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9日 星期一

GITM檔案:神秘的白色空間

以下的經歷是分享自網友frankz0509。

這件奇怪的事件是發生在約四年前,自那時起就改變了我對世界的看法。

我的工作是一個中學教師(兼職),在一次上山旅行時就發生了那件怪事。我們那次旅行的目的地是位於菲律賓一個名叫 Mt Batulao 的山脈。所需路程約為8小時左右(六小時車程加另外二小時步行),我們是早上六時出發,大約是下午二時左右就到達目的地。當我們到達宿舍後就開始安置我們的行理,一切都很正常。

當我完整理行理時,發現原來忘了洗髮水。因此我就問我的朋友 巴勃羅(Pablo)有沒有額外的可給我。自少我就認識 巴勃羅,我們都在同一個地方求學。我大約是5'11高,而 巴勃羅比我還高些少。他擁有較黑的膚色和短髮。我對他的一些小舉動,什至是怪癖都可謂了如指掌。

另外,每間房有四至六隻窗戶(外邊是對著山脈),而我的床則很近窗口的。我還記得我可以從窗口清楚看到日落時山脈的景色。



到了晚上,一切都很正常,我們一起吃晚餐,圍在一起做了一些冥想等。直到大約零晨三時左右就關燈睡覺。睡前我把鬧鐘較到早上五時,因為我要比學生們早起並幫忙準備早餐。

迷迷糊糊間,我看到電話上的時間,居然已經是早上09:32分!心想必然是鬧鐘出了問題。再看看四週,完全是空無一人。因此我立即梳洗好並穿上衣服準備跑到樓下。那時窗口外很光,平昨天還要更光。我決定到窗邊看看,看到的景氣簡直是難以相信。外邊什麼都沒有,只是無盡的白光。我打算跑到樓下,當我開門時,同樣地應該看到的樓梯居然消失了,我看到的只有白光,就好像我身處在一所被白光所包圍的房間內一樣。手提電話又沒有信號,而我亦好像忘了 巴勃羅的電話號碼。

我在房間裡踱步,不知道如何是好。全身都在出汗,心跳加快。當時我在想究竟我是不是在做夢。我嘗試掐我的臉頰,咬我的手指等等,都沒有甦醒過來。我咬了口腔一下,能感覺血在流動,很清楚我並不是在做夢。三十分鐘後,大約是早上10:02左右,我再看看窗外時,仍然是只有白光,什麼都沒有。我只好在床上祈禱,直至迷糊間又再次睡著。

我再次醒來的時候看見電話上大約是早上10:32,而電話的信號亦再次出現。當我再看看窗外的世界時,一切都回復正常。我能再次看到窗外的山脈。

我跑到樓下心想找 巴勃羅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在大堂,我遇上了一個陌生人並問我到底去了那裡,我沒有理會他直接走去向其中一個工作人員求助。他說他們自早上五時起已搜尋了我數小時,一直都找不到我。一片混亂下我唯有把我的遭遇告訴他們,大家都活像是完全嚇壞了一樣。

在跟著的數天,我都是睡在車上,不敢再回到那所房間內。我再次看見那個在大堂遇到的陌生人,現在我可以清楚看到他走路的樣子和 巴勃羅很相似!他們的高度以及外型都很接近,而樣子亦有少許相似。當我看到他証件上的名字時,簡直是嚇了一跳。他的名字居然是 巴勃羅!這人知道所有 巴勃羅都知道的事物,但我心知他並不是我所熟識的 巴勃羅。

很肯定的,是剛剛我真的是身在那個白色空間。我仍然可以感覺到口腔內的傷口!自那時起,感覺上身邊的人,無論是家人又或是朋友都好像改變了不少。

事隔多年,我現在已經是三十多歲。但我仍然無法理解當時所發生的事情。

後記:

有些網友會把這個個案和另一個個案比較。有人得出的結論是“卡普格拉綜合症”,又或是案主有其他神經或腦部方面的問題。但可以証實的是,其他人真的是找了案主數小時都找不到,那麼究竟他去了那裡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