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4日 星期四

"達芬奇密碼"真存在?名作預言地球末日災難

全球地震頻仍,日本海嘯和核危機又起,讓所有的科幻電影中的恐怖鏡頭都相形見絀。這讓人不禁又想起了達·芬奇。一次又一次,他的作品好像都成功地預言一個他根本不可能了解的時代。他畫出了坦克、飛行器、挖掘機的結構圖,這些全都在20世紀成為現實。他的另外一些畫作,仿佛也在預言地球毀滅的那一天……

“達·芬奇密碼”真的存在?

專家稱《最後的晚餐》預言地球4006年毀於大洪水

最近,教廷對外披露,他們的研究人員在達·芬奇的名畫《最後的晚餐》中發現了真正的“達·芬奇密碼”。預言地球將在4006年于一場大洪水中毀滅。

這項研究是由研究人員薩賓娜·斯福爾扎·加裏特茲亞做出的。她曾經在美國加州洛杉磯大學研究過達·芬奇的手稿,目前正在教廷檔案室工作。加裏特茲亞指出,這個密碼就掩藏在《最後的晚餐》中耶穌背後那扇半月形的窗戶上,那裏面隱藏著一個關於“數學和占星術”的密碼。這個密碼是用黃道12宮星座和拉丁文中代表一天24小時的24個字母做出的。加裏特茲亞目前正在撰寫一份更加詳細的報告以說明自己破解“達·芬奇密碼”的詳細論證過程。但是她現在可以告訴世人達·芬奇做出的那個預言:4006年3月21日,將會有一場“全球大洪水”降臨人間,而同年的11月1日將是人類“最後的晚餐”,末日會在那天降臨。但達·芬奇認為這場毀滅性的災難同時也將是“人類的新開始”。

“可以肯定的是,‘達·芬奇密碼’是真的存在的,但並不像那本暢銷書裏描述的那樣。”加裏特茲亞說。她指出,達·芬奇不但是一位藝術家,也是一位涉獵極其廣泛的科學家,同時他也是一位生活在“艱難時代”的虔誠信徒。而這正是他把人類滅亡的“密碼”隱藏起來的原因。

《安吉裏之戰》預言人類將毀於暴力?

有些時候,達·芬奇真的很像先知諾查丹瑪斯。他的不少作品都好像預言了現在甚至更遠的未來。在他的筆記本裏,也可以找到一些謎樣的話語,不知道到底是雙關語還是玩笑。比如:“世間將會出現這樣的生物,他們永無止息地互相攻殺,每一方都有巨大的損失和頻繁的死亡……神靈,你為什麼不打開那些進入你峽谷和山洞的深深裂縫吞沒他們,為什麼不向他們展示你溫情的那一面,而是像魔鬼那樣的冷酷與殘忍?”

關於這個預言,有學者解讀說,達·芬奇在暗示“人性中的殘忍”將會讓人類自取滅亡。而最能體現達·芬奇這一思想的是他神秘的作品《安吉裏之戰》(Battle of Anghiari)。這是和《最後的晚餐》、《蒙娜麗莎》一起並稱為達·芬奇三大名作的壁畫。在三幅名作中,它知名度最低,但也被專家認作達·芬奇最精彩的作品,是“傑作中的傑作”。

1494年,統治佛羅倫薩地區的梅第奇家族被驅逐,新任統治者邀請達·芬奇創作一幅謳歌偉大佛羅倫薩的壁畫《安吉裏之戰》。達·芬奇在佛羅倫薩市政會議廳,也就是現在的五百人大廳中創作壁畫《安吉裏之戰》,壁畫內容取材于15世紀佛羅倫薩和米蘭之間的戰爭,是達·芬奇最大的作品,也是他少有的關於軍事題材的美術作品。達·芬奇在壁畫中展示了戰爭中人與戰馬的軀體痛苦、恐怖的糾纏,透露出達·芬奇對人性暴力的看法。這幅金戈鐵馬戰爭場景,一直是人體結構和動態素描的範本,備受後人推崇。幾十年來,像拉斐爾這樣的藝術家們紛紛來此,臨摹學習。然而遺憾的是,在16世紀60年代,梅第奇家族恢復了對佛羅倫薩的統治,他們要重修議會大廳,並邀請當時著名藝術家喬治奧·瓦薩裏在原來畫有《安吉裏之戰》的地方重新創作一幅壁畫。在瓦薩裏的壁畫《卡辛那之戰》完成之後,世人就再也沒有見過那幅據稱完全可以與《最後的晚餐》或是《蒙娜麗莎》媲美的畫作。大家普遍認為,瓦薩裏在創作《安吉裏之戰》時,將達·芬奇的作品損毀了——順便說一句,毀掉《安吉裏之戰》並沒有讓平庸的《卡辛那之戰》多增添幾分光彩,事實上瓦薩裏也許算是文采斐然的作家,但真的是非常平庸的畫匠,他的《卡辛那之戰》在眾芳競美的佛羅倫薩顯得如此平庸和索然無味。

雖然《安吉裏之戰》消失了數個世紀之久,但達·芬奇遺留下來的一些相關草圖卻讓人們足以相信這是一幅充滿了戰爭“最野蠻瘋狂的表現”的作品。有的學者認為《安吉裏之戰》當中透露出達·芬奇的另外一個預言:人類終將毀滅于自身的暴力。而這個主題恰恰與他曾經在自己的筆記本中作出的預言相吻合。

《安吉裏之戰》藏在兩墻的夾縫之中?

人們希望能夠從《安吉裏之戰》當中獲得更多的啟示,因此幾個世紀來一直沒有放棄追尋它的下落。1975年,義大利的藝術研究員莫瑞希奧·塞拉西尼在瓦薩裏的《卡辛那之戰》中發現了神秘的資訊——壁畫上的一面綠旗上寫著意大利文“Cer ca,Trova”,意思就是“尋找吧,你會找到”。

瓦薩裏是不是在暗示有什麼東西藏在他的壁畫下面?20世紀70年代的技術水準尚不足以讓人們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但這麼多年,塞拉西尼一直沒有忘記這件事。從2000年開始,他借助紅外線拍照、鐳射測繪等新技術搜尋這幅消失的壁畫,並且確信自己已經“發現”了它。他發現當年瓦薩裏並沒有把他的壁畫直接覆蓋在達·芬奇的作品之上,而是重新砌了一面墻,畫上自己的作品。這讓他相信達·芬奇的壁畫一定就在兩面墻的夾縫之中。

但是,全面地復原達·芬奇的原作仍舊是個難題。因為佛羅倫薩政府不會准許塞拉西尼將瓦薩裏的壁畫毀掉,去尋找一幅只是“也許”會存在的名作。

如何確定這幅壁畫的存在?最近,塞拉西尼的探索終於迎來轉機。他在一次科學會議上呼籲科學家們的幫助。有科學家向他建議,或許可以用發射中子束的方法“看”到達·芬奇這幅被掩藏的壁畫。

達·芬奇多采用有機材料和防水油性材料進行創作,這些材料中大量的含有氫原子。中子束可以與這些氫原子發生碰撞反彈,而不同顏料在和中子束髮生碰撞的時候會產生不同的伽馬射線,記錄這些伽馬射線的資訊,或許就可以捕捉到壁畫中的斑斕色彩,將其復原。

佛羅倫薩政府對於塞拉西尼提出的這一新方案表示出了興趣。而塞拉西尼現在要做的就是拿出確鑿的證據使得當局相信達·芬奇的這幅壁畫仍舊存在,那麼佛羅倫薩將會派專家移除瓦薩裏的壁畫,讓達·芬奇的名作重見天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