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3日 星期三

菲爾.施耐德 Phil Schneider-有關於地下基地的最後演說

Phil Schneider(1947 - 1996)他在美國51區,S-4工作,持有第3級安全聲明,並有17年在政府黑色工程的工作背景,在1995年開始公開舉證洩漏機密,1996年遭暗殺。

Phil Schneider是51區的地質學家、結構工程師,在90年代初講學中他聲稱他正參與一個美國政府絕密設施的建設。Phil Schneider死于1996年死因是“自殺”,但這個死因讓很多人懷疑,因為他有13次人為的生命受到威脅。

【菲爾.施耐德,一個非常勇敢的人,最近失去了他的生命,他被以軍事判決的方式謀殺了。在1996年1月,他被發現死在他的公寓,鋼絲仍然纏在他的脖子上。據一些消息來源,他曾受到酷刑的折磨,然後被殺害。菲爾.施耐德是一名前政府工程師,涉及地下基地建設工作。他是1979年發生在地下基地的情報人員和軍隊與高大的灰人戰鬥中的三個幸存者其中的一個,1995年5月,菲爾.施耐德就自己的發現做了一個演講。7個月後,他受到酷刑然後被他以前的同僚殺害。而導致這個人如此結局的行為意味著什麼?其原因不應被忽視。以下是自菲爾.施耐德的最後演講:】

“這是因為聯邦政府可怕的結構,我覺得沒有直接危及他們,告訴任何人這個材料。所有人只是猜測。不過,我想指出,這次談話會被分為四個主要議題。這些議題將影響任何人,不管你是不是愛國者。我想讓你知道美國是一個美麗的地方。我已經去過70多個國家,我不記得任何國家比美國以及其公民更美。

我先給大家一個基本的概述,我畢業于工程學院,在我的學校有一半科目是在這一領域,我建立了作為一個地質工程師應有的名望,我同樣是個軍事和航空應用方面的結構工程師。我幫助建造過兩個美國所謂世界新秩序意義上的主要基地。其中一個基地是在新墨西哥洲杜爾塞,我在1979年參與了與外星類人型機器人的戰爭,而我是幸存者之一,我可能是你聽說過的唯一的幸存者。在另兩名幸存者密切掩護下,只有我一個人離開,知道整個運作的詳細檔案。66名特工,聯邦調查局人員和黑色貝雷帽等,都在交火中死亡,當時我在那裡。

第一,我將告訴你的部分將是非常驚人的。我要告訴你的一部分可能將是非常令人難以置信,但是,我不能代替你的眼睛去看,我邀請你去懷疑,但請,自由地做你的調查的功課。我知道信息自由法案沒有給你太多餘地,但它是我們獲得的最好的。當地法律圖書館是個好地方,可以尋找國會記錄。因此,如果繼續做功課,那麼我們會對自己國家所有方面保持警覺。”

深層地下軍事基地和黑預算

“我愛我所生活這個國家,我更愛我的生活,但我不會比你活得更長久,我有生命危險,如果我不相信它是如此。這項談話的第一部分是要關注深地下軍事基地和黑色的預算。黑預算案是美國國民生產總值的25%的一份秘密預算。黑預算目前每年消耗1.25萬億美元。至少這數額是用于黑色的工程,如建造和使用那些深層地下軍事基地等。目前在美國,有129個深層地下軍事基地。

他們自1940年初以來不斷日夜興建這129個基地,其中一些甚至更早開始。這些基地組成地下大城市由高速磁懸浮列車相連,的有速度高達2馬赫。若幹書籍曾經描寫過這種活動。我有Al Bielek記錄的副本,和建築學博士理查德.舒德爾談論他冒險生活記錄的副本。他曾在許多政府機構的深層地下軍事基地工作。在愛達荷洲有11個。”

*(理查德.舒德爾Richard Souder──不要與理查德.撒德爾Richard Sauder博士,地下基地研究員《地下基地和隧道:政府要隱瞞什麼?》一書的作者混淆。)

“這些基地平均深度超過一英裡,而它們又基本上是整個的地下城市,都差不多在2.66和4.25立方英裡大小之間。它們是用激光鑽孔機挖掘的,一天可鑽7英裡長的隧道。黑色項目沒有被國會的權威批準,是非法的。目前,新世界秩序依賴于這些基地設施。如果當時我知道我是在為新世界秩序工作,我是不會去做的。我是一定程度上被欺騙了。”

