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4日 星期日

“死神”貓咪出傳記:5年准確預測50起死亡

它叫奧斯卡,是一隻黑白相間看似普通的家貓,但它的獨特本領令人稱奇:過去5年時間裡,奧斯卡准確預告50起死亡病例,因此得到了“死神”和 “四腳死亡天使”的稱號。美國布朗大學醫學教授戴維·多薩還為它撰寫一本書———《和奧斯卡一起查病房:一隻普通貓咪的奇異天賦》。多薩並不想以聳人聽聞的筆調描述發生在這隻貓咪身上的疑似超自然事件,而是希望人們從另一個角度看出現在病人床頭的奧斯卡。





奧斯卡的故事兩年前就已經為世人所知,當時《新英格蘭醫學雜志》刊登了醫學教授戴維·多薩的一篇論文,其中揭示了奧斯卡的神奇本領。2005 年,美國羅得島州Steere療養院的工作人員為了讓這裡多一些家的感覺,從動物收容所領養了不少貓咪。其中有一隻花色黑白相間的小貓,它被取名奧斯卡。 6個月大時,奧斯卡就開始展現出預測死亡的能力。

隻接近那些快死的病人

住在Steere療養院第三層的是那些病情最不樂觀的老年病人。這裡很多病人患有老年痴呆,思維已經不清晰,忘記了很多事情,如自己的年齡,曾經的職業,甚至兒女的名字。但老人們喜歡有貓陪伴在身邊,甚至可以說,動物把他們和逝去的時光聯系起來。正是在這裡的危重病房,奧斯卡的特殊本領才為人所知。

2006年的一天,多薩來到三樓查房,負責該層病人的護士瑪麗·米蘭達走了過來。“戴維,我想讓你來一下310房間。”瑪麗說,這間病房裡住著一位80歲老嫗,她原本患有嚴重的老年痴呆,后又被診斷出結腸癌晚期,已經時日無多,當時正處於昏迷中。但瑪麗想讓多薩醫生看的並不是莉莉安的病情,而是在莉莉安的病床上正蜷成一團睡覺的奧斯卡。

多薩覺得這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不過瑪麗提醒他,奧斯卡從來就不是一隻喜歡親近人的貓。它很少主動接近人,也不像別的貓一樣喜歡在走廊裡打鬧。大多數時候,奧斯卡都喜歡躲在床底下,或是望著窗外發呆。她還注意到,奧斯卡總喜歡和一些特別的病人呆在一起。“它隻接近那些快要死了的病人。”瑪麗說。這次也不例外,就在多薩離開310病房后幾分鐘,瑪麗打來電話告訴他,老婦人剛剛去世。

死亡預測讓家屬感恩

幾周后,療養院又有一名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病人離世,這一次,奧斯卡同樣也守在病人身邊。

更令人吃驚的是,這位病人去世前醫護人員沒有察覺到任何征兆,除了患有痴呆症,她的身體一直很好。但奧斯卡卻准確預見到了。多薩走進病人的房間,看到她的女兒悲慟欲絕地守在床前。多薩正想說點什麼安慰她,對方卻告訴他,是奧斯卡和自己一起陪著母親走了最后一程。她說:“奧斯卡是我的天使,它留在這裡陪伴母親和我,有它在我身邊,我覺得不那麼孤單。”

療養院的醫護人員注意到,奧斯卡似乎隻願意接近那些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病人,有時它的預知能力比醫生還要准確。一次醫護人員確認一名患者即將死亡后,奧斯卡卻不願靠近這名病人,而是獨自走到另外一間病房中另一名患者床前。結果証明,奧斯卡是對的。它接近的那名病人首先去世,這讓醫護人員也吃驚不小。多薩在醫學雜志發表論文時,奧斯卡准確預測了25起死亡病例,兩年后,它預測的死亡病例達到50例。

經過媒體報道,奧斯卡被稱為“死神”和“四腳死亡天使”,但這並非多薩教授的初衷,他不希望天賦異稟的奧斯卡得到這樣的負面形象。多薩說,“奧斯卡的故事很有吸引力。我一直打算寫這樣一本書,它不是關於奧斯卡的特殊本領,而是講奧斯卡陪伴患者走完人生最后時光對於那些患者的家屬和看護者來說有多麼重要。”

