶化成了唾液。我認識另一位神父,他的一位女性患者則吐出了7個黑色的釘子,其中有六個溶化成了黑色液體。Carmine神父還看到過一個婦女吐出來一大堆精子。

問:你覺不覺得,大多數人仍然不會相信驅魔術的真實性?儘管你寫了這本書,而且驅魔神父們也有他們的一些證據。

BAGLIO:直接否認還有點為時過早。我覺得,我們生活當中確實有些無法解釋的神秘事情發生。即使我們不相信惡魔,但是我們又怎麼去解釋那些超自然的現象呢?如果科學能夠解釋其中的一些東西,我會很高興。但是,在此之前,我覺得不能完全否定驅魔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