軍事應用科技的發展,德國的技術及更多

“基本上,因為歷年都有出現秘密外洩,直到應用科技出現麻煩為止,秘密軍事應用科技已經發展了44年半。這就很容易理解為什麼它早在1943年他們就能夠開始建設,通過真空管應用科技的使用,一艘艦只確實無疑地可以從一個地方消失並出現在另一個地方。我的父親奧託.奧斯卡.施奈德,涉及了雙方的戰爭。他原本是U型艦艦長,被俘虜和遣返美國。後來他介入了不同的工作項目,例如原子彈,氫彈和費城實驗。他發明了一種高速相機,並拍攝了于1946年7月12日在比基尼島第一顆原子彈試驗的照片。我檢測過那些原始照片,顯示速度率極高。甚至拍到當時布滿在比基尼島原子彈爆炸地點的飛碟高速逃離現場。在比基尼島那裡他們的牲畜也常有被肢解的問題。在當時,麥克阿瑟將軍認為,未來戰爭將是與其他世界的外星人之間的戰爭。”

“無論如何,我的父親奠定了費城實驗以及其他實驗的理論基礎,這和我要做的有什麼關系?沒什麼,絕非因為他是我父親。我不同意,因為他在其他方面沒有,但我認為他在來到這裡帶著很大的勇氣,他不喜歡呆在德國。有一個100萬美元的懸賞令給任何能夠殺了他的人。很明顯,他們沒有得逞。無論如何,回到我們的主題──深層地下軍事基地。”

杜爾塞基地的戰爭 (Dulce)

“早在1954年,在艾森豪威爾政府,聯邦政府決定繞過美國憲法,達成與外星人的協議。這被稱為1954年Greada協議,協議基本上涉及外星人可以利用少數牛只做實驗,和在少數人身上測試他們的植入技術,但由我們提供所涉及的人士的資料。慢慢地,外星人變了,開始討價還價,直到他們決定不會遵守原來的協議,這就是早在1979年的現實。發生在杜爾塞的衝突是出于一個偶然。

我曾參與建設的地下基地杜爾塞,這可能是最深的軍事基地了。它分七層,深度超過2.5英裡。在那個時候,我們曾在沙漠中鑽四個不同的洞,而我們將它們連接在一起,然後炸出一個巨大的區域。我的工作就是下到洞裡檢查岩石樣本,並建議如何爆破以處理特定的岩石。我領著我的隊員下到那裡時,我們發現一個名副其實的外星人建造的大型洞室,就是眾所週知的高大的灰人。我開槍射擊打中了其中兩個灰人。當時,有30個灰人在那兒,此後還有約40個趕來這裡,都被我們消滅了。所以我們佔有了現成的整個外星人地下基地。後來我們發現,他們已經生活在我們這個星球很長時間了,也許有百萬年。這或許解釋了很多古代宇航員之類的理論。”

“總之,我被他們的武器擊中胸部,那是他們身上的一個盒子,它在我身上造成了一個孔和一定劑量鈷輻射,因此我患有癌症。”

“直到我開始在拉斯維加斯北部51區工作到目前為止,我沒有得到真正感興趣的飛碟技術。1979年的事件後我休養了大約兩年,才回去為Morrison和Knudson, EG&G公司工作,在51區,他們在試驗各種特殊的航天器。有多少人熟悉鮑勃拉扎爾的故事?熟悉嗎?他是一個在51區的工作的物理學家,在試圖破解其中的一些飛船的推進因素。”

施奈德對政府派別,火車車廂和合同限制的憂慮

“現在,我很擔心的聯邦政府的活動。他們向公眾撒謊,執意阻礙參議員,並拒絕告訴外星人問題的真相。我可以繼續下去。我可以告訴你我感到有些不滿。最近,我知道有人在我附近,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生活居住。德森,他曾在鋼鐵制造業做過,他們在那裡做火車車廂。現在,我知道他30年的時間,這個家伙是安靜類型的人。有一天他來見我,他興奮地告訴我:“他們正在建造裝囚犯的車皮。”他很緊張。德森,他說,曾與聯邦政府簽合同,建造全長107,200米的火車,每節車廂有143對枷鎖。這巨大的項目派給了11個分包商。據說,岡德森獲得的合同超過20億美元。伯利恆鋼鐵公司和其他鋼鐵企業分別參與。他向我展示了波特蘭市北部的一個用鐵欄圍住的火車車廂。他是正確的。你可以算出約15,000,000這個數目。這可能就是反對聯邦政府的那些囚犯的人數。不再有任何一些人走出辦公室去投票,我們目前的政府結構是“技術官僚”,而不是民主,它是一種封建主義的形式,它與美國的共和政體無關。這些人是上帝,並立法禁止在公立學校祈禱。否則被罰款100,000元及入獄兩年。我相信我們可以做得更好。我也相信,聯邦政府正在運作的是奴役美國人民的策略。我不是一個很好的演講者,但我會繼續,直到某人用子彈來結束我,因為它是值得去揭露的,就是關于這些暴行。”