多薩認為,奧斯卡就像療養院這個大家庭的一員。由於它能准確預知死亡,這能讓醫護人員有時間做准備,通知病人親屬﹔對於病人和他們的親人而言,奧斯卡的陪伴則是莫大的安慰,也正因為它的存在,那些孤身一人的病人才沒有孤獨地離開這個世界。

  特異功能科學難解釋

療養院的很多病人去世后,他們的家人都在訃告中提及奧斯卡,感謝它的幫助。因為奧斯卡的預知讓人們為患病家屬的離世做好准備。多薩說:“我不認為奧斯卡有多麼獨特,它隻是處在一個特殊環境中。動物能看到一些我們無法看到的事情,例如狗能聞出癌症,魚能預測地震。動物知道人們什麼時候需要它們。”

目前還沒有科學証據能解釋奧斯卡的這一特異功能,但多薩教授認為可能是貓能夠感知氣味或化學信號,但人類卻不能察覺。他指出,醫學上有一種猜測認為,當細胞死亡時,構成它的碳水化合物會變成多種氧化物,其中包括不同種類的酮,這種化學混合物有一種芳香的味道。因此,或許奧斯卡聞到了病人去世前散發出的一種人類無法感知的化學物質。

不過多薩的興趣並不在於研究奧斯卡的能力,而是通過它讓人們了解不治之症,也就是多薩自己的研究領域。“有很多關於奧斯卡的故事值得講述,但也有很多故事是關於我們,當所愛的人住進療養院,就快走到生命的盡頭時,他們的親人如何度過這個艱難時刻。”多薩說,“也許由於有一隻貓在其中,這本書會更受歡迎。人們對於療養院、看護中心知道得並不多。這本書就是為了消除固有的偏見,療養院不是恐怖的死亡工廠。”

家貓奧斯卡的一天

病人的一位小孫子問媽媽:“這隻貓在這兒做什麼?”母親忍住眼淚告訴孩子:“它正幫助奶奶去天堂。”

這天上午,從睡夢中醒來的奧斯卡伸了伸懶腰,徑直向三樓的一間危重病房走去。房門關著,奧斯卡便安安靜靜地守在門外。半個小時后,門終於打開了。床上躺著的是一位患有乳腺癌的高齡病人T女士,她已經瘦骨嶙峋,顯然時日無多,現在隻能靠注射嗎啡鎮痛。

T女士的女兒正守在病床前,看到奧斯卡來探望,她微笑著和它打招呼。不過奧斯卡徑直跳上病床,看著病人,仿佛在檢查T女士的病情。但似乎時日未到,不是今天,在床上短暫地停留后,它又跳了下來走出門去。

繼續向前走,奧斯卡來到313號病房,門開著。K女士正在睡夢中,神色安詳,不過此刻,K女士的家人並不在療養院。奧斯卡跳上床,稍微停頓了一下,然后繞了兩個圈,最后蜷縮在K女士腿邊。沒過多久,護士進來查房,當她注意到床上的奧斯卡時,馬上意料到事情不妙。護士便趕緊回到辦公室,翻出K女士的病歷表,給她的親屬打電話。

半個小時后,親屬們陸續來到醫院,他們圍坐在K女士病床旁。牧師也到了,為病人舉行臨終祈禱。所有這一切發生的同時,奧斯卡完全不為所動,依然蜷縮在原來的位置。病人的一位小孫子問媽媽:“這隻貓在這兒做什麼?”母親忍住眼淚告訴孩子:“它正幫助奶奶去天堂。”半個小時后,K女士在睡夢中離開了人世。直到這個時候,奧斯卡才起身跳下床,悄無聲息地離開了313號病房。

奧斯卡回到療養院大廳,走過一塊屬於它的銘牌,這是附近一家收容所贈送給它的:“由於它充滿愛心的關愛,這塊銘牌屬於家貓奧斯卡。”不過奧斯卡似乎無暇欣賞自己的榮譽,它喝了幾口水,回到自己的窩裡,今天的工作已經完成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