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6日 星期六

GITM檔案:母親和我的分身

以下經驗是分享自網友 justarenegade。

在開始前,首先描述一些背景的資料。我現年24歲,事件發生的時候,我大約是7歲左右。

我母親那邊的親屬(可謂全部的女性成員),都擁有強烈的第六感和直覺,對於這種第六感或直覺,我們都稱為是一種“壞的共鳴”(原文 bad vibes)。而母親的祖母亦是一個非常迷信的人,家中的女性成員或多或少都曾有過一些奇異又不可思義的遭遇。我們就好像是某種奇怪事情的磁鐵一樣。



當我還年少時,母親時常都會帶我到一個名叫“BIG LOTS”的商店購物。對我來說,這個就是一個我和母親的每週活動,我們會先去吃午餐,跟著去“BIG LOTS”,或會去看看精品店等。有一個下午,我們如常到了“BIG LOTS”,我告訴母親我會去玩具部看看,她告訴我她會在食品/香料/等區域。當我正走向玩具部準備周圍瀏覽一下時,我發現母親和她的車正路過。那時雖然她沒有和我有任何眼神接觸,我照樣喊道:“嘿,我就在這裡!”。奇怪的是她並沒有停止下來。而當我轉過拐角,進入她即將進入的那一條通道時,她卻完全消失了。這個情況可謂完全不合理,她不可能可以這樣做到的。我從三或四歲時就很容易出現焦慮,因此那時我立刻想到“哦,上帝,她被綁架了。”

我變得像是一個發瘋的女人一樣,搜索每一條通道希望找到她。這時她突然從一個角落走出來,從她的表情看她好像是正在生我的氣。跟著她大喊“你為什麼要這樣跑掉?!我已告訴你到這裡來!”我就把我遇到的事情告訴她,包括剛剛我亦有對她大喊“嘿,我就在這裡!”,但她卻沒有反應。根據母親的說法,她一直都在食品部那,還有大喊我的名字看我在那裡,那個(我)還有對她說道“嘿,我就在這裡!”,跟著就在轉角消失了。她大聲對我說,來到這裡,我沒有回答。結果,我告訴她同樣的情況就發生在我在商店的另一邊。

突然,她的面色變得很蒼白,又對我說我們必須離開這裡了,還有以後都不要再提此事。在跟著的數年,我曾多次問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她都說已忘記了。

我有想過找一個合理的理由去解釋此次事件。但都找不到一個合適而有力的解釋。是人有相似嗎?那時我們身處於一個非裔美國人的社區,要找到一個像我們一樣的人本身已非容易(母親擁有火紅的頭髮和蒼白膚色)。另外,還要是穿著同一樣的衣服,這個機會可算是不大。

結論是我和母親那天都分別遇上了對方的分身(原文 doppelganger)。

後記:

關於doppelganger,網上亦流傳著很多故事。

doppelganger一字來自德文,意為雙重行者,一個活像影子的分身。傳統來說,應只有案主本人可看到該分身,但亦有報導指案主的家屬或朋友亦可看到其分身。


當然有些經驗亦很有趣,Ciara Murphy 和 Cordelia Roberts,兩個來自不同地方但卻在德國相遇就是一個好例子了。

從神秘學的角度看,有傳某些人可以通過意智去投射出自己的分身(wraith)。是真是假留待大家去想,或許日後有機會可以再寫一些關於doppelganger的資料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