美國的黑色項目承建商

“還有其他問題。我有一些1993年的有趣的數字。目前有29架隱形飛行器的原型。這預算來自美國國會5年的這些計劃的245600000美元,這一數額你是不能用來買這些秘密項目的備件的。所以,我們一直在撒謊。每兩年一次的黑預算約1.3萬億美元。1萬億是1000個10億美元。1萬億美元重11噸。美國國會從來沒有看到這個秘密的黃金罐所涉及的記錄。承包商的sleath程序:EG&G公司,Westinghouse公司,麥道公司,Morrison- Knudson公司,承擔的任務包括安全系統,波音航空航天公司,Lorimar航空航天公司,在法國,Mitsibishi工業,騎士卡車,Bechtel公司,IG Farben航天技術公司,還有數以百計的更多。這是我們所期望的生活?而且作為熱愛自由的人民的生活?我不認為如此。”

星球大戰和明顯的外星人威脅

“不過,68%的軍事預算是直接或間接的黑預算。星球大戰很大程度上依賴隱形武器裝備的影響。順便說一句,如果我們沒有揀獲墜毀的外星人飛碟,沒有秘密程序會被得到,無它。你們有些人可能會問為什麼叫“航天飛機”是“穿梭”機,巨大的特殊金屬體制造的是在空間中,你不能在地球表面制造這種特殊金的屬錠,他們需要在幾乎處于真空狀態的外層空間生產這些產品。我們甚至沒有被告知任何接近的真相。直到幾個星期前,我是由美國政府雇用的Ryolite-38 clearance factor──世界最高等級。我相信星球大戰計劃是專門作為緩衝區,以防止外來攻擊──它與“冷戰”無關,這是只為從所有的人那裡爭取一個玩具──為了什麼呢?這整個謊言是在過去的75年裡執行的一個計劃。”

由美國和聯合國機構使用的秘密飛行器應用科技

“這是給你們大家的另一個情報。緝毒署和ATF其運作的預算,其工作40%依賴秘密戰術武器。1993年,這數字大幅度上升。根據聯合國戰略研究中心的3092報告,從1990年至1992年聯合國28%以上的全球業務所用的都是美國的隱形飛行器。

波黑戰爭起源于秘密守護者和三角洲部隊

“秘密守護者:至少有3個截然不同類別的特警部隊守衛我們的最高機密。其中首要的就是軍事聯合特遣部隊(MJTF),有時稱為三角洲部隊或黑色貝雷帽,是一個跨地域的戰術部隊,主要用于保護各種隱形飛行器在全球各地的行動。有172架隱形飛行器,十架墜毀,所以還有162架。約六個星期前克林頓簽署命令使他們參與聯合國行動。有蹟象顯示,在布什政府的最後幾天,三角洲部隊曾被派往波斯尼亞,作為一個秘密的狙擊手部隊,他們開始在各個方面展開攻擊行動,以達到真正觸發波黑衝突的目的,並為政治目的成功地駕馭和支配那裡的政府。

思考在美國的爆炸事件

“不久之前我被雇用做一個對世界貿易中心爆炸案的報告。我被聘用,因為我知道一些90多個品種化學炸藥。我查看爆炸發生後立即拍攝的照片,然後確定是puddled性質的融化,鋼和鋼筋被擠壓扭出超過原來的長度至6英尺長,只有一種武器能夠做到這一點──就是一個小型核武器。這是一個建造業類型的核裝置。顯然,當他們說這是一個硝酸鹽炸藥時他們是在100%說謊。伙計們,作為事實上的被逮捕的人,他們大概沒有這樣的犯罪行為,那是替死鬼,我有理由相信,同樣的這些秘密組織在幫國家犯著其他的罪行,如殺害在紐約的猶太拉比等其他罪行。不過,我要進一步指出,與去年在俄克拉荷馬城爆炸,他們說,這是一個硝酸鹽或肥料炸彈。‘首先,他們站出來說這是一個1000磅肥料炸彈,後來他們又改口說它是1500磅,然後2000磅,現在,它又變成20000磅,你無法將20000磅的東西放在貨車上。現在,我從來沒有混合過炸藥,但我知道炸藥的化學結構及建築應用,我的聲譽是由此而來的,我曾幫助超過13個美國深層地下軍事基地的挖掘工作。我的工作也涵蓋了在馬耳他的項目,以及在西德,西班牙和意大利的。我可以告訴你我的經驗,一個硝酸鹽炸藥爆炸是很難粉碎俄克拉荷馬城聯邦大樓的窗戶的,它最多只是炸死一些人或破壞部分建築設施,但它不可能做到那樣一種粉碎。我相信我一直被欺騙,我不會再相信它,所以我告訴你,你一直在被欺騙。”

美國的共和政體背後的真相

“以目前的速度,我不認為我們有超過6個月的剩餘時間生活在這個國家的。我們是世界的笑柄,因為我們這麼多的人被國家的罪惡欺騙,我認為我們可以做得更好。我認為45歲以上的人嚴重憂慮自己的前途。我希望你對未來做一個可怕的預測,對美利堅合眾國。它包含過去阿道夫希特勒用于于1931年顛覆德國相同的術語。我相信我們可以做得更好。我們的聯邦政府在做最後的努力,試圖撕去美國的共和政體的憲法和人權法案。”

一些黑鷹直升機統計數據

“黑鷹直升機。有超過64000架美國黑鷹直升機,隨著每一個小時的時間推移,還有更多正在建造。這是我們的錢正確使用的地方?如果他們不是想奴役我們,是什麼原因聯邦政府需要64000架戰術直升機? 我懷疑這64000架是對整個世界範圍內的軍事需要。我懷疑,如果所有的世界需要很多。共有157架加載了雷達成像增強計算機系統的F-117A秘密飛行器。他們可以在空中看到你的房子,看到你從一個房間走到另一個房間,他們能從30000英裡的高空看到地面房子裡的一個1英寸大小的物體的變化,這是多麼精確。現在,我在聯邦政府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我知道他們如何處理他們的業務。

政府的地震裝置,艾滋病──以外星類人型機器人的排洩物為基礎的生物武器

“聯邦政府已經發明了一種地震裝置。我是一名地質學家,我知道我所說的是什麼。日本的神戶大地震,沒有正常的地震脈衝波,沒有。1989年舊金山大地震,沒有脈衝波,一個也沒有。那是一個‘特斯拉的裝置’(磁感應裝置Tesla device)正被用于邪惡的目的。黑預算程序正在顛覆科學,我們知道這一點。愛滋病,你看,是1972年由芝加哥伊利諾斯州國家實驗室發明,這是一個被用來對付美國人的生物武器。原因我知道,這是我所看見的來自公共戰略辦公室的證據,到目前為止,該戰略通過在亞特蘭大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仍在運作中。他們利用動物、人類和外星類人型機器人的外來腺體的排洩物制造病毒。最壞的消息是,這些外星類人型機器人與我們的政府過從甚密。對他們的病菌我們絕對沒有的免疫能力,而它們本身就是會帶來可怕後果的生物武器。地球上的每一個外星人都應該被隔離。”

“薩達姆用類似的生物武器殺害了三百五十萬庫爾德人,這是作為一個,這個星球上的人應得的嗎?不,我們不是,但我們不會做這種事。每時每刻我們在耗費生命,我們正在對星球上其他的人造成傷害。現在,我將因為我與聯邦政府的工作合同死于癌症,我只能活6個月,也許不會。我會告訴你一件事,如果我繼續講出我想要講的,也許上帝會給我生命去繼續講我被阻止講的,我將打破一切法律去講我被阻止講的。最好的11個朋友在過去22年裡被殺害,其中8個被所謂的‘自殺’謀殺。

在此之前我去拉斯維加斯演講,我載了一個朋友開車下來到約書亞樹,29 Palms附近,我開車進山為了去到加利福尼亞的Needles,我被兩輛政府的E-350車與G-14碟形飛行器跟蹤,每個載具裡都有兩名乘員,每個人都裝備烏茲槍,我確實知道他們是誰。我曾有19次並有可能聯絡到45000人,(譯注:不知道指的是什麼?)嗯!我超過他們然後停在道路中間,他們兩方繞開我下到山谷。這是他們要採取的嗎?我折斷了我的安全卡將它返還給政府,並告訴他們:如果我再受到威脅,而我一直都在,那我就將有關政府結構和整個計劃的140000頁的文件上傳到互聯網。我已經開始做這項工作。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

